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 上头条
    站在门口凝视着里面的秦父,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们,低声问一旁的秦母:“过去那么多年,我们错了吗?”

    想起刚刚秦风对他们说的那番话,秦母眼眶微红,忍着泪水,颤声道:“或许是的。”

    刚刚秦父在一楼质问秦风在参加真人秀前,是否有想过这后果。

    秦风的回答自然是有,而在明知会产生的后果之下,他还一意孤行,这让秦父更是愤怒,拿起早就准备在一旁的棍子,不由分说朝他身上招呼而去。

    秦母在一边看不过去,心疼的上前拦住秦父,只听跪在地上的秦风淡声道:“爸,妈,我是故意去参加的。”

    秦父瞪大双眼,气得说不出话来,秦风低着头,接着说:“在没有碰到阿秋他们前,我以为我的生活是正常的。听从你们的安排,根据你们铺的路一直走下去,这样我这辈子也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可是在看到他们后,我才发现我错了。他们的身上有着我没有的活力,一点小事就可以让他们吵翻天,也可以让他们乐开怀。

    他们在开心的时候可以大笑,在痛苦的时候可以大哭。可我却是不行。

    从小您们从未管过我,我的礼仪老师也一再强调我要时刻保持微笑,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管家叔叔他们虽然对我很好,但是因为我的身份,却是有所忌惮,并不是真心实意的对我。

    而阿秋他们不一样,他们对我是真的很好,在他们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我以前没学过的东西。

    这次的真人秀表演,是我放纵自己的一次,我想体验一次为自己而活的感觉。”

    秦风长篇大论说了一堆,真正触动到秦父秦母的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秦母颤抖着双唇,呐呐道:“为……自己而活?”

    秦风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一丝愉悦:“是啊,为自己而活。”

    秦父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久久无法回神。

    摆摆手,示意他离去,整个人如同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瘫坐在沙发上。

    李管家见秦风行动不便,赶紧走过来搀扶他上楼,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家少爷被打得这么严重。

    愣神间,恍然听到秦风和他说:“带我去阿秋他们那儿。”

    ……

    李陨浩傻呆呆的看着秦风禁闭的双眼,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袭上心头。

    他的父母从没有这么严厉的管教过他,小时候他倒是因为经常捣蛋,被父亲狠狠揍过,但自从大了,父亲都懒得理他,惹了祸就直接把他丢出门,自我反省去。

    不过,他脸皮向来厚,自然也就不会有反省这种态度出现。

    相比较秦风而言,他突然发现他好幸福。

    然而,上天显然是不想放过他,李陨浩刚刚感慨完,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脸色瞬间煞白,抖着手,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我我我,我爸!”

    林秋心一跳,看了看秦风的惨状,怜悯的看着李陨浩,一脸同情。

    李陨浩吞了口口水,颤抖着接起电话,弱弱的喊了声:“爸~”

    显然,他遭受了批评,电话那头的李父不知道说了什么,李陨浩耷拉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最后索性不说话,抿着唇,默默地听着。

    这通电话长达半个多小时,林秋咽了口口水,一句也不敢吭声。

    终于结束了被念经的日子,林秋看了他一眼,轻声问:“你爸也训你了?”

    李陨浩抬起眼皮,无力的看了林秋一眼,闷闷的:“嗯。”了一声,接着道:“我爸说,因为我丢人了,要扣我一个月的生活费!”

    李陨浩委屈的耷拉着嘴角,眼神忧郁:“没有了生活费,我还怎么活啊……”

    林秋拍拍他的肩膀,指了指一旁的秦风,“你没有被叫回去暴揍就已经很不错了。”

    秦风睁开眼,淡淡的扫了林秋一眼,并不说话。

    林秋被那一眼看得,觉得体内的血液都凉了好几度。

    李陨浩看了看秦风,又看了看自己,一番权衡之下,彻底平衡了。

    不就是一个月没有时候费吗,那又咋样?他还有工资呢,比秦风被揍得惨不忍睹好多了!

    “话说,阿风,你还可以跟我们回去吗?”李陨浩小声开口询问,不会就因为这么一件事,就被抓回家,不给走了吧?

    秦风现在明显不想说话,只是小幅度的点了点头,要不是他们一直盯着他看,还真发现不了。

    秦父秦母虽然对他的做法很恼火,倒也没说要把他带回家的话。

    对于这件事,林秋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能认出你们来啊?要不是我知道那是你们,就算你们站我面前,我也认不出来啊!”

    这个问话,让一下话多的李陨浩也选择了沉默。

    在他们的圈子里,即使他们是毁了容,只要想抓他们家把柄的人,依旧是可以一下就认出来的,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名单。

    他们都是有钱或有权的人,不过是要个名单而已,永恒荣耀不至于蠢到和他们过不去,再说也就是个无关紧要的名单,自然也就双手奉上。

    而他们那些人,要的也不过是名单里出现他们想要的那个人的姓名。

    很显然,那份名单,很合他们的意。

    第二天大早,林秋脸色煞白,紧盯着报纸上的大头条,久久无法回神。

    “风恒集团太子爷现身某游戏cos真人秀,是否意味着风恒集团即将面临破产?”

    而里面的报道,也是编得头头是道,好像说的都是事实一样。

    手中的报纸被拿走,秦风随意扫了一眼,显然对这件事早有预料,将报纸放回林秋手里,朝饭厅走去:“吃饭了,看这个没有价值的新闻做什么。”

    秦风不咸不淡的声音自前方传来,林秋紧随而上:“真的不要紧吗?”

    被人这么造谣,真的不会对秦叔叔的公司造成什么影响吗?

    秦风淡然一笑:“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早在昨天下午,秦父秦母就已经想好了解决的政策,一会儿吃完饭,他还要赶去他们那里,参加记者发布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