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什么要求
    李可气极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回到家后只是大声的质问。那是贺纪其第一次打她。

    提起解救他的事情,贺纪其没有感激,反而是一脸的生气。他质问李可怎么会认识烟道的人,怎么会有能力救他出来。

    他怀疑李可背着他与别的男人有染,才会有这样的实力。李可觉得他不可理喻,心也被伤的很碎。

    她哭着摇头,不敢相信面前的人是她的老公,她进屋收拾衣服,拿出行李箱。她需要静一静。

    贺纪其却以为李可是做贼心虚,更加愤怒。便一脚将李可踹倒。

    李可躺在地上,肚子很疼,地上一滩血迹。她预感,她的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果然,医生宣布她流产。她觉得是自己害死了一条生命。这个时候的贺纪其,却冷冷的站在病床旁。

    无情的说道:“孩子没了,我也很可惜。不过,这个孩子还不一定是谁的呢。你别一脸委屈样。”

    李可不想说话,离婚,心里只有这样一个想法。遇见贺纪其,简直是她的噩梦。

    提出离婚,贺纪其却不同意,像变了一个人,跪在李可的脚下,良心发现,乞求着李可的原谅。

    面对他的苦苦哀求。各种理由,说什么自己是鬼迷心窍,如今终于知道她的好。

    李可心软,也就答应了。

    贺纪其发誓会悔过自新,李可也就只能选择相信。可恶魔的话怎么能相信!

    一次次的殴打成了家常便饭,他找到了她的弱点,便是善良,心软。

    一次次的哀求,也成了回放一样重播。

    李可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被伤过的心也是难以补救,碎的无法再拼起来。

    就在她对她的生活绝望之时,林秋时隔五年回来了。在那场酒会上,她拿着红酒,参加着她并不感兴趣的应酬。

    贺纪其的生意因为炒股一落千丈,他要在这个酒会上寻找一个合作伙伴,一个能拯救他的人。

    他需要女伴,一个正大光明的女伴。因此,李可来了。为了帮助他。

    可是,她就是在众多人群中,一眼看到了那个西装革履,高个子,亚麻色头发的男人。

    他变了,五年。他变得成熟,变得举止言谈间都是优雅。他与身边的美丽女子热聊,欢笑声虽听不见却看得见。

    李可承认那一瞬间,她的世界都静了,一直藏在心底某一处嗯名字昭然若揭,林秋,她曾念念不忘的男人。

    他果然无情,轻易的走,又轻易的回,最初的爱是她,现在的爱是别人。

    她愣神了,以至于金太太转身时她没有及时躲避,以至于红酒洒在了她的裙角。

    听着金太太的斥责与讽刺,她将头埋得低低的,无疑只是不想让林秋看到自己现在的落魄样。

    可金太太的无理取闹,她老公贺纪其的曲意奉承,都将她推入了一个笑话中。

    耳边他人的嘲笑,不用看,她也知道,林秋的目光在盯着这里。

    她再也忍不下去了,抬头反驳,匆匆逃离。

    回到家里,因为给贺纪其丢了面子,免不了又是一顿打。可她根本不在乎这些。

    她难过的是林秋的身边有了貌美的女人,而她,却被遗忘。

    回忆太过痛苦,水流已经漫过浴缸洒了出来。李可从回忆中挣扎出来。

    贺纪其在走投无路时,坐在空荡荡的公司里,员工已经遣散。满地的废旧文件散落,他无力的坐在地板上。

    不知道该如何拯救这样的局面。毕竟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年,被人陷害一看便知。怪只怪自己太过疏忽。

    外面的冷风吹进来,让贺纪其浑身打了个寒颤,脑子也瞬间清醒了不少。

    他最初以为是同行陷害,可找人调查实在是毫无头绪。最后,他查到了李陨浩,这个电竞名人。

    一查真是将贺纪其吓了一跳,原来李陨浩与那个网友公司林总林秋认识,而鲁诺公司也是林秋介绍的。

    这期间,必定有些什么联系。

    贺纪其终于开始怀疑到林秋的身上,只是为时已晚。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林秋的公司。

    林秋也在等着贺纪其的到来。他现在落地窗前,一只手端着咖啡,一只手伸进裤兜。挺立而站,如王者在等待胜利的消息。

    贺纪其冲进办公室内,陈秘书愧疚的对林秋说:“对不起,林总,我实在拦不住他,我现在叫保安上来。”

    林秋抬手,示意不用。之后陈秘书悄然退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林秋与贺纪其。

    这些都在林秋的意料之中,不用猜,也知道贺纪其今天来是各种质问的了。

    “什么事?”林秋明知故问。

    转过身去,看到狼狈的贺纪其,与前几日见面时完全不一样。

    上次见面,他眼中是狂妄,是骄傲,是自负;而这次,贺纪其面容憔悴,眼睛无神,多的是弱者的气息。

    “为什么,我得罪你了吗?”贺纪其气急败坏的质问。

    林秋如实回答:“嗯,没错。”

    “哪里…………”贺纪其努力的回想,除了宣传费要的高了些,别的也没有算计他什么。

    显然,林秋也不是在乎那点钱的人。贺纪其更加想不明白。

    “呵!哪里?李可。”

    “李可?你怎么认识我的老婆,上次见面,难道你们……”贺纪其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件事还和自己的老婆有关系。

    “不,不是上次的相识。我们以前就是朋友,你打了我的朋友,我当然要给你教训!”林秋厉声说道。

    “那是我的家事!再说了,一个朋友,用得着你费这么大的劲儿,就想让我倾家荡产,牢狱之灾吗?”贺纪其双拳紧握,特别气愤,却仍旧不敢冲向前去打林秋。

    林秋不屑的看他,不说话,就盯着他。盯得贺纪其发毛。

    “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贺纪其再气也要求他。

    “和她离婚。”林秋一字一句的说出来,不加任何一点感情,也很坚定。

    贺纪其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他心里想,林秋这么说,要说他们两个没有奸情,谁又会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