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回国
    她像自己已经去世的奶奶一样,那么亲切。李可不知道这次回国自己是否还会回来,抱着奶奶,忍不住留下泪水。

    苏洛辰去广场画画,还没有回来,他还不知道李可要走的事情。

    李可决定去苏洛辰的房间等他,来过他家这么多回,却几乎没有进过他的房间。

    有一次,她要进去,苏洛辰就让她现在客厅里等一会,她还开玩笑的说苏洛辰是不是房间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也笑着说有女人。

    李可就睁大眼睛,猥琐的笑起来,直呼苏洛辰一定是画了裸替女人的肖像画。

    这次,她要趁他不在进屋。

    一进房间,主打的是烟白色的基调,房间干净整洁,墙壁上是他画的画像。

    角落里有一张画板,看起来他平时都在那里画画。她来到画板旁,看到画板上用笔画了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在李可看来很熟悉,桌子上摞了一摞纸。她拿起来,一张张的翻起来。

    李可的表情从好奇变得慢慢抿了抿嘴,神色复杂。

    纸上面画的都是女孩子,哭着的时候,笑的时候,生气,沉思,扎着马尾辫,又或者随意披肩。

    这些女孩子都是同一个人,就是李可本人。突然,再转头看那个画板,那双眼睛怪不得看着那么熟悉。

    原来,这是她自己的眼睛。

    苏洛辰一直不让李可进来,看来就是不想让她看见这些话吧。他的心思,昭然若揭。

    李可楞楞的看着这些画像,纵使她再愚钝,也该知道这些藏起来的画像代表了什么。

    楼下有开门声,她急忙放下那些画像。冲到窗口,看到外面的大门打开,苏洛辰回来了。

    她急忙出门,下楼。

    苏洛辰进来的时候,李可坐在沙发上。

    “你怎么来了?”苏洛辰进门看到李可,显得很开心。

    “我父亲病了。”李可说道。

    苏洛辰听到后,担心的问道:“严重吗?”

    “不知道,不过母亲还是希望我能回去。法国毕竟不是我的家,我终究要回去的。”

    苏洛辰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摆出明媚的微笑:“那…后会有期。”

    “嗯,谢谢你在这一年里对我的帮助。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呵,要以身相许吗?”苏洛辰掐腰,一只手的食指伸出,向李可勾了勾。

    “去你的吧。”

    两人相视而笑。

    苏洛辰要留李可吃晚饭,李可说还要回去收拾行李,匆匆离去了。

    出门也没让苏洛辰送,打了个车就走了。坐在出租车里,李可回想苏洛辰房间里的画像,有些事,她不想明说。

    比如,纵使他有情,但是她无意。有些事,还是不要说出口,否则难堪的是两个人。

    李可太珍惜他们这段友情,不想最后因此而散。

    苏洛辰直觉李可哪里不对,又想着也许是因为李父的病情。李可心不在焉的和他说话。

    奶奶叫他吃饭,本来已经饥肠辘辘的他在听到李可要离开后,已经没了几分食欲。

    他颓然上楼,进到屋子里,就躺在床上,脑袋一歪,看见画板上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还有桌子上的一摞画像。

    画像?那是他的秘密,本来在画板后藏着的。如今怎么暴露了出来。

    它一个打挺就坐了起来,打开房门,大声问奶奶是不是进来过自己的房间。

    奶奶回到说没进去过。那只能是李可了,她进来过,不仅进来了,还看了他画的李可的肖像画。

    怪不得刚才聊天时,李可心不在焉。怪不得她不留下吃饭,还不让他送她。

    他对她的心思昭然若揭,**裸的摆在李可的面前,那本是他的秘密,对她的心,连爱都小心翼翼。

    苏洛辰看着窗外蓝天上的白云,在想着李可看到这些话时心里想的是什么。

    第二天李可赶飞机,下楼就看到苏洛辰停在楼下的车,还有他一副墨镜,白衬衫格子短裤,双手插在裤兜里,靠在车上。

    看到李可,忙去主动搬行李。

    “你怎么来了,我可以自己去飞机场的。”

    “好友一场,连送别都不让?”苏洛辰打开另一边车门,示意李可上车。

    办理好登机手续后,李可马上要过安检口了,苏洛辰伸出了双臂,给了李可一个大大的拥抱。

    “回国后,别忘了我。”苏洛辰轻轻的揉了揉李可的头发。

    这场景,在别人看来,就是一对儿小情侣在依依不舍的惜别。

    “洛辰,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李可微笑着真诚的对他说。“谢谢你。”

    说完,她也小小的拥抱了下苏洛辰。感谢他对她的照顾。

    “回去后,照顾好你自己,遇到难事告诉我。”苏洛辰嘱咐李可,直到候机室的喇叭里传来催促的声音。

    “再见。”李可拖着行李离开。苏洛辰站在原地呆呆的望着她的背影。

    本来想说出口的话,依旧没说。他心里暗暗发誓,下一次,他要将所有的话说给她听。

    时隔一年,再次踏上熟悉得土地,满满的回忆扑面而来。她甩了甩脑袋里的杂念。

    告诉自己,这次她回来与离开时的身份背景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的她只是一个刚刚离婚的家庭主妇。

    而这次,她是法国软件公司的顶尖游戏设计师,从穿着,到气质。都像换了个人一样。

    她希望,自己的内心也能够变得强大起来。

    匆匆赶到医院,病房里的父亲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看起来很不舒服。

    李可的妈妈看到久未见到的女儿,不禁嘤嘤的哭了起来。李可知道自己走的一年里,由于忙于工作。

    不得已忽略了父母,略微不孝。母女二人来到病房外,李可的母亲告诉她,父亲本身是健康的。

    但在几天前,一次意外被车辆撞到,肇事司机逃逸。后来,在警察的帮助下,那个司机被找到,也供认不讳自己的恶行。

    医生也在尽力的抢救李父,可是抢救过后,声称没有了生命危险。李母怕女儿担心,就没想告诉她。

    可是几天后,李父迟迟不醒,李母慌了神,就告诉女儿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