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研讨大会
    自知坏了大事的陈玲玉,心虚的缩了缩脖子,默不作声。她也不知道林秋还有这么一招啊,她这不是看他们两个这么久了都没有动静,替他们着急,这才会想出这么个办法,去找秦阿姨,和她商量么!



    可谁知道林秋这小子,平常默不作声的,会在暗地里筹备这么一出啊!得,她这算是多此一举了。



    林秋得意的挑眉笑了笑,他说的那话自然是假的,不过既然陈玲玉诓了他一把,他不诓回去怎么可以呢?小学老师教过我们一个道理,咱做人可是要礼尚往来的。虽然连着李可一起诓了一把,不过嘛情侣间善意的谎言还是要有的,偶尔来一发还是可以的。



    秦母在一旁乐呵呵的笑着:“没关系,不是求和计划嘛,又不是求婚计划,有什么好遗憾的。”



    此言一出,林秋和李可两人红了双颊,全都不好意思了。陈玲玉则一口豆浆呛在喉咙里,不停的咳着。



    秦母看他们这反应,一脸无辜:“你们都已经成年了,怎么还这么容易情绪激动,太不淡定了啊,这要是出了社会可怎么办啊?咱在社会,讲究的是不动声色和察言观色,这两个你们已经不符合一个了,那另一个再不符合,你们可不要被人当猴耍,被人欺辱了吗?”



    虽然秦母是逗弄他们的说着这话,可却也是给他们来了一堂随堂教育的课程,让他们学到了一些社会生存规则。



    林秋红着脸,道:“阿姨,虽然我们是成年了,但是我们还没到结婚的法定年龄,登记不了啊。”



    秦母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看着林秋,叹道:“你也说了是登记啊,登记又不是结婚,先结婚再登记,这在很多小地方都很流行的,别说是小地方了,是我们这些大地方也是一样的,先车再补票。”



    林秋一呆,呐呐道:“阿姨,你最后一句,是不是用错了?”



    秦母莫名:“先车再补票用错了?用错什么了?”



    “那不是……指的奉子成婚吗?”林秋一根脑筋直到底,彻底拐不过弯了,李可红了双颊,桌下不断踢着林秋,林秋愣是没反应过来,还傻不愣登的问:“可可,你干嘛?”



    李可这个薄脸皮的,被林秋一问,直接不说话,也不管他了,爱怎么丢人怎么丢人吧!反正丢脸的也不是她,她不管了!



    秦母意味深长地看着林秋,眼隐藏着一抹暧昧之色:“先车后补票这是通用语句,而你这么说,难不成你和可可……?”



    “没有的事,阿姨!您别管林秋了,他是个傻大个!天天说二狗傻,我看你更傻!”



    李可突如其来的怒怼让林秋有些莫名其妙,而秦母意味深长的话,林秋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他的智商似乎在和李可和好后离家出走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秦母还没说完的话,隐藏的是什么时,李可已经气嘟嘟的埋头吃着早餐,完全不想看他。



    再看秦母,则依旧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林秋红着脸,直摆手:“秦阿姨,我们还是孩子呢,您别乱说,可可都害羞了。”



    “噗……”李可一口豆浆喷出,歉意的看着秦母,等咳嗽缓了些,哑着嗓子说:“不好意思秦阿姨,我把早餐弄脏了……”



    秦母慷慨的素手一挥,无所谓的说:“没关系,等会让李管家再给他们重新做一份是了,可可啊,听阿姨一句劝,你以后啊还是离阿秋远些,免得被传染啊。”



    林秋满脸委屈:“为什么啊阿姨?”



    秦母还未回话,陈玲玉率先替她回答:“因为你太蠢了,可可跟着你只会吃苦。”



    “……”林秋无言以对,他今天早好像确实是一直在犯蠢来着,他还是保持沉默,别说话了。



    秦母唤来李管家,让他把桌被李可喷到的食物拿去倒了,重新再做一份,吩咐完,秦母起身拿着包包边说边朝外走去:“你们慢慢吃,阿姨先去班了。”



    独留餐厅内相望无言的林秋三人,不得不说大豪宅里面的人办事效率是高,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李管家又端了一盘盘新的早餐出来,林秋看了她们两人一眼,默默地吃着早餐。



    吃完后,犹豫片刻,道:“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叨扰秦叔叔秦阿姨他们这么久了,有点儿怪不好意思的。”



    林秋的这个想法,陈玲玉早在前一天想着提出来了,不过因着林秋和李可的事情还没解决,也耽搁着没提出来,可如今林秋和李可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但他们这么提出来似乎不太好?



    “我想,要不再呆一天?明天再和秦叔叔秦阿姨提?”



    林秋沉默了半天,点点头:“也成,我感觉我们都成了秦家的常客了,来这么多次了都没瞧见过其他人,倒是咱们经常来晃荡。”



    陈玲玉起身准备走前,突然暧昧的朝林秋他们一笑,调侃道:“你们两个回去倒是可以同床共枕了,争取来个先车后补票啊!”



    李可好不容易恢复的脸,再次涨红,没了秦母在场,林秋也不怕尴尬了:“我们两个先车后补票有什么用,要你先那才成啊,你那个男朋友,啥时候拉出来溜溜?”



    林秋一提起这个,陈玲玉想起莫贝贝的事,又坐下来,轻声道:“说到这个,之前你不是说贝贝很像是恋么?之前我们也是有明里暗里的套过她的话,可她都避开了,我后来仔细观察了下,真心觉得她很像是恋,从来都没有看她和人家打过电话,这也算了,他俩连见面都没怎么见过呢,那天我要和我男朋友约会的时候,她说要先回家,也不知道有没有和她男朋友碰面,其余时候,真没见过她出门。”



    陈玲玉一番话说的林秋一颗心紧揪着,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好,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可能真要来开个探讨大会了。



    本来自  http:///html/book/40/40038/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