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掉入深渊的秦风
    秦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他这是为了谁啊?!他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多,林秋这丫的居然给他来这么一句话?老天,他突然手很痒,好想打人怎么办?



    秦风怒视着林秋,咬牙切齿:“林秋,你丫的能不能靠谱点?”



    林秋胡乱点着头,说:“可以啊,不过你刚刚说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我现在还没接收完呢,脑袋还在蒙着。 ”



    秦风刚刚说了那么多,林秋自然也都听了进去,只是之前他从未想过的问题,亦或者是他一直在逃避的问题突然被人摆到台面来,他一时有些消化不了,无法完全吸收。是以,现在的他处于茫然的状态之,说出来的话,已经没有经过大脑,而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相较于林秋,李陨浩显然会更清醒些,毕竟他没有像林秋那般经历过大起大落,所以秦风说的话,对于这会儿的他来说,简直如同屁话,左耳进留它个几天从右耳出了。



    秦风一看李陨浩这模样,自然也知道李陨浩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不过他也不想再说什么了,有时候适可而止是很重要的,如果说多了,容易适得其反,那可完了。到时候目的没有达成,反倒是得了个坏结果,那他的苦心不白费了?



    林秋拿起啤酒,大口大口的灌着,思绪飘得很远很远。秦风的意思,他明白。可他一时间不知道他应该要怎么做,该给自己定位在哪里,于是,他斟酌了片刻,郑重的说:“秦风,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目前我还很混乱,所以我还是决定先继续靠着农药过日子。”



    秦风一口老血喷出,倒地不起:“天啊,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你这么个智障啊?”



    林秋抽了抽嘴角,一脸无语:“拜托,我是高智商好吗?请别把我和你这个低智商拿来做较。”



    李陨浩听不下去了,出声反驳:“你得了,你这么个没头脑的,还高智商呢!别说出来丢人了!”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互损对方,损的很是欢乐。微亮的月光,铺在他们相依偎的身,李管家从屋内走出来,轻轻地唤了他们几声,见他们已经睡熟了,回屋喊来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把他们三个人架回房间。



    第二天一早,林秋迷蒙的睁开双眼,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他记得他昨晚好像是在屋外睡着的吧?怎么跑进房间了?还是说是他们迷迷糊糊进屋的,不然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起床下楼,林秋窝进沙发频频打着哈欠,坐了好一会儿,终于等来了他的另外两个小伙伴,秦风和李陨浩也是茫然的爬下来,一看到林秋第一句话是:“咱们昨晚啥时候回房的?”



    两人同时出声,简直默契的很,可惜的是,这个问题林秋也不知道:“可能是咱们迷迷糊糊回去的?”



    路过的李管家一听,出声解释:“是我差人把睡得和死猪一个样的你们三个架回房间的。”



    林秋等人恍然大悟:“我说嘛,我怎么没有印象我爬楼回房间的。”



    李管家摇头失笑:“我喊了你们好几遍了,你们都没有反应,你们也喝没多少啤酒吧,应该也不至于醉了啊。”



    林秋尴尬的笑了笑,说:“昨晚体力活做多了,所以睡得较熟。”说完顿了顿,接着一本正经的说:“其实,我们平时都睡眠挺浅的,昨晚是个意外。”



    李管家胡乱点点头,一副明白着‘我懂,我都懂’的模样,转身离去。



    重振形象失败的林秋,颓废的窝回沙发,埋头痛哭:“天啊,我的形象啊!崩、塌、了!”



    秦风鄙夷:“你有过形象这种东西吗?”



    李陨浩嘴角抽搐:“形象是什么,能吃吗?”



    “……”林秋停下嚎叫,抬起头,一脸怜悯的看着他们两人:“骚年们,你们还年轻,何弃疗啊?”



    秦母从楼梯走下来,碰巧听到这句话,问道:“什么何弃疗?你们在说什么?”



    林秋、李陨浩:“秦阿姨早。”



    “妈,早。”



    秦母点头:“早,你们还没说呢,什么何弃疗?”



    林秋打着哈哈:“是何必放弃治疗,我们在聊这句话的意思,最近听流行的。”



    秦母一听听出了林秋的敷衍,不过她也懒得追问,“走吧,吃早饭去,下来了不吃,坐在这儿干什么?”



    “在等你们一起啊!不然我们几个吃多不好意思啊。”林秋屁颠屁颠的跟在秦母后面,讨好的说。



    秦母听了先是一愣,然后想起秦风提到过林秋他们都有这个习惯,这次反应过来:“玲玉她们呢?”



    林秋探头朝楼梯出看了看,还没见到人影,不过这个点应该也快下来了吧?“应该在洗漱了。”



    林秋话音刚来,楼梯传来下楼的脚步声,没一会儿,陈玲玉她们四个人的靓影出现在饭厅门口:“早啊。”



    她们四个人一副没睡饱的模样,让林秋很是怀疑昨晚迟睡的不是他们三个人,而是她们四个人:“你们昨晚是偷鸡摸狗去了吗?”



    按耐不住好,林秋疑惑的问出声。



    陈玲玉瞥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你不知道对女孩子来说睡觉是美容吗?自然我们睡眠时间会更长,昨晚睡的有些晚了,今天自然睡眠不足了,哪像你们……”



    嫌弃的扫了他们几眼,接着道:“一个个,皮肤暗淡无光,丑的不行!”



    秦母在一旁笑出声,陈玲玉一愣,堆笑看着秦母:“啊,秦阿姨,我说的不是秦风,是大嘴和二狗。”



    秦母摆摆手,忍住笑意道:“我感觉你说的很对,没关系,以后我家阿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尽管说。”



    林秋等人一听,双眼晶亮,全都不怀好意的看着秦风,秦风哭丧着脸,很是委屈:“妈,你这样把你儿子推下深渊了啊!”



    秦母不以为意:“我感觉挺好的。”



    林秋一行人不断点头赞同:不是挺好,是非常好!



    本来自  http:///html/book/40/40038/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