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报恩的秦风
    林秋醒来,诧异的看着面前秦风放大的脸庞,朝被窝里缩了缩,道:“我说,你是不是精神病又犯了?离我远点儿。”

    秦风讪讪一笑,“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渴不渴,饿不饿,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我去帮你弄来。”

    林秋眨了眨眼,瞬间反应过来,“哟呵,秦大少爷,敢情您也知道昨天把我折磨得不成人样啊?”

    秦风缩了缩脖子,轻咳一声:“我……昨天那也是没办法,总不能让我爸去喝吧?”

    “是是是,您是个大孝子,那你咋不和秦叔叔一块儿回去呢?还跑我们这儿做什么?”

    如果他跟着他爸爸回去了,他家里还有保姆可以照顾他呢,他昨儿个也就省了,还不用那么辛苦。

    “咳,那个啥。在我的骨子里啊,这才是我家。”

    “我呸,你特么是想着来这里可以折磨我们吧?还这里才是你的家,说的可真特么的好听啊。”

    “不是,二狗,这样和你说吧……”

    “你喊谁二狗呢?秦风,我看你不仅喝醉了,还把脑子喝没了吧?”林秋怒了,这秦风简直就是作死啊,讲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这是!

    “我……大嘴,我这酒喝多了,脑子有点儿不太灵活,我对不起你,你别生气了。”秦风欲哭无泪,他也不知道他脑子在想什么了,名字都乱喊了也就算了,现在整个思维全是乱的,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林秋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得了,我就一小老百姓,可承受不起您大少爷的道歉,会折寿的。”

    顿了顿,林秋觉得他也没必要这么为难秦风,秦风其实也算是安分的了,比起二狗,那可真是好多了,不吵不闹,睡得老香了。

    秦风搓了搓手,轻声道:“大嘴,因为我每次喝醉酒回去,无论是我还是我爸,我妈都是一宿把我们照看着,就怕我们中间有个什么问题,所以我就不太想回去,毕竟我妈年纪也大了,老这么熬着夜也不行啊。”

    林秋微微一愣,他没想到秦阿姨那么一个看起来就是女强人的形象,竟然也会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在里面。

    “不过,你们家不是还有保姆么?”

    “得了,别提了。如果我妈肯让保姆来照顾我,我还会巴巴的往这儿跑,来劳烦你们啊?”

    想想也是,他就说秦风怎么就一个劲的朝这儿来,这是要有多爱他们这个家,才会如此的忘了旧家呢。

    “不过说真的,我是没想到会是你来照顾我。”

    “哟呵怎么滴我的大少爷,你还想着让那几个女孩子照顾你啊?”林秋横眉竖眼,这秦风也忒不是东西啊,是不是还想着趁着醉酒,对人家女孩子下手?

    “那倒没有,我是想说,以你们的个性,怕是会直接把我丢在房间里就不管我了,等隔天早上醒来,我再自行清理来着。”

    在来这里的路上,秦风确实是一直这么想着,毕竟林秋他们经常和他一直闹,他想说他可能第二天一早就得爬起来自个儿一屋子的污秽,倒是没想到林秋居然会彻夜看他这么个醉鬼。

    秦风想了想,轻声道:“我和你说件事儿,其实我也挺怕你们会让个女孩子来照顾我,虽然我不至于会乱来,但是喝醉了酒,谁能保证会没个意外,对吧?

    和你说个秘密,我妈之所以会这么亲力亲为的照顾我们,就是怕我们把人女孩子的便宜给占了。”

    林秋竖起大拇指,一脸钦佩:“阿姨果然有先见之明。”

    “嘿,你得了。”秦风不屑的撇了撇嘴,“不是我妈有先见之明,而是之前有次我醉酒了,一小保姆来照顾我的,也还好那天我妈来了个突击检查,保住了我的清白。”

    林秋嫌弃:“清白?得,哥们儿,你别说的这么恶习成不?”

    “可还真就是清白啊,我妈说,她那会儿进来的时候,我都被人小姑娘脱得一丝不挂了,小姑娘自个儿也都快脱没了。”想到那时的情景,秦风一堆汗毛竖起,虽然他没有看到那个画面,但是一想到自己可能被上下其手时,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林秋目瞪口呆看着秦风,呐呐道:“真的假的?还真有人想要爬床啊……”

    秦风怜悯的看了林秋一眼,替他合上长大的嘴,“别那么惊讶,这种事儿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发生的还真不少。不过她们那些小姑娘基本都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

    林秋吞了口口水,讪讪笑着。都说豪门深如海,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就算自己的儿子想要取个没身家的,也绝不会让他们取做过保姆的女孩子做自己的儿媳妇,这不是让人戳自个儿的脊梁骨么。

    秦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不过,据说咱市里头某位领导干部的媳妇儿,原先就是他家的保姆。”

    林秋双眼冒星,一股八卦之气袭来:“是谁?!”

    秦风嘿嘿一笑,眨了眨眼,“不告诉你。不过,大嘴啊,你要想见识见识,某天我倒是可以悄悄带你去啾啾。”

    林秋下床,开了门,门口站了四个人,毫无疑问,就是那四个女人。

    林秋嘴角微抽,额间青筋暴跳:“你们四个躲在外面干什么?”

    “偷听墙角,窥探间情。”李晓雅目视前方,一本正经的开口。

    “……”还窥探间情?这是要腐到什么程度啊这!

    转头,看向自家女友,“那你呢?”如果连自家女友都被带腐了,他也可以选择不用活了。

    李可双颊微红,软软开口:“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们要吃什么吗?”

    林秋冷哼,李可向来不会说谎,不过好歹她还知道要说谎保全自己的面子,索性也就不同她计较:“卤面。”

    淡淡撇下两个字,林秋自顾自去卫生间洗漱。

    秦风耸耸肩,走出来,意味深长一笑:“你们啊,看热闹要有个度,这可不是谁的热闹都可以看的啊。”

    女孩子们登时双颊通红,逃之夭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