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插手婚姻
    林秋也知道,从自己的嘴里提出这种要求,一定会让人误会他们。但是从前他顾虑的她的名声。

    可从和李可不欢而散的咖啡馆回来后,他想了很久,即使李可的话让他难以接受,不过她的手臂依旧能够看见淤青,和贺纪其在一起,她不一定何时还会被欺负。

    而林秋不能时时刻刻保护在她身边,唯有让她离开这个男人,才能让她远离暴力。

    这时林秋唯有先护住她的命。

    贺纪其不甘心就这样任林秋摆布,他有杀了林秋的心,却没那个胆子。

    办公室的气氛降到了零度,林秋不理会贺纪其的愤怒与不满,依旧我行我素的批改文件,试玩游戏。

    贺纪其在林秋这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他甚至觉得下一秒自己就将家破人亡,他用着自己最后的一点自负,掩饰着内心的暴乱。

    “我会和她离婚,但这绝对不是答应你的要求。”贺纪其握紧拳头,用手指着林秋。“我离婚,是因为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一个不干净的人,也不配和我再睡在一张床上。”

    “请你注意你的措辞,别把我最后的耐心用尽。”林秋不满意贺纪其对李可的侮辱。

    “呵…敢做不敢说吗?”贺纪其轻蔑的啐了一口。

    林秋一惊懒得再搭理他,他的目的达到了,贺纪其同意离婚,不管贺纪其胡编乱造,用的什么理由,李可都解脱了。

    一纸离婚协议书扔到李可的脸上时,她诧异了很久。曾经无数次想要的结束的婚姻,因为自己的一次次忧郁,都未能实现。

    如今,贺纪其主动提出离婚,换做别的家庭,一定是痛苦苦恼的事情,但对于李可来说,却是离开地狱的时刻。

    在她拿起笔,淡然的准备在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时,贺纪其冷笑一声说道:“哎呦,这么迫不及待!兜兜转转给我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套,就为了早日和情夫双宿双飞,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

    贺纪其的冷言冷语传进李可的耳朵里是,她手中的笔停顿了,抬眼,她不解的看向贺纪其。

    “啧啧,还真是无辜啊,这一无所知的眼神装的真像。”贺纪其讽刺的说。

    然后一把冲向前,按住李可,捏住她的脖子,发疯一样吼道:“贱人,害得我公司破产,事业全毁,你倒是与有钱人甜甜蜜蜜去了!”

    李可被贺纪其掐的快要窒息时,贺纪其松开了双手,他脑子里还有一丝理智。

    贺纪其瘫软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突然痛哭道:“没了,全没了。我的一切,都毁了。”

    李可看见贺纪其的样子,竟然有一些心软,她不懂贺纪其刚才的话,却也能猜出几分。

    她不悦的问道:“他和你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你不知道?无非是你梦寐以求的事,叫我和你离婚!”贺纪其觉得李可在装傻,这个时候还在装作傻白甜。

    其实,从一开始,这个男人一直不相信他的老婆,或许是因为贺纪其的本性多疑,或许是他骨子里的自卑,觉得李可太好,觉得她不是真的爱他。

    李可听见贺纪其的回答,觉得林秋太不可思议了。他怎么可以玷污自己的名声,明明两个人再也没有关系了。

    她承认,她想和贺纪其离婚,哪怕这个时候大家议论她是不能与丈夫同甘苦共患难的女人,但是,她不允许自己的离开是和林秋有联系。

    她放下手中的笔,也将离婚协议还给了贺纪其。

    “我和他没关系,他也不是我的情夫,收回你的纸,我不会签字的。”李可起身出门,留下一脸茫然的贺纪其。

    捏着手里那张纸,贺纪其的心很乱很复杂。

    他对李可不好,他心里知道,李可的离开也是意料之内,不过,她现在将名字写了一半,只为证明自己的清白。

    贺纪其不知自己现在的情感,是不安还是感动。

    陈晔又遇见了一个不顾阻拦硬是闯进总裁办公室的人,只不过这次的人是个扎着马尾辫的清纯女孩。

    林总让她调查过,她也就认得面前的女孩是李可,林总的旧爱甚至说是最爱。

    不像上午对于贺纪其的强行阻拦,这次李可气势汹汹的问了句:“你们林老板在哪里?我找他,不要拦我,我今天一定要见他的!”

    陈晔知道林秋对李可的情感,也是形式上的推脱了几句,见李可态度强硬也就让她进去了。

    这次她没有跟进去道歉,她跟在林秋身边很久了,了解他,或许他内心就是想让李可进去吧。

    屋内,林秋一天见了两个气愤不堪的人,一个是贺纪其,另一个就是李可。

    面对贺纪其,他是冷淡且高傲的。面对李可,他耐心的听着女孩的数落。

    “你凭什么插手我的婚姻,离不离婚,不是你说的算!”李可仰头怒视着林秋,两个人靠的很近,林秋一个弯腰就能吻上她的唇。

    “现在,我说的好像还管用。毕竟,他为了自己,对我唯命是从。”林秋面对李可的不满,不气反而笑了。

    笑的温暖,笑的明媚。

    李可看到这笑容,似乎想起了当年大家一起打团战,打赢了,李可就是这样笑,这是她这几年很少在贺纪其脸上看到的笑。

    林秋故意将头低下,眼看就要碰到李可的唇,李可瞬间向后退了几步。眼神有些惊慌。

    林秋面对李可的躲避,苦笑了一下。她果真那么厌恶自己。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求他和你离婚,所以,不必再费劲周折的来找我。”林秋看着李可的双眼,平静的告诉她。

    “我不会同意离婚的!”李可转身想要离开,也明确的告诉了林秋她的态度。

    “这恐怕有点困难,离公审的日子不远了,对于贺纪其来说,这注定是场败仗,如果不想坐牢,只有和你离婚。”

    林秋看到李可厌恶的眼神,转过身靠着桌子,继续说道:“你如果真的爱他,愿意看到他坐牢?”

    他听见李可的离去,门被大声的关上。林秋闭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