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错误的选择
    林秋感叹时光的力量,将曾经相爱的两个人重聚。却没了当初的相惜相依。更多的反而是互相的不理解。

    李可眼盯着窗户,看着烟夜一点点的离去,数着时钟的滴滴答答。白昼将来临,新的一天开始,她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好事坏事,大概她的生命中不会再有幸运了。

    贺纪其在晨光中苏醒,头痛欲裂,浑身的酒气把自己倒是给熏着了,他的枕边没有人。

    坐起身,陡然发现地上正坐着娇小的女人,他的老婆,浑身伤痕,泪珠还挂在脸上。

    他又犯错了,他知道。总是在不清醒的时候坐伤害李可的事,懊悔爬上心头。

    他连滚带爬的走到李可的身边,悄然蹲下。他的老婆还闭着眼,精致的面容虽不算漂亮,但也算的上好看舒服。

    右脚的高跟鞋还穿在脚上,另一只不见踪影。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头,嘴角的淤青还挂留再脸上。

    贺纪其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猜到自己昨晚一定下手不轻,他感谢在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他的老婆还陪在他的身边,他或许太爱她了,所以才会害怕失去她。

    在贺纪其的注视下,李可的眼镜慢慢睁开。看到的首先是贺纪其的那张脸,一双眼睛温柔的看着她。

    可他越温柔李可越害怕,她下意识的向后躲了躲。贺纪其看到这样的动作,瞬间脸上换上了恐怖的严肃表情。

    “怎么,害怕我?”贺纪其直勾勾的看着李可。

    李可很怕他再次动手,只能摇了摇头。贺纪其看得出来李可的恐惧和不情愿。

    他捏着李可的肩膀,一副痛苦的表情对她低吼说:“这么讨厌我?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打你,是你逼我的。谁让你不听话,你只要乖乖的留在我的身边,不要出去招蜂引蝶!”

    李可看到眼前贺纪其靠近的变态的脸,心里的绝望更深了一层。

    肩膀被捏的很痛,李可的本能的反抗,迎来的是贺纪其的再次不满。之前他打了她以后还会悔过,还会道歉。

    可是现在,他在威胁她,在不断的居高临下的折磨她。

    贺纪其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情,自己的公司名声臭了,自己的事业也被毁了。

    可是,他仍旧不愿意坐牢,那对于他来说,就是浪费青春,终结人生。所以,他还要努力的降低这次的损失。

    贺纪其出门后,李可挣扎着站起来。她扶着墙,一步步的走到卫生间。打开浴室里的水龙头。坐在浴缸里。

    她要将自己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水流潺潺而出,慢慢的将李可泡在泡沫里。

    空无一人的家里,她闭上眼睛,慢慢的有些困了。即使身上的伤很痛,可是,她也一点点陷入了回忆。

    五年前,林秋的不辞而别,她看到了那张绝情的信。李可本来计划好要和林秋共同度过难关,要陪在林秋左右。

    可是一封信,他走了,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李可疯了一样的找他,她给林秋所有认识的人打电话,她甚至印了一张张的寻人启事,贴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

    每天只睡3,4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她都在找他。时光,永远留不住昨天。

    时间久了,心变得越来越凉。林秋这个名字刻在心里,嘴上却再也不敢提起。

    李可恨他,恨他的不辞而别,恨他的懦弱无能,恨他的不留情念,更恨他为什么连走都不带自己。

    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就在她默默不语的将那些寻人启事揭下来的时候,贺纪其闯入了她的生活。

    这个男人看起来温文尔雅,笑起来书生气十足,为了讨好李可总做一些傻事。

    他与林秋是两个相反的人,他不懂游戏,不会骂人,一心一意的对李可好。

    那段时间,她没有提过林秋两个字,没有和李陨浩他们有任何联系,他不知道她过去的故事。

    在无数的想念林秋的深夜里,贺纪其都会发一条肉麻又青涩的短信,和她道一句晚安。

    那个时候他的事业刚刚起步,再忙也要接送李可上学。她将贺纪其当成了林秋,将自己的心欺骗。

    大学没毕业,她就和贺纪其结婚了。李可不知道还会不会遇见林秋,有的时候,她会反省。

    或许,连结婚都是因为想要报复林秋。

    婚后的生活平平淡淡的过了一年,贺纪其的事业开始有了起色,她慢慢的发现贺纪其的人品也不是当初那么好了。

    或许,当她自以为了解这个男人时,她匆忙结婚。不过父母的反对。

    连李晓雅都打来电话劝她,问她还要不要等贺纪其。

    等?李可苦笑,在那封绝情的信中,他可曾说过让自己等他。走的时候,他就没想过他们的未来。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重。不想不念不听,就是最大的解脱。以至于她放弃了两个人共同的朋友,淡出那个朋友圈。

    更换联系方式,搬家,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觉。以为没了他的消息,不提他的名字。

    林秋就会退出她的世界。可贺纪其不是林秋,婚后有太多的性格不同,她恪尽职守,尽力做一个体贴的妻子。

    有了钱的贺纪其晚会家,各种应酬,接电话背着李可,他的变化,李可都看在眼里。

    直到,她被检查出怀孕,孩子的到来,让李可觉得可以挽救这段婚姻。

    但是,还没等她将这个消息告诉贺纪其时,他在外面偷腥被烟道大哥捉奸在床,声称要废了贺纪其的时候,她慌了。

    出轨的重击已经压的她喘不过气,可是他毕竟是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于情于理,她要救他。

    李可第一时间想到了何飞,这个曾经的大哥,与林秋的感情深厚,她试着找到电话号码拨过去。

    贺纪其被放了回来,却也被打成了重伤。在这期间都是李可在照顾他。她也暂时的放下了和贺纪其说孩子的事。

    贺纪其伤好后,李可本以为他会有所收敛,可没想到一次偶然又撞见了他外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