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画廊开张
    通过李可和苏洛城的不断努力,这间画廊终于全部装修完了,看着里面满满的艺术气息,李可只觉得腰痛。

    不知道苏洛辰到底是有多想亲力亲为,李可只知道这段时间她白天上班,晚上还要上这儿来加班。整个人都快累得散架了。

    “画廊终于完工了,我们还要做些什么呢?”苏洛辰看着李可傻傻的笑着。

    李可白了她一眼,很不爽的说道:“你是这儿的老板却一直问我下一步该做什么。你信不信我真的会打人的。”

    苏洛辰邪魅的笑了笑,看着面前的李可像炸了毛的小野猫,他只能先陪笑着,抚顺了她的毛。

    苏洛辰自然的将手搭在李可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摸着下巴,做思考的表情想了一会儿说:“我这里还需要有人来打理。招聘启示你一会儿帮我去打印。”

    “为什么又是我?你给我多少工资!”李可不满地瞪大了双眼。

    苏洛辰倒是没理她,继续的思考着说道:“哦,还需要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

    “画廊的名字啊!要取一个有艺术感,得符合我这种大师气质的名字。”

    李可无奈的翻着白眼,甩掉了苏洛辰搭在肩膀上的手。走到那些画的前面观察了一会儿说到:“咦?这些画怎么没有名字呀?”

    “………”

    “像蒙娜丽莎的微笑、向日葵、打伞的女孩儿,等等。都会在画上面写上这幅画的名字,你的怎么什么都没有,只是单独的一幅画。”李可不解的问道。

    苏洛辰听完她的话也看向他自己作品,然后尴尬的咳了两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的样子。喊到:“艾妈呀!我忘了给这些画作取名字了!我说我的画怎么总觉得缺点儿什么呢?”

    李可一脸的无奈,头上几只乌鸦飞过。

    “算了,取名字太困难,不如这些画没有名字,反而更好。那些有名字的都束缚了那些画的本身意义。一幅画,100个人有100种解读。”

    “没有名字。”李可低声的自言自语说到,突然抬起头笑着拍了一下苏洛辰:”不然画廊的名字就叫无名吧。”

    “无名…”苏洛城重复到觉得还不错就点头赞同,取得这名字听起来神秘,反而提高了这里的品质。赞美李可取的名字就是好。

    “无名”画廊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开业了。李可觉得应该放些鞭炮,这是新店开业的基本礼数,苏洛城说不环保,李可说应该请上几十桌客人捧场,苏洛城说不认识什么人,李可说:“那你请我吃饭吧!”

    苏洛辰说:“好。”

    招聘的员工也都到位了,李可看着这个画廊觉得,似乎有中异常的满足感,因为是和苏洛辰两个人一点点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来的。

    所以这个画廊就像她的孩子一样受到别人的赞美,她都会开心几天。

    这里的画,按照苏洛辰的意思是一部分只作为鉴赏用。只观赏不卖。另一部分如果有欣赏的人,倒是可以买走,不过画作的定价都很高。

    就连李可,都觉得价格有些离谱,但是苏洛辰还是坚持定价居高不下。他说:“真正懂画的人是不会在乎价格的,而那些不懂花,的确有很多钱的暴发户,即使买走了画,也该分些钱,抚慰他的心灵。”

    李可觉得苏洛辰的理由冠冕堂皇,最后不还是为了钱吗?看着一副副被高价买走的话,李可苦笑着做艺术可真好,随便画上几笔就能挣到了很多钱。

    苏洛辰问她。用不用给她也画上几幅画,送给李可。这样李可就可以拿着他的画去卖钱了。

    李可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双手一直摆着,拒绝了苏洛辰要送画的意思。

    她认为自己可以和苏洛辰保持友好的关系,但是涉及到金钱利益的问题,她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不然她欠苏洛辰的感情又欠上苏洛辰的钱财。这样以后他们就真的更加纠缠不清了。

    毕竟他们的最后,未来到底是怎么样的,谁都不知道。

    不过,提起开业那天,李可记得有人送来一捧鲜花,上面写着祝贺画廊“开业大吉,画作大卖!”卡片后面的署名是“无名”

    苏洛城想了很久,觉得这应该不会是恶作剧,况且他去国外已经很多年,在这里几乎不认识什么朋友,唯有曾经的几个玩耍的伙伴和画室的同学。

    可该来参加的都来了,李可看到卡片上的字娟秀端庄,一看就是出自女孩儿的笔下。看着苏洛辰仍旧不解的模样,她心里只觉得苏洛辰是个大傻子。

    只能提醒他说道:“看来是个女人,前一阵你也见过她。”

    “见过的人,女人?”苏洛辰微微想了半天,然后突然想起来——夏芷烟。

    当初她拿着苏洛辰给他的30万已经离开。苏洛辰也一直以为她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后来她去过那家酒吧,老板说夏芷焉已经辞职。

    “看来她心里还有你。”李可有些可怜她,觉得这种姑娘也是痴情。

    “如果她今天来看我,我会感谢她。只是现在她身处暗处,却一直盯着我们的举动。”苏洛辰的脸色不太好。还是说道:“你不觉得害怕么?可可。”苏洛辰微微皱眉,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毕竟爱了你那么多年,心里还想着你,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李可觉得苏洛辰太过夸张,想的太离谱。

    而苏洛辰并没有继续和李可解释自己的担心。一想到还有一双眼睛盯着他和李可,他就觉得后背发凉。

    李可善良,也不会想那么多,但是苏洛辰更了解夏芷焉。她已经不是当年的白莲花,什么都不懂。

    现在的夏至焉甚至说是在地狱里呆了几年,上次见他。苏洛晨就觉得她满身戾气。

    如果她对自己余情未了,那可是件麻烦事,毕竟感情事,最怕固执。苏洛辰一边这样想,一边觉得自己很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