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秦风醉酒
    傍晚,秦风从外面回来,一身的酒气,林秋开的门,紧捏住鼻子,嗡嗡地问道:“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秦风双眼朦胧,酒味浓重,一开口,即使林秋捏着鼻子,也还是可以闻到味道:“不知道,从中午喝到刚刚才结束呢,我爸让李叔送我回来的。”

    林秋朝外看了看,并没有瞧见李管家的身影:“李叔人呢?”

    “走了啊,嗝,在楼底下的时候,嗝,他要扶我上来,嗝,我拒绝了嗝。”其实不然,是送到了门口,被秦风赶走的。

    林秋忍住反胃的冲动,扶着秦风进门,躲在后面的李管家见自家少爷进去了,也就放心的回酒店接自家老爷子回去。

    林秋将秦风送回房间,李可已经拿来了水和毛巾,林秋拉着她的手,感慨:“可可,还是你最贤惠了。”

    李晓雅从外面进来,怒了:“我还拿来空盆准备给秦风吐呢,我就不贤惠啊?!”

    林秋一哽,认怂了:“贤惠,贤惠,非常贤惠。”

    说时迟那时快,秦风一阵阵作呕,林秋赶忙抢过李晓雅手中的空盆,拽着她俩往外跑去,房门一关,将秦风的声音格挡在门内。

    林秋拍着胸口,讪讪道:“还好跑的快,要不然铁定完蛋。”

    李可翻了个白眼,朝厨房走去:“我去给秦风煮点儿醒酒汤,一会儿给他灌下会好点儿。”

    “我去学学。”经历过李陨浩那一次醉酒,李晓雅决定学会醒酒汤这一道手艺,这啥都可以不会,就是不能不会做醒酒汤。

    林秋在外面站了片刻,去仓库拿了手套和口罩带上,这才开门眯着眼走进去。

    门一打开,一股味道立刻袭来,林秋赶紧冲去开窗透风,半眯着眼,将盆拿去厕所清洗,林秋一边清洗一边吐槽:“死秦风,你丫的欠我一笔大账,你醒来后要是不好好给我补偿,看我不怼死你。”

    出来时,碰巧李可端着醒酒汤从厨房走出来,林秋接过李可手中的醒酒汤,道:“你和雅雅先去忙吧,我去喂他喝。”

    “嗯。”李可点点头,拉着一脸不情愿的李晓雅离开。

    “我们为什么不进去一起啊?”李晓雅嘟着嘴,不悦的抱怨。

    李可如同大姐姐一般,揉了揉她的秀发,柔声开口,语带宠溺:“傻瓜,秦风再怎么说也是个男的,咱们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最好还是避避嫌。”

    “哪来的这么多道理啊,这可是难得看他出糗的机会哎,可可你就这么把我拉过来,我都看不成这好戏了。”秦风可不是回回都会喝醉的,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场面,就这么被李可拉走了,实在是可惜了。

    “可你要想想啊,秦风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他的女朋友是杨晓婷。且不说人女朋友如果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喝醉了,还有其他女生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她会怎么想。

    咱就说杨晓婷这儿吧,如果她知道了秦风喝醉的时候,你呆在他房间里头看戏,你看她会不会闹得你哭爹喊娘求饶命。”

    李可说的这一番话倒是提醒了李晓雅,一想到那个场景,李晓雅就忍不住抖了三抖,“妈呀,可可姐,要不是你把我拉出来了,说不定我将来会死的很惨啊!”

    李可叹了口气,道:“你啊,以后别再这么随性了。热闹也不是不能看,但是要分对象,分情况的看,以后你会懂的。”

    “我现在就已经懂了。”李晓雅抱住自己的脑袋,略有些后怕。

    虽然说他们是不会有人把这么一回事儿说出去的,可是难保不会有人说漏嘴啊,如果真这样,到时候风声传进杨晓婷的耳朵里,她都不知道自己够不够让杨晓婷活剥八百遍。

    大清早,秦风从睡梦中醒来,揉着几欲炸裂的太阳穴坐起身,一转头瞧见一旁的椅子上,仰躺着一人,眯眼辨识了半天,终于认出那是林秋。

    秦风心中一暖,爬下床,走到椅子边蹲下,轻声唤他:“大嘴,大嘴?”

    林秋迷蒙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看到是秦风,无力的又倒回去,喃喃道:“阿风你醒了啊,让我再睡会儿,你喝醉酒睡前也是很难闹腾啊。”

    昨天给秦风灌下醒酒汤后,又吐了两三回,他才真正睡过去,林秋整理完后已经快要三点了,怕秦风会再出现什么状况,索性就没有回屋,直接在他房间里的小凳子上过夜。

    没想到这丫的才一醒来,就可是闹腾他了。秦风挡住他要躺回去的身形,轻声道:“你去床上睡吧,不然一会儿醒来怕是腰酸背疼的了。”

    林秋迷迷糊糊起身,走到床边一头扎进被窝里,秦风好笑的替他掖好被子,拿了衣服进洗浴间沐浴。

    出去餐厅时,餐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李可一见他走进来,问:“大嘴呢?”

    “还在睡呢,昨天很抱歉,因为没法推拒喝了不少,你们昨晚应该忙了一晚吧?”秦风一脸歉意,真诚的和他们道歉。

    昨天和父亲的客户见了面,订好酒席后就直奔酒店,一入座还没来得及吃几口饭,合作方邀来的就开始一个个敬酒,父亲年纪大了,不便喝太多,自然全由他挡了去,喝到后来,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说了多少,只知道有杯子来了,他就喝,一直到酒席结束。

    “我们倒是没怎么忙,就开头帮你端了些水,其余的都是大嘴一人做到底的。”李晓雅笑。

    李可微微点头:“因为男女授受不亲的缘故,我和雅雅就只做了些简单的事情,你真要谢还是得谢大嘴,他可忙活了好久才歇下的。”

    李陨浩奇了,“昨天阿风喝醉了?”

    “那会儿你已经睡死了,不然就把你也拉出来照顾他。”李晓雅冷哼,李陨浩昨天也不知道是发的什么疯,居然那么早就睡了。

    “这个我知道,等大嘴醒了后,我会好好答谢他的。”秦风只要一想到林秋因为自己忙前忙后的,一阵内疚席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