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秦风的心思
    “要不回去后我们开一次讨论大会吧?”林秋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



    秦风从外面走进来,一脸茫然:“开什么讨论大会,带我吗?”



    陈玲玉白了他一眼,鄙夷道:“我们的讨论大会,你来干嘛?凑热闹吗?”



    秦风不服了:“带我怎么了?不行吗?按理来说,咱们也是一个团队的好吗?”



    林秋一愣,呐呐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和我是一个团队的?”



    “哦,说错了,应该是咱们也是一家人好吗?!”秦风一呆,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改口。



    林秋又是一呆,莫名其妙看着他问:“我们什么时候又成一家人了?”



    秦风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们:“你们最近都住我家不是?过不久我要去你们那儿常住了,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人了吗?”



    林秋、李可、陈玲玉:“……”



    这大少爷,前一句话他们无法反驳,可后一句是个什么梗啊?!什么叫做过不久要来我们这儿常住?他这是真打算来他们那小房子住啊?



    “秦大少爷,你确定你没有说错吗啊?你真要来我们这儿住?”林秋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问道。



    秦风淡淡的瞥了林秋一眼,凉凉开口:“我什么时候开过玩笑了?哦,敢情你那会儿说的那句话是诓我的?”



    林秋欲哭无泪,我那会儿说那话,不是以为你老人家是在开玩笑么?哪曾想你特么是来真的啊?!



    陈玲玉吞了口口水,弱弱的说:“秦大少爷啊,我们那房子又小又挤,可没有你这儿这么大这么舒服,而且重点是,我们那儿没空房了啊!你去了你要睡哪啊?总不能打地铺吧?”



    秦风不以为意:“那也可以啊,我是不介意的,刚好体验下生活,你说是吧?”



    “……”林秋和陈玲玉是没招了,两人转头齐刷刷的盯着李可看,李可一惊,指了指自己,见他们两人肯定的点头,硬着头皮道:“可是算你想,我们也不好意思啊,但是让我们其一个打地铺的话,我们也不想哎……”



    林秋和陈玲玉暗给李可竖起了大拇指,这话说的,赞!



    秦风沉下脸,不悦开口:“你们这是不欢迎我的意思?”



    林秋一惊,这住在别人家里,被扣不欢迎人家主人去他们那儿住的罪名可大发了,赶紧开口补救:“我们不是不欢迎你啊,只是你的住处真的是一大难题,没解决你进来睡哪啊?还有啊,秦叔叔秦阿姨同意吗?”



    秦风大手一挥:“管他们同不同意啊!是我要去你们那儿睡,又不是他们要去,他们不同意又怎么了?我是要去他们能拦么?”



    林秋还欲开口,秦父竟从外面走进来,一边挽起袖子,一边道:“你们在开大会呢?讨论的那么激烈,什么同不同意啊?在说我吗?”



    林秋一哽,默默地低下头不说话,倒是秦风不怕死的开口:“爸,我在和大嘴他们商量去他们那儿住的事情呢。”



    秦父拿土司的手一顿,在林秋等三人希翼的目光下,慢条斯理的撕了一小块土司,放进嘴巴里,嚼了几下才问:“你要去阿秋他们那儿住?”



    “嗯,您和妈同意吗?”



    不同意!



    “要去倒是可以,但问题是,阿秋,你们那儿还有空房吗?”秦父的一句可以打碎了林秋三人的心,可下一句问话,又给了林秋希望:“叔叔,我们那儿已经注满了,所以刚刚我们在和秦风说这事儿呢,我们总不能在客厅或者是哪随便弄个小地方放床,当作是他的房间吧?这不说他介不介意,光是我们自个儿心里头很介意了,您说是吧?”



    秦父了然,点点头,和秦风说:“你看,可不是我不让你去,人家那儿都没地方给你住了,你硬要挤进去,人去哪给你腾地方出来啊?你可别以为你是什么大少爷,有这个特权啊,那是人家的家里头,你去了,你也得帮着人家干活的,别以为你去了可以享受啊。”



    秦风皱起眉头,不悦的道:“爸,您也以为我是胡闹的吗?我是真想去啊!大不了我和大嘴或者二狗两个人合睡一间啊。”



    秦父喝豆浆的手一顿,险些没被呛到,吞下豆浆,一脸无言:“两个大男人的挤一间房像什么样啊?你不嫌热呼,我都替阿秋和陨浩嫌热呼,这事儿这么订了,别去了,在家好生呆着吧,别一整天想着整些什么幺蛾子,你一天不弄出点儿什么事情,你浑身难受是不?”



    秦风委屈的耷拉下脑袋,呐呐道:“爸,我真没在搞事情,我是认真的!”



    “哦,你是认真的啊?那我也是认真的啊,你得了,别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儿,你只想着你自己,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和你妈妈啊?你去了那儿,那我们俩可怎么办?总不能我们一想儿子了,天天跑去那儿看你吧?”



    林秋赞同的点点头,他现在越来越觉得秦父简直是他的救星啊!凡事只要有秦父在,他啥也不用愁了!



    “那这话也不是这么说的,我肯定也是会回家来的,又不是一去不回来了。”秦风很是受伤,他的父亲竟然不同意他的想法,这让秦风无法理解,他只是想要出去外面体验生活,体验下没有父母在身边,没有事事都依靠着他们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怎么这么难呢?他都想好了,只要搞定了他的父母,林秋他们那边压根不是个什么事儿,一下可以解决的,可现在好了,他的父亲并不同意,他想的再多也是无用功啊,没法实施啊!



    秦父沉吟片刻,他的儿子是个什么想法,他多少也有些猜得到,可这么把儿子放出去,他又有些舍不得,这思来想去的,还是忍不下这个心,可他又不想让儿子失望,认为他是个不理解他的父亲:“让我想下。”



    秦父的一番话,把林秋他们打入地狱,把秦风带了天堂。



    本来自  http:///html/book/40/40038/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