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互相鼓励
    由于李可他们两个人的位置太高了,以至于走了半天也没有走到山下,已经体力透支的李可只能在山腰上找到了一个背风的山洞。

    她拖着苏洛辰就往那边去。苏洛辰已经看起来昏昏欲睡,李可拍了拍他的脸。

    “嘿,苏洛辰,醒一醒。”

    苏洛辰勉强的睁开眼睛,吃力的笑了笑,回应说道:“放心,还没死。”

    此刻的李可已经愧疚万分,如果当时她听了苏洛辰的劝告,现在也不会发生这些。是她连累了苏洛辰。

    再看一眼四周,没有一点动静,她知道就算这个时候她大声喊叫,大概也没有人能听到。

    李可觉得下山只能靠自己,而苏洛辰刚才雪崩时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护住自己,否则他一个男人,至少不会伤的比她重。

    苏洛辰看起来越来越虚弱,李可用力的抱紧他,希望能让他暖和一点。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你。”李可低沉的发出了如小猫一样的声音。

    苏洛辰却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说道:“别这么说,要不是我死皮赖脸的跟过来--”

    这个时候的苏洛辰还在安慰李可,让李可非常感动。

    “你现在还有力气吗?”苏洛辰问道。

    “还有一点。”

    “你先走,别管我。到了山下你在找人救我。”

    苏洛辰劝说李可先下山,可是善良的李可怎么会答应。按照苏洛辰现在的状态,随时可能冻死在这坐大山上。

    况且自己的方向感并不好,再上来时不一定还能找得到现在的位置。

    她摇摇头,表示不可能。躺在李可怀里的苏洛辰嬉皮笑脸的说道:“呦呦,这时候还舍不得我,一定是对我有意思啊。”

    “去你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开玩笑!”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无比紧张的内心,被苏洛辰的几句玩笑话给弄的心里平静多了。

    太阳一点点的落下,李可一直在和苏洛辰讲话,她很怕一不小心让苏洛辰睡着了。

    “你说,这个山上会不会有雪豹啊,狼啊之类的。”李可担忧的讲。

    “嗯,我像是有的吧。”两个人刚说完,就听的远处好像有狼叫,声音忽远忽近,吓得两人都不敢讲话。

    手机依然没有信号,李可的手机已经关机了。而苏洛辰的也还剩一点点的电量。

    这时候的两个人表面上不说,互相为对方打着气,但实际上内心都已经绝望了。

    “可可,我好像看到爷爷了,他在一个温暖明亮的地方向我招手。”

    “不要去,洛辰不要去,快回来。”

    李可意识到虚弱的苏洛辰也许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他一旦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她好害怕,呼唤着苏洛辰回来。

    躺在李可的腿上的苏洛辰,感觉好像天上下起了小雨滴,滴在脸上,凉凉的触感让他有一些清醒,眼前的爷爷也逐渐模糊。

    雨滴滴在他的嘴唇上,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发现是咸的,然后感到自己好像在抖动。

    耳边的哭泣声一抽一抽的,原来那不是雨,那个是李可的眼泪。

    她看到苏洛辰已经有了幻觉,开始担心苏洛辰随时死掉,她怕极了。

    “傻瓜别哭,我还没死呢。”苏洛辰轻轻的笑了。

    “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李可绝望的问道。

    “…………”苏洛辰没有吱声,这个时候的谎言简直太过脆弱。一点就破。

    事实上,他们就是快要死掉了,哪怕苏洛辰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还是想留给李可一丝希望。

    因为李可本身已经难过的想要窒息一样,可是现在苏洛辰随便的哪句负能量都能成为压死李可的最后一根稻草。

    “放心,我奶给我算过命,说我能活到九十九岁。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

    “真的吗?“哪怕这个时候苏洛辰在说谎,哪怕这个谎言李可已经看透,可能还是愿意去相信。

    “真的!我还没成为享誉全球的艺术家,我还没有来过画展呢。”

    “嗯,对,我还没有设计出一款全世界最棒的游戏呢。”李可也附和着说道。

    明明两个人都很绝望,但是他们还是依旧要为对方加油打气。

    “嘿……”苏洛辰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李可关心的问道。

    “为了防止我再次看到我那个可爱的爷爷,我们来聊聊天。”

    “不是一直在聊吗?”李可不解的问道。

    苏洛辰想了一会说道;“我一直有问题想问你。

    “………”

    “本来我不是说在意的过去哦,我只是很好奇,你这么棒的女孩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作死,会和你离婚。”

    原来苏洛辰关心的问题在这儿,李可来到法国的一年,差不多已经忘记了她之前的那段婚姻。

    哪怕那是一个痛苦的回忆,一段失败的婚姻,不过那依旧是她的五年,五年的时光里,她的美好青春,全部都是呆在贺纪其的身边。

    一度她还差点当了一位母亲,或许那个孩子的离去,也是刚刚好。

    有时她想,如果那个孩子真的生了下来,那离婚时,自己还会那么干脆吗。

    或许因为一个孩子,两个人到现在都是纠缠不休。

    李可陷入了回忆里,沉默不语。

    贺纪其见她一直没说话,以为是李可不想说这个话题,他赶紧解释道:“没关系,你要是不想说就不用说。”

    “没事,我只是在想怎么告诉你这个过程。”

    ”如果它令你很伤心的话………”

    “都过去了,也没有那么伤心了。”

    随即,李可就向苏洛辰讲到了自己的过去,从遇见贺纪其的那天开始。

    她因为初恋男友的离去,伤心只时,贺纪其闯入了她的生活。她错误的以为嫁给他就可以忘记伤心的过去。

    没想到婚后生活那么不如意,丈夫几次三番的出轨,还有无数次的家暴,以至于导致他流产。

    她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自己。说的那么轻松,听不到伤心的语气。

    如今的李可再提起这些往事,也只是释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