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羞涩的晓雅
    秦风见林秋有点不开心,也不再拿他说笑哦,独自喝起闷酒。

    林秋碰了碰李陨浩,问:“你是怎么了?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怎么见你说话。”

    “嗯?”李陨浩茫然看着林秋,“什么怎么了?”

    “瞧你这模样,魂都不知道飞到哪个角落去了,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像挺久没回去了,寻思着这几天回去一趟。”

    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挺想家的,干脆过几天周末就回去看看吧。

    “那倒也成,你也挺久没回去的,叔叔阿姨可能都很想你了,要带上我们一起不?”林秋脑袋凑近李陨浩,嘿嘿一笑。

    李陨浩推开他的脑袋,嫌弃的不行:“不带。”

    “切,还真当我稀罕呢。”林秋傲娇的回道。

    秦风嗤笑出声:“人家回去和爸妈团聚,你跟着去凑什么热闹?”

    “替他们活跃气氛,增添人气。”林秋一本正经回答。

    对此,秦风表示鄙视:“你如果不去给人家添乱就不错了,还活跃气氛。”

    “可不就是,你一去啊,我家铁定是鸡飞狗跳的。”李陨浩很不给面子的拆林秋台。

    上次林秋去他家,气氛确实很活跃,活跃的都要炸了,他们家本来就是属于比较安静的那种,林秋一去,把家里的气氛调动得,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

    不过事后父母表示有些吃不消,年轻人太能闹腾了,他们老了,体力跟不上了。

    两度惨遭嫌弃的林秋烟着脸,冷哼:“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家伙!”

    莫名其妙背上罪名,秦风和李陨浩不干了:“我们怎么狼心狗肺了!”

    “哼哼,劳资好心要去给你们活跃气氛,你们居然嫌弃我!”

    “这就叫狼心狗肺了?别逗我!对了,比赛是什么时候知道么?”为了不让林秋继续纠结在这个问题上,秦风转移话题问道。

    “不知道,这回没有没有提前出规则,我们天天盯着官网,什么也没有发现。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出来。”林秋摇摇头,对于迟迟不出来的比赛规则很是烦闷。

    “还是你好,早早的就结束了比赛,都不用管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了。”

    秦风白了林秋一眼,很是无语:“好什么好?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一下就被人刷下来了。”

    “那也怪不得你们,谁让官方为了博彩头,把你们两支最强悍的队伍放在一起,其实应该把你们放到最后的总决赛才是。”李陨浩拧眉,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理解官方的做法,别说他无法理解了,就是秦风这么高智商的人也都理解不了,更何况是他?

    三个人喝着酒,谈天说地,屋内四个女孩子围坐一团,悄声聊天:“一会儿咱们是先去睡,还是等他们三个喝完?”

    李晓雅抬头看了下阳台处,一张俏脸烟了一半:“每次一和秦风凑在一起他们就喜欢喝酒,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坏毛病,简直就是作死。”

    “那你去打电话给秦阿姨,和她说秦风在喝酒。”莫贝贝眨了眨眼,笑了。李晓雅这模样,分明就是在担心李陨浩喝醉嘛,可惜了这缺根筋的菇凉,到现在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李陨浩的感情。

    李晓雅听了这建议,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不行不行,如果被他们三个知道了,我铁定是要被他们活剥的,这样你们就要失去一个小可爱了!你们忍心么?”

    陈玲玉皮笑肉不笑,“呵呵哒,小可爱?你?那必须是要忍心的啊!”

    “呸,玲姐,你再这样下去就要失去我了!”李晓雅嘟嘴,不开心的说。

    李可轻笑,“你啊,如果担心二狗会喝醉,那你去和他说,让他别喝太多,他平常不是最听你的话么?”

    被戳穿了心事,李晓雅涨红了脸颊,结结巴巴道:“谁,谁担心他了!爱喝多少喝多少!”

    说完一头扎入房间里不出来,陈玲玉摇头笑道:“晓雅也真是可爱,可惜啊,她还没看透她对二狗的感情,真是苦了咱二狗了。”

    “那可不是,走吧,去把他们的酒拿了,时间也不早了。”莫贝贝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率先朝阳台走去。

    一人一脚,道:“你们也够了啊,喝了快三个小时了,酒都快被你们喝完了,快都回去睡觉!”

    林秋打了个酒嗝,诧异:“有那么久?”

    “那不然我们干嘛要来?”

    李可默不作声走到林秋身边,拿走他手中的酒,将他扶起来,林秋一手搭在李可的肩上,顺势站起身,“兄弟们,我媳妇要送我回屋了,你们没媳妇送的,就自个儿回去吧!”

    秦风眼角微抽,选择无视:“你们把二狗送回房间吧,就这么点啤酒还灌不醉我。”

    陈玲玉仔细打量了一番,见秦风双眼清明,吐字清晰,一点也不像乱说的样子。

    不过想了想倒是释然了,他毕竟是在豪门长大的,要是没有点酒量,那么多宴席是怎么度过来的?

    于是,陈玲玉和莫贝贝两个人一人一边将李陨浩拖起来,要说这李陨浩的酒量简直就是差透顶了!

    这才喝了多少啊,而且还是啤酒啊!他居然给醉了?!

    对此陈玲玉表示鄙夷:“这二狗的酒量,真是不敢恭维,我看他脚底下也没有多少酒罐子,怎么就能醉了?而且喝的还是最没什么度数的啤酒啊!”

    “只能说他的酒量实在是浅的不行。”莫贝贝摇摇头,对于李陨浩的酒量,她也挺无语的,如果是啤酒,她一个人喝两听都不会醉的。

    陈玲玉一进屋,就朝着李晓雅的房间大喊:“晓雅,快点出来把你男朋友拖回房!”

    呆在屋里玩手机的李晓雅一听到‘男朋友’三个字,手一抖没拿稳手机,啪的就砸在脸上,一个激灵滚下床,刚消下去的红晕又爬上了脸颊。

    什么男朋友啊……那是个假冒的哇……玲姐你别乱喊啊……

    李晓雅双手捂着脸,害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