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老一辈的爱情
    李可开始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忙碌的工作,做喜欢的事情,从前和贺纪其结婚的时候,她像是没有了自我,每天甘心做一个家庭主妇。

    现在的自己中午找回了当年的模样,她开始在苏洛辰的陪伴下,染头发,买时尚的衣服,染漂亮的手指甲。

    她不再在出门时被别人当做一个18,9岁的小姑娘,她是个白领,时尚的白领。

    高跟鞋,晚礼服,参加公司组织的酒会,苏洛辰笑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她会变得很认真,认真的告诉他:“我梦想仗剑天涯,恣意张狂。”

    “那可真不像你。”苏洛辰摇头。

    “嗯,对啊,那是我心里的模样,我最近玩的游戏就是这样,女孩敢爱敌人,敢恨天地。”

    “你说的那款游戏叫《武动沧海》吧。”苏洛辰反问说。

    李可点点点头,又接着说道:”辰,你不玩游戏不知道,那个女主角简直太棒了!”

    “嗯,即使我不玩,只要你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苏洛辰看着李可小声的说。

    “嗯?你说什么?”李可没听清。

    “没什么。”李可又找出包里的电脑,登录游戏,玩着她最新入坑的《武动沧海》。

    苏洛辰默默地去做饭,两个人认识的两个月里,已经成为非常熟的好友。

    经常窝在这个古堡里看恐怖片,李可胆子很小,没想到苏洛辰的胆子更小,他会在电视里的恐怖场景出现时,吓得躲在李可的身后。

    然后浑身发抖,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每每惹得也害怕的李可竟然觉得很好笑。

    苏洛辰还会带李可去迪士尼乐园,两个人戴上米奇发箍,一路上边玩边拍照,李可还笑着说,让苏洛辰回去后把每一张照片用他的画笔画出来,他竟然还答应了。

    李可就说,苏洛辰连骗人都不走心。

    她说古堡外面的院子里都是青草,看起来杂乱不堪,也有些吓人,她喜欢漂亮的颜色。

    苏洛辰就买了好多鲜花种子,俩个人就蹲在地上,一点点把种子种下去,想象着它开花的模样。

    苏洛辰还是爱去广场卖画,只是不像之前那么频繁,更多的时间他都去李可的公司接她上下班。

    用的工具永远都是那辆充满少女心的自行车,李可的同事夸她男朋友长得帅气还体贴。

    李可就解释那只是她的好朋友,面对这些,苏洛辰却从来不和任何人解释。

    在巴黎呆的时间越长,朋友也就自然而然的变多,再也不是当初的孤单一人,由于去苏洛辰的家里太过频繁,连苏洛辰的那些朋友,她都处的非常熟。

    夕阳近黄昏时,大家在古堡的院子里烧烤,唱歌,跳舞,苏洛辰还总是提醒他的朋友们,不要踩坏了他的花种子。

    大家都嘲笑他是个花公子,李可也站在这些人里,加入他们的队伍。

    苏洛辰看见李可,就说她也是花仙子。

    这段时间,对于李可来说,好不惬意,只不过她常常在酒过三巡后,所有人热烈的玩笑着,她就坐在藤椅上,看着天上的明月,想着她的家乡。

    李可会时不时的给父母打电话,告诉他们她的近况,她的自由,她的满足,都来自这个异国。

    有时,她会思念她的父母,又奈何工作在身,没有时间回去。

    苏洛辰说他有事回国一趟,她拜托他代自己去看看她的父母,他一口答应,叫他放心。

    等他再回来时,身边多了一个老妇,70岁左右的年纪,腿脚已经不便,走路慢慢腾腾。

    苏洛辰介绍说,那是他的祖母,在中国生活,前几日爷爷病重,他回去探望,爷爷去世后,大家担心奶奶一个人生活,就是百般劝说下,让她跟着回巴黎。

    李可很抱歉,苏洛辰却安慰说这并没有什么,她交代的事,他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到。

    搀着步履蹒跚的奶奶,李可看得出来,这位妇人多么伤心。哪怕奶奶已经古稀之年,对于爷爷的离世,依旧不能释怀。

    由此能看出奶奶有多伤心,整个大房子里,就剩下了老一少,苏洛辰的父母很忙,没时间照顾老人,就把这个责任交托给了他。

    而他平时要画画,作画时又相当的认真,入了迷就忘了时间,李可担心老人寂寞无聊,经常过来做饭陪伴。

    慢慢的老人什么话都爱与李可说,把她当成了亲人,家长里短都要说上一说,有时说出门听不懂那些人叽里咕噜的在说啥,根本融不进去。

    有时抱怨法国没有广场舞,搞的她没有业余爱好了。整天就只能闷在家里。

    她特别感谢李可的陪伴,让她不至于被闷死。李可会一边给奶奶按摩,一边聊聊天。

    李可有时会问奶奶:“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总是思考一会,然后突然噗嗤一下笑出来,哈哈大笑道:“这个老头子,平时呆的很,不懂浪漫,从来没送给我什么礼物。”

    “还有呢?”

    “最开始追我的时候,费劲心思的和我聊天,现在想想,那个样子真的很烦喽。”

    “奶奶,你明明很享受。”李可笑着反驳说。

    奶奶一愣,又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望着窗外,又陷入沉思:“是啊,当年因为遇见了他,即使长得不漂亮,结婚的那一天起,我开始渴望长命百岁。”

    李可温柔的说道:“奶奶您一定长命百岁。”

    “从前两个人个人,不觉得什么,每天吵吵闹闹,烦的不行。如今他走了,才发现,没有了他,一个人真的无所事事,孤单的不行。”

    李可看着落寞的奶奶,才知道,有时候,如果没有遇见某个人,我们本来是可以忍受那些孤独的。

    幸福这东西,一点都不符合牛顿的惯性定律,总是在滑行的最流畅的时候戛然而止,空留遗憾。

    李可听苏洛辰说,爷爷在世时,两个人老人还在计划着周游世界,留下年老的记忆。

    爷爷比奶奶小两岁,身体平时硬朗的很,在办签证时,不小心走路时摔了一跤,从此身体就不大好。

    有时候,你对人生所有的规划,都抵不过命运一次不怀好意的安排。

    奶奶还算乐观,没有整天闷闷不乐,空闲时,还会给自己找事情做。但大多数的时间里,她会坐在二楼阳台上,手里拿着爷爷他们俩个的合照,一边哭一边笑。

    李可常羡慕他们的爱情,一个人会觉得寂寞,并不是因为孤身一人吧。是因为有和某个人共同创造的记忆,是因为懂得两个人在一起时的幸福。

    所以才感到寂寞的吧。

    李可有时也会想起一个男人,一个如冰山如烈火,出现在她生命里的男人,苏洛辰有时会问李可来到巴黎的原因。

    她总答着,是因为想要告别过去。苏洛辰就以为她说的是她那段失败的婚姻。

    曾经无数次她也以为是想逃避不堪的回忆,但归结到底,也许只是想远离一个人。

    她怕,她再次动心。

    她怕,他再次离去。

    所以,她毅然决然的选择这次离开的是自己,不必望任何人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