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 剪不断
    秦风哆嗦的转过头,讨好的笑道:“爸,我错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回去自己写检讨去。”



    我擦勒,怎么忘了他爸妈也在场呢!他爸最讨厌的是听到脏话了!



    秦父微笑,“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说脏话。”



    秦风刚准备回他‘你什么也教过好吧!’可后面转念一想,不对,改口,狗腿的给秦父按摩:“是是是,您没有教过,我后天自我成才了,接下来我会努力改正,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当天才什么的,实在太累的!”



    林秋震惊的看着秦风,心里暗暗给他竖起大拇指,秦风把他不要脸的程度在林秋的脑海又刷出了一个新高度了。



    “五千字检讨。”秦父淡淡的说。



    “一万字都不是问题!”嘴快的秦风立刻接话,下一秒笑容僵在脸。



    “那一万字,让你们看笑话了,来,大家都吃饭吧。”秦父微微一笑,满含歉意道。



    林秋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吃着饭,唯独秦风哭丧着脸,耷拉着脑袋,扒着碗里的饭菜毫无胃口。



    秦父淡淡的瞥了一眼,“一万五?”



    秦风立刻振奋起来,卖力的吃饭,那模样简直好像要去投胎一般,可劲的大口大口吃起来。



    秦风一边吃一边在心里掉泪:他果然不是亲生的,果然不是亲生的,不…是…亲…生…的!



    秦母好笑的看了他们俩一眼,最后还是决定拯救自己苦命的儿子一把:“好了,阿风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偶尔犯下错也是正常的,这次放他吧,下次再犯你再重罚也是一样的。”



    秦父听了眼皮微抬,对妻子的软言软语毫不动摇:“该怎么样怎么样,这次放过他,他想着下一次还会放过,一万字必须完成。”



    铿锵有力的声音在饭桌回荡,林秋一脸同情+幸灾乐祸的看着秦风:让你丫的想着欺负我,活该落了这么个下场!



    秦风悲惨回望:林大嘴,你丫的特么是我的克星啊!自从遇见你,我的生活特么没有正常过!



    吃过饭,陈玲玉让林秋和李可回去打包他们的行李,秦父则让秦风开车当司机,而他们则选择走路去市场买食材。



    原先陈玲玉的安排林秋是抵触的,不过好在还多了秦风,他也安心的接受了。



    毕竟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和李可说清两人之间的问题,这样突然的独处只会给他们平添尴尬。



    到了家,林秋去收拾他和二狗的东西,李可去收拾她们四个女孩子的东西,秦风则悠闲的窝在沙发玩着手机,听着歌。



    男孩子东西不多,收拾起来自然也女孩子快,更何况林秋还只是收拾两个人的份。



    李可则不同,她不仅要收拾四个人的衣物,还要把她们的那些护肤全部装进去,最后李可实在忙不过来了,唤来林秋让他帮忙整理护肤,她则去收拾她们的衣物。



    林秋瞪着面前的瓶瓶罐罐,完全不知道这都是做什么用的,最后干脆全部一股脑的都装进行李箱里面,两个房间的梳妆台什么也不剩。



    李可从另一间收拾好衣服过来一看,瞬间收到了惊吓:“桌子的护肤呢?”



    林秋指了指行李箱,一脸的无辜:“我也不知道你们要用什么样的啊,所以我全部都装进行李箱里面了。”



    李可仰天长叹:“算了算了,这样吧。秦风,这个行李箱要麻烦你帮忙拿了,里面都是护肤什么的,要小心点。”



    李可拿过装有护肤的行李箱,递给秦风。



    秦风伸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提起来,率先朝停在楼下的车子走去。



    把行李箱小心的放在后座,秦风对着刚下来的李可说:“我把它放后座了,你一会儿坐在旁边扶着,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李可瞧他紧张的模样,轻笑道:“没有那么夸张啦,不会那么容易碎的。”



    秦风听了放下心来,回到驾驶座,发动车子朝秦家而去。



    他们到达秦家的时候,秦父秦母他们还没有回来,听管家说他们现在在回来的路,他刚派了人去接他们,很快会到。



    过了半小时,秦父秦母他们回来了,身后跟着李陨浩一行人,林秋一看他们手都是袋子,几乎要怀疑这是三天的食材了!



    秦母招呼着所有人,包括秦父在内进入厨房给她打下手,分配完工作,秦母开始着手先做最简单的料理。



    一行人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管家在外面拿着相机,悄悄录下这一段视频。



    做点心对秦母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倒是做蛋糕的时候有些难住她了,秦母尴尬一笑:“我好像忘了怎么做蛋糕了。”



    李可停下手的活,温柔一笑:“蛋糕我会做一点,要不阿姨您辅助我怎么做吧?”



    这个时候有会的人出来顶替她主厨的位置,秦母自然乐得不行,和李可两个人一起钻研应该要怎么做蛋糕。



    而在一旁打下手的几人也没有幸免,一会儿帮这个,一会儿做那个,简直没有停下来的空档。



    这对林秋他们这些小年轻来说,自然没有什么,倒是秦父因为平时缺乏运动,导致今天只做了些活儿有点力不从心了。秦风瞧见秦父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让他在一边坐着,剩下的由他来做,秦父点点头也不逞强,坐到一边看着他们里里外外四处忙活也不带喘一个,忍不住感慨:“我果然老了,现在已经是小年轻的天下了。”



    秦母听了,哼笑出声:“一直让你跟着我晨跑锻炼你偏不,这下做了这么点儿事你受不了,往后如果有重活,看你怎么办!”



    秦父唯首是瞻,“夫人说的是,从明天起,我一定天天和你一起锻炼。”



    看着秦父秦母如此的恩爱,林秋很是羡慕,他也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可以陪他一起白头到老。



    转头看了李可一眼,碰巧李可也看了过来,垂下眼帘的林秋没有发现李可脸一闪而过的忧伤。



    本来自  http:///html/book/40/40038/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