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犹疑不定
    秦风一听到这个死穴,耷拉下脑袋不说话。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因为他母亲给他订的这个条件,彻底把他的主动权搞没了,不仅如此,还把他陷入了被动的境地,只能任人宰割了。



    林秋一手撑着下巴,思索着应该要把秦风放到哪里去,让他和秦风住一起他实在不想,好好的个人世界这么被破坏了,实在很伤人啊,有没有!



    可他想来想去,是想不到家里能有什么地方腾出了给秦风睡,得了,干脆让他去呆厕所算了,一了百了!



    林秋邪恶的说:“阿风啊,你干脆去睡厕所吧,豪华包间哦!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秦风呵呵一笑,咬牙切齿:“谢谢啊,可是我感觉那个更适合你,要不还是你去吧。”



    此刻的秦风恨不能一巴掌拍扁林秋,看他丫的还会不会这么嘚瑟!



    面对秦风吃人的眼神,林秋表示他一点都不怕,毕竟用秦风的话来说,他可是作死小能手啊,怎么可能会怕呢?不仅不怕,还喜欢花样作死:“说真的,你家的厕所真的像个豪华包间呢,如果你喜欢住厕所,可以拿你家的先试试,体验一下这种酸爽的感觉。”



    秦风一忍再忍,最后忍无可忍,拽着林秋把他丢进厕所关门,怒哼:“既然你这么的喜欢厕所,那你在厕所里好好的呆着吧!”



    林秋在厕所里捂嘴偷笑,晃悠悠的拿出手机,刷着屏,等门外的脚步声远去了,这才开门走出来。



    李可看了林秋一眼,很是无奈:“你干嘛总惹秦风啊?”



    林秋无辜回望:“我也不知道啊,我是喜欢看他发火的样子啊,喜欢看他想打我又不能打的模样,这会让我有莫名的成感。”



    林秋偷瞄一眼脸色阴沉的秦风,本来还很帅气的脸,因为这表情,周身的气势犹如从地狱而来的修罗般可怕。



    林秋凑到秦风身边,拿手肘捅了捅他,道:“嘿,哥们儿,真生气呢?”



    秦风冷冷的瞥了林秋一眼,选择无视他。无论林秋怎么和他说话,怎么激怒他,他都一副冷淡的表情,装作没听到,继续玩着自己的手机,理都不理他一下。



    林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做的有些过了,抬头求救的信号像在场的其他人发射,可他们一个个东看看西看看,是一副‘我什么也看不到,我很忙’的表情,没人支援的林秋皱眉想着解决办法。



    “哎,你如果去我们那儿,你来和我睡啊?”



    “……”打开微信,一一回复好友信息。



    “你不说话难道是不乐意?那你去和二狗睡吧!保你天天吃嘛嘛香!”李二狗的睡姿,实在不敢恭维,有幸和他睡了不少回的林秋深表佩服。



    “……”切换邮箱,回复最新消息。



    “或者,我们在客厅给你隔个小房间?”如果把客厅和林秋房间同一方向的地方弄个小隔间,然后打通墙壁搞个窗户,那也是很亮堂的,而且还是一个人睡,也挺舒服的,是怕如果东西多可能装不下,到时候会挤了些。



    林秋说了这么多,秦风是一律不回答,采取漠视的状态,林秋也烦了,丢下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楼回房了。



    回到房间,傲娇的林秋把门锁,趴在床装死,一动不动。



    李陨浩在门口敲了半天门,他也装作没听到。故意无视人的人最可恨了,可偏偏那人又是自己的好朋友,揍,揍不得,打也打不得,简直是憋屈啊。



    “大嘴,你快开门,我要和你商量事情!”李陨浩在门口把房门拍的啪啪作响,林秋无奈,只得起身去给他开门。



    李陨浩一进来把门锁,跟着林秋一起趴到床,看着他的侧脸问:“包租婆派我做代表来问你,秦风的房间究竟要怎么处理?”



    “她们人呢?”



    “在门口呢。”



    “哎,你们呆在门口干嘛!进来啊!”林秋无语,趴在床,大声的朝外面吼道。



    李陨浩尴尬的挠挠头,爬下床去开门:“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把它给锁了。”



    林秋坐起身,陈玲玉她们鱼贯而入,李陨浩锁了门,坐到林秋旁边。



    “大嘴,要不我们按你刚刚说的,在客厅给他弄个小隔间好了?”陈玲玉率先开口,如果真要在客厅里弄小隔间的话,那她要赶紧找人来做了,不然到时候都不知道要让秦风等多久,才能搬进来。



    林秋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可后来他又仔细想了想,这样一来的话,不破坏了客厅格局么,那可得多难看。



    “二狗的房间不是挺大的么,给它劈成两半,一半给二狗,一半给秦风。”



    李陨浩一听不乐意了,“那怎么不劈你的啊!你那儿光线足,风景好,我那儿不知道好多少呢!”



    他自己的房间唯一的优势是大了点,光线也不算是很暗,属于适,其他的哪得林秋的房间啊!虽说林秋的房间是有些小,可他那儿光线好得不了,不仅有日头照进来,还有风景可以看呢!按理说要拆也是拆林秋的,不应该拆他的。



    “可我的房间小啊,这劈了我这儿的,可不是变得和厕所差不多多小了?”这话林秋说的是夸张了点儿,可他的房间和二狗的起来,二狗的房间真的是一个顶俩。



    陈玲玉听了,也觉得很可行,不过如果二狗不同意,她也不好直接找人来做:“二狗,你同意吗?”



    深呼一口气,微笑:“我可以说不同意吗。”



    “可以。”陈玲玉点头,这是二狗的房间,他是有做主权的,既然人主人不同意,那他们只能另想办法了。



    “要不……”莫贝贝有些犹疑的开口,“咱家隔壁间的那个租客,不是说要搬了么?把墙壁打通,连一起来,你们说怎么样?”



    陈玲玉一阵肉疼:“那我少了一间租金了!”这是要有多么痛的领悟啊!天是有多不爱她,所以才这么整她啊?



    本来自  http:///html/book/40/40038/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