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她过得好吗
    可是,刚才的眼镜男说什么老婆?李陨浩说过,李可已经嫁人。难道她嫁的就是这个人!

    他抑制住自己想要冲出去的行为,双手握拳,盯着李可。

    事情还没完,金太太讽刺人的功力可是非常了不得的。

    李可听到她那么说,就回了一句:“金太太,我赔您一条裙子,可以吗?”

    声音虽然温柔,可娇小的身体依旧不能掩饰她眼神里的小倔强。

    “买一条?我这是国际大师设计的,全球只此一条!别说你买不到,我猜你也买不起吧!”

    一番羞辱的话已经惹得李可像炸了毛的小猫,旁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那你想怎么样!”李可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委屈了,提高了声音质问到。

    “怎么办,洗呗。这个料子只能手洗,一会我脱下来,你拿家去洗吧。”

    “你!”

    这分明是找茬,所有人都是名流千金,奢侈名媛,大家小姐。哪有人在家自己手洗衣服的。

    李可还要反驳,就被他的老公一声呵斥。

    “够了!还不嫌丢人吗?”眼镜男瞪了一眼李可,眼神凶极了。

    显然,这一声也把在场人吓了一跳。林秋更是不悦,他怎么可以这么对他的妻子。

    “好,您一会去房间把衣服换上,我让我太太回去给您洗的干干净净。”转身态度就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他居然答应了,答应让她的老婆受这样的委屈。林秋再也忍不住了,迈腿就想上去。

    却一把被旁边的陈秘书拽住,他转头就看到陈秘书摇了摇头。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又退步回来。

    “我不洗,明明是她转身碰到了我,我已经道歉了。钱我也可以赔,但是我绝对不会去洗这件衣服的!要洗你去洗!”李可彻底对丈夫失望了。

    眼镜男还要说什么,李可没有给他机会,踩着白色小高跟,扬长离去。

    一场闹剧以李可的愤怒而结束。留下一脸尴尬嗯眼镜男。

    金太太还是回到房间换了礼服,临走还留下一句话:“哼,公主的骄傲,丫鬟的命!不知好歹!”

    围观的人群窸窸窣窣的开始低声细语的讨论,眼镜男自觉没脸再待下去,也就匆匆离开。

    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刚才与林秋说话的几位,也都客气了几句,留下彼此的名片,大家都各自寻找下一个人。

    “刚才的那个丫头,我挺喜欢的。有个性。看起来,他的老公是个渣男。”郭小姐歪头想了一会,说出了这句话。

    林秋正眼看了她一眼,觉得眼前的女子确实与别人不同,她有敏锐的观察力。

    也不想别人爱在背后贬低他人,抬高自己的身份。她反而欣赏李可那样个性,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丝毫嘲讽。

    “郭小姐评人识人,都很中肯。”林秋说到。

    “我不评论任何人,刚才那个男人做的确实很渣,我才说的他。”郭莹莹微微一笑。

    不愧是郭老的女儿,浑身上下都是贵族的气质,优雅的举止。

    不过,林秋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一幕,李可的委屈,她丈夫的无情,以及最后他从李可眼中看到的伤心。

    宴会还在继续,林秋却没了心思再继续应酬。他突然想去阳台吹吹风。

    吹着清爽的晚风,林秋的脑子总算清醒了一些。没多久,陈秘书也跟了进来。

    “刚才为什么拉住我?”林秋问到身边的陈秘书。

    今天的陈秘书身穿一身拖地白裙,平时总是扎起来的头发也都尽情的散落在双肩,摘下厚厚的眼镜。

    微风一吹,肩上的长发会时不时的搭在林秋的衣服上,甚是撩人。

    可林秋的目光一直没有注视过她,也没有一句称赞。

    陈秘书的内心是荒凉的,她默默的陪伴了他这么久,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甘心在他身边做一个秘书。他从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捋了眼前的刘海,又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陈秘书缓缓解释道:“我能看出林总的心思。我不知道你们曾经是什么关系。”

    “恋人。”

    陈晔没有想到林秋会回答,但是他依旧诚实的说了。

    陈晔微微一惊后,继续说道:“今天这样的场合,于公,你代表的是公司形象。于私,那是人家的家事。”

    家事。两个字就将林秋这个人隔离开来。没错他没有资格,也没有一个合理的身份去插手。

    代表公司来说,其实他可以承担。可是今天那么多人看着,他插手,会影响李可的名声。

    身后的会客厅依旧是人生鼎沸,偶尔有舞曲传来,似乎在跳舞。

    林秋只觉得连阳台这里也很闷,他想离开,他需要冷静一下。

    他松了松领口,转身回家。临走时,他吩咐陈秘书:“帮我查一下那个姓贺的。”

    陈秘书应了一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林秋回到家中,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喷头的水缓缓撒出。

    林秋尽量让自己放空。冷水刺骨,可他没有躲避,他需要这样刺激自己一下。

    这几年,他做事冷静,思前顾后,自认已经喜怒不形于色。

    可今天陈秘书轻易的看出了他的心思。原来,遇到李可之后,他就无法掩饰自己的表情。

    她一直是他的软肋。

    洗澡后的林秋坐在沙发上,拿起了一本图书,那是他在美国读的莎士比亚。

    书中的扉页有一张照片。两个人的合照,李可笑的那么甜,林秋笑的这样傻。

    他很怀念,怀念和李可组队打游戏的日子,他在闹她在笑。日子过得很美好。

    当初的不辞而别,如今想来太过幼稚。林秋曾想,放过,也许是最好的解脱。

    当初是他要放手,当初是他要走,没有任何商量,任性的丢下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他以为放手是对她的最好的方法,哪怕李陨浩告诉他李可结婚时,他依旧认为,李可是幸福的。

    可今天的一幕幕,不禁让他担心。没有了他的保护,那个男人是真心的爱她吗?

    她,到底过得好不好,林秋心乱如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