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替他求情
    林秋接到李可的电话时,毫不意外。贺纪其那个蠢货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自己这来。

    可是李可不同,她聪慧伶俐,也知道自己为什么偏偏要害贺纪其这个人。

    李可在电话没说什么,没有质问,也没有生气。只是非常平静的和林秋约了个时间,要见他一面。

    林秋答应了,这次见面他也有事情要问李可。两个人心里都有话,在他回国后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

    见面地点约在了林秋公司楼下街角的一家咖啡店。店铺虽小,但装饰与气氛都是舒适安静的。

    两人相对而坐,林秋点了两杯咖啡,还点了一些蛋糕。他记得,李可爱吃甜食,最爱吃奶油蛋糕。

    点餐后的两人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谁也不说话,互相望着,窗外人流川川,无数个路人经过这扇窗前,没有人真的注意到店内的两个人相望,眼神中的对视,无声胜有声。

    知道服务员将咖啡与蛋糕端上来,李可说了声谢谢,端起咖啡喝了起来。

    林秋注意到李可并没有放糖,她是最爱甜的人。

    “游戏怎么不直播了?”林秋将糖包洒在自己的咖啡里,动作熟练。

    李可发现林秋的确有很多改变,一举一动中无不是绅士与好贵。连倒包糖都是一副的高端品相。

    “倦了,也对游戏没有了兴趣。”李可淡然的回答,一声倦了,别无理由。

    林秋知道这不是李可真正退出游戏的主要原因,她不愿意说,林秋也不问了。毕竟,早晚有一天,林秋回知道的。

    但是,那个id名,那个神秘大土豪,她又是怎么突然知道的?

    林秋追问李可这个问题,不过眼睛却是看向窗外,毕竟,这件事上,是他有所隐瞒。

    李可自尊心那么强,知道林秋的是骗子后,一定非常生气。

    “上次聚会你穿的都是名牌,听他们说,你有钱了。你的钱足够在直播平台上刷个几十万不成问题。之前就怀疑过你,不过一想到资金问题,也就忽略了你。”

    “其实………”林秋想要解释,李可却并没有心去听。

    “如果是当年的补偿,我不要。如果是真的觉得游戏玩的好,我也不需要你用这么多钱来砸。作为朋友,我不允许自己因为熟人关系,而挣钱挣得那么不正大光明。”

    李可一番拒绝之意,句句都是将林秋摘除她的生活。容不得林秋再去找任何一个理由来填补上。

    而且,李可说的理由他都占了,还有重要的一点,他不说,想必她也知道。

    两人相对无言,对于直播的事情,她的退出绝对和自己走莫大的关系,林秋不用猜也知道。

    可不论怎样,事已至此,没有挽回的余地。他了解李可,做了决定的事,不会回头。

    “烟森林慕斯蛋糕,你最爱吃的。”林秋说着将桌子上的蛋糕推向李可。

    没想到李可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拿起刀叉。

    “不了,我已经不爱吃甜食了,太甜的东西只会给人错觉,错误的以为自己因为嘴里是甜的,连生活也是甜的了。”李可说道,语气里带有一起苦涩。

    林秋知道李可为什么喝咖啡不爱加糖了。五年的时光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口味,改变的天翻地覆。

    林秋不知道这五年他错过了什么,但是,他突然有些后悔,李可的五年时光一定经历了不好的事,否则,连甜蜜的东西,都会让她有压力。

    桌子中间的慕斯蛋糕谁也没有碰,好像那个甜蜜不属于他们两人其中的任何一个。

    李可又喝了一口烟咖啡,许是咖啡实在太苦,她的眉皱了一下。

    “我老公的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呢?”李可问的相当自然,好像和一个老友聊天,不经意的像他请教一样。

    可他们两个心知肚明,都知道这话的意思。

    “他打你,这是代价。”林秋毫不避讳的回答,也不必遮遮掩掩事情的真相。

    “我们的事不要你管,你有什么资格参与我的生活。你是我的谁!”李可说着说着有些激动,连眼眶都开始发红。

    林秋一震,李可质问的没有错,他是她的谁,他连替她出头的资格都没有。可是,贺纪其的暴力,他不能坐视不管。

    “好友,曾经一起作战,一起度过时光的好友。我是你的娘家人。”林秋实在不知要说什么了,只是胡乱的现绉了一句。

    李可不说话了,她突然的沉默让林秋的心有些慌乱。李可的眼睛就死死的盯着林秋,突然她冷笑一声,满脸的鄙夷。

    “好友?真正的好友会不辞而别?真正的好友会不管不顾的扔下一切?”她反问道“对于你,我们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李可说的轻松,林秋听的心痛。他们的开始太过于短暂,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这五年的分别,成了她的伤,他的悔。

    多少个夜晚,他在想象两人再次相逢时,也在一个这样的街角的咖啡店,阳光温暖且明亮,透过窗户射进来。

    余晖落在那杯醇香的咖啡杯上,李可还是当年娇羞模样,说一句“好久不见”。

    可现在,阳光有,咖啡有,两人也相对而坐,缺少的却是好久不见的思念,而是一句句质问。

    李可说出口的每个字都是一根根细长的针,重重的扎在林秋的心里。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换个理由,我就是看他不顺眼,就是想整他。可以了吗?这其中和你没有一点关系。”林秋只能这么说,既然她想和他脱离关系,他便满足她。

    以后他做的任何事,都和李可没关系,只要他愿意,只要他有这个能力,谁也不能阻止他。

    “你!”李可气的说不出话,愤怒的瞪了林秋一会。

    不久,态度又软了下来,她不在那么强硬,甚至开始哀求,委屈自己。

    “林秋,算我求你。求你放过纪其,他的公司要倒闭了。给他一条生路吧。”李可低头说道,语气中无限的悲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