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他的初恋
    但是听故事的苏洛辰已经气氛不已,他没想到好脾气的李可,善良的李可,竟然有过这么伤心的过去,他非常心疼这个坚强的女孩。

    满不在乎的李可却反过来安慰苏洛辰说道:“或许,还是因为当年太年轻,所有的悲伤和快乐都显得那么深刻,轻轻一碰就惊天动地。”

    “总有一天,我们的棱角会被世界磨平,不再为一点小事伤心动怒,也不再为一些小人愤愤不平,变得波澜不惊。慢慢学着接受,不断改变。”

    李可此刻安静的像个小孩子,没有泪水,也没有激动。过去的婚姻对于她,都已经过去。没什么值得留恋,也没什么值得悔恨。

    她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没有说林秋的设计陷害,也没有说林秋回来找她。

    这个故事里,她刻意隐瞒了这些,她可以无所事事的提到贺纪其,却对于林秋这个名字,刻意避之。

    林秋于她来说,大概就是那种分开了还爱着的人,即使他在你心里被拉进烟名单无数次,到最后只要他一句无心的问候,你便瓦解所有,义无反顾,或许被爱的人真的不用道歉。

    她当时的离开,也不过是因为逃避,她不想再在他那里受到伤害,因此远赴法国。

    这些,她都没有告诉苏洛辰,那个名字,异于旁人。

    “过去无法重写,但它却让我更加坚强。感谢每一次改变,每一次心碎,每一块伤疤。”

    苏洛辰慢慢的握住了李可冰凉的手,他说道:“我像你保证,未来的每一天,只要我在你身边,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李可笑了笑,今天她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李可也开始有点困了,这回换做苏洛辰警告她不要睡着了。

    苏洛辰问她:“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好。”

    然后,苏洛辰讲起了他的故事。出生在一个忙碌的家庭里,父母工作多,没时间照看自己。

    就把他从小送到爷爷奶妈家,他是被老人带大的,一年也看不到父母几次面,他常常嘲笑自己是个孤儿。

    因此也是小小年纪就跟独立。他爱画画,有一次父亲回去看他,看到他画的画,觉得这个孩子很有天赋,就让他专门去学习。

    他画的画越来越好,十七岁那年去了一家美术画馆当老师助理,在那里她遇见了一个女孩。

    她长长的头发到腰间,都发上总是别着一个蝴蝶发卡。画画时,眼神特别认真。

    苏洛辰或许长得确实有些好看,画室里的女学生都爱与他讲话,有些问题不去问老师,偏偏去问他。

    而那个女孩特别安静,从来没有找过他,也没有和他说过话。因此,苏洛辰反而更加注意这个害羞的女孩。

    一天,老师不在,他就担任了临时老师。等到所有的人都画完画回家了,画室就只剩下这个女孩和他。

    他翻了翻点名册,才发现这个女孩叫夏芷焉,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还在画。

    他忍不住走过去看看,走到夏芷焉的身后,他发现她画下的人物线笔都非常好,只不过眼神空洞无神。

    再看纸上那一片灰浊,大概是总橡皮擦蹭了很多遍的后果。她画不出来动人的眼神,又不肯像他求助,就这么一来二去的拖到很晚。

    帅气的苏洛辰悄悄的把手搭在夏芷焉画画的右手上,握着她的手在画板上描出了眼睛。

    “你看,要这样话,这边要多描几笔。”

    苏洛辰认真的指导着,嘴上的呼气吹到了夏芷焉的发梢上,他瞄了夏芷焉一眼,发现她的脸已经红成了一个红苹果。

    看到如此害羞的女孩,苏洛辰反而觉得很可爱。他放开女孩的手,他可不想让人家以为自己在占便宜。

    之后的每一次画画,他都会走到她的身后,告诉她一些方法和技巧。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很熟了,她依旧会脸红。在苏洛辰一个人加班赶作品的时候,她会买来咖啡陪他一起画。

    大概所有爱情的开始都是这样的,年少青春,爱意懵懂。一不小心,他们就恋爱了。

    她依旧小鸟依人,如画中仙子,飘然落世。

    那个时候的苏洛辰总会说一些情话,那种腻人的情话来逗夏芷焉。

    他会说:“我有一个好小好小的梦想。”

    她会问:“嗯,什么?”

    “特别简单,就四个字。沿途有你。”

    听到肉麻的告白的夏芷焉,会灿烂一笑,然后靠在苏洛辰的肩膀上享受属于她的爱情。

    后来,夏芷焉的父母离婚,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受父母的影响,她也开始怀疑爱情,怀疑苏洛辰。

    她会在苏洛辰不在的时候,翻他的手机,会在苏洛辰指导别的女孩画画时,莫名其妙的生气。

    苏洛辰不怪她,他试着去理解夏芷焉的不容易,毕竟她受到了伤害。

    他会在夏芷焉闹脾气时,温柔的抱住她,告诉她一切都是他的错。

    哪怕,他并没有错。

    原本以为,夏芷焉只是暂时的闹腾一阵。毕竟,他们曾好到,旁人都觉得羡慕。

    直到有一天,夏芷焉的父亲冲到画室对苏洛辰一顿爆揍,声称苏洛辰搞大了他的女儿的肚子。

    每个人都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有的人还在看他的笑话。

    只有他心里知道,那个孩子不是他的,他没有碰过他心爱的女人。

    后来,夏芷焉哭哭啼啼的向他的父亲解释清楚,是她自己有一天去夜店宿醉,不知道和哪个男人上了床。

    孩子最终被打掉,哪怕最后证明了苏洛辰的清白,年少的他还是被开除了画室。

    她泪眼婆娑的站在他的面前,哭着求他的原谅。可当时的苏洛辰还只是个十九岁的阳刚少年。

    他不能咽下这口气,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女朋友和其他男人上了床。

    他无情的推开了夏芷焉的拥抱。他当时竟然还认为是夏芷焉侮辱了他的名声。

    哪怕那个时候夏芷焉已经真心悔过,可她再也不是冰清玉洁的爱害羞的女孩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