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 挨打
    林秋沉默片刻,这李经理的意思……是说给了他们工资,以后再喊他们出来就不难了?

    林秋双唇微抿,他可不可以拒绝拿工资啊?

    很显然的,他想要搞独立那是不可能的,李可已经将所有人的钱一起给领了。

    李经理再说完后转身离去,李可看了看手里的钱,略有些郁闷:“官方的算盘打的可真响,下次的活动咱们可以拒绝吗?”

    林秋双眼一亮,果然这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吗?

    陈玲玉似笑非笑看着他们,林秋总觉得她这个表情很熟悉,眼风一扫,瞥见身旁的秦风似笑非笑的表情,双眼蓦然瞪大,这俩人的表情可不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么!

    答案显而易见,林秋等人起身回家。

    到家的第一时间打开游戏论坛,关于本次真人秀表演的帖子。

    果然官方已经将本次活动的照片附着帖子一起发出,林秋坐在电脑前看着照片中的自己,啧啧赞叹:“哎呦,这是谁家的小哥哥,帅极了!”

    陈玲玉在身后发出三个字:“呵呵呵。”

    ……

    林秋无语,就不能配合一下么?非要这么的无趣。

    起身,朝房间走去:“你们一群自恋狂,慢慢看吧,小爷我先去睡觉了。”

    等醒来时,林秋看着一行人坐在客厅里,一副开小会的模样,他挑了挑眉头,诧异:“你们在做什么?”

    “等你醒来啊,既然醒了那我们就走吧。”陈玲玉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朝外走去。

    林秋不解:“走哪去啊?”

    “秦叔叔秦阿姨在喊问我们过去吃饭呢,我感觉应该是阿风这事儿被发觉了。”李陨浩凑近林秋,压低嗓子解释。

    林秋看着前面一言不发的秦风,有些了然,难怪刚刚一看到秦风就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对劲,原来是这事儿。

    不过像秦父秦母这么开明的人,应该是不会怎么样的吧?

    很显然林秋想错了,他们一到秦宅大门,候在门口的李管家走上前,一脸担忧:“少爷,您cos的照片被老爷夫人看到了,他们现在正在气头上,您一会儿注意点儿,别再火上浇油了。”

    秦风紧抿着双唇,淡淡点了点头,一言不发朝里走去。

    林秋等人一愣,显然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的严重。

    秦风一只脚才刚踏进门内,一个烟灰缸飞射而来,林秋眼疾手快将他拉到一边,这才避免了一场血灾。

    林秋看了眼怒发冲天的秦父,吞了口口水,踌躇着现在如果替秦风说话,死的概率有多少。

    躲过血案的秦风直视秦父,不顾他烟沉的脸色,淡淡道:“爸,这是我的事情。”

    秦父冷笑:“你的事情?你给我们秦家丢了多大的脸你知道吗啊?!”

    秦父原本还想再说什么,看到林秋他们在一旁,唤来管家将他们带去三楼看电影,林秋原不想答应,秦风几不可察的摇摇头,他只能咽下那句话,和李陨浩等人跟着李管家一起上楼。

    刚上到二楼,林秋就听到从楼下传来的一声闷哼,心一紧,转身想要下楼,被李管家制止:“阿秋,你现在别下去,不然会让老爷更愤怒的。”

    林秋拧眉,很是不解:“即使秦风cos真人秀,但是脸也化的面目全非了,为什么秦叔叔还那么生气?”

    为了宣传永恒荣耀,官方组不仅在网络各社交宣传,连本市报纸都占了一角,秦父本就有看报纸的习惯。

    这乍一看到自己儿子登上报纸,还穿着奇装异服,脸上的妆容更不知道是什么,一股火气自然而然窜上来,让李管家一个电话将秦风喊回来,只是没想到跟来的还有林秋他们。

    三楼有一间视听室,李管家将他们带进里面,门一关,外面的声音一丝都听不到,可见隔音效果有多好。

    李管家关了门,才针对刚刚林秋问的问题,进行回答:“老爷和夫人在上流社会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不是谁都惹得起的,自然也就很注重面子。

    现在有很多人想着抓老爷的把柄,少爷这一出,让老爷成了笑话,自然气极。”

    林秋愣了:“可是秦风明明……被化得面目全非,不仔细看是辨别不出来的啊。”

    李管家轻笑一声,眼中满是轻蔑,低声道:“你以为,那些人在社会上是混假的么?他们的眼睛有多毒,你们是不会知道的。”

    说完,管家告知他们如何使用这些设备,便转身离去。

    林秋等人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久久无法回神。

    “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良久,林秋呐呐出声。

    不止是他,除了李陨浩以外,其他人也很是惊讶,没想到这件事会为他们带来这么大的影响。

    李陨浩联想到自家的情况,脸一白,颤声道:“我……会不会也被我爸妈揪回去大骂特骂?”

    林秋抬头,双眼无神看着他,过了片刻才逐渐恢复清明,一脸慌乱,“应该,不会的。我们要不要……下去帮帮秦风?”

    他们六个人现在被丢在这里,隔音效果太好,他们听不到楼下的动静,四周一片静悄悄,林秋心跳如雷,久久无法镇静。

    “就这样把秦风一个人放在楼下,我……”正说着,门被打开,秦风一脸疲惫走进来,除了脸和手背,其余肉眼所见的地方布满伤痕。

    林秋疾步上前,秦风软到在他身上,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道:“我果然还是大意了。”

    李晓雅眼眶一红,泪水不断落下,哽咽道:“秦风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了你。”

    林秋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秦风背靠着椅背,闭着眼随意摆摆手,“和你们无关,活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活得像我自己了。”

    像是想到什么,秦风轻笑出声:“从前我总是跟着父母的意愿,战战兢兢的活着。这一次虽然有损他们的脸面,但我却是不悔。”

    因为,我终于为自己活了一次,不用顾及秦家大少爷的身份,而是秦风,单单是秦风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