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画廊相遇
    林秋已经默默关注李可半年了,这半年来,游戏的开发进展特别快,但听说团队合作不是很顺利。

    他知道李可不是挑事之人,也有相当强大的容忍度。那个与她作对的人,只要不做的太过分,他都可以接受,不会插手。

    毕竟,他知道,李可不愿意他插手她的事情。

    提起李可那个所谓的男朋友苏洛辰,林秋听说他开了间画廊,之后他特意买了两幅画,购入的价格相当高。

    林秋自然不是在乎价格,不过这也能证明,能开得起这个价格的话,其名声必定响亮,其质量必定与其他有所不同。

    苏洛辰不是个普通的人。

    他不懂画,只好找来相识的熟人做画作鉴赏的,过来评价一番。

    鉴赏师徐来看到这两幅画后,不做声地盯了很久,时而摇头时而点头,意味深长。

    林秋不知何意也就只能耐心等待,过了一会儿,徐来点点头,问林秋:“这话如何而来?”

    “随手买来的,看着不错,你觉得呢?”

    徐来满意的眼神,沉稳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微微点头,笑着说道:“不错,不错。画作笔锋强韧有力,但从话中内容来分,又不像个老艺术家。”

    他又略微的看了一会儿,抬头问林秋:“这是年轻人画的吧?”

    林秋感叹徐来的能力,也点头回答:“是很年轻,你夸赞的人必定是个有才之人。”

    “能够让你买来的画作,也是非同寻常的人,你们应该有所交集,要不介绍我们认识下也好,共同品画。”

    徐来,千里觅知音,希望能结识一下作画之人。林秋讪讪的笑了下:“不好意思,真不认识,不过很快就见面了。”

    徐来看着林秋,漆烟的眸子里,不知又在想些什么,他也不便再问,继续欣赏那些独特的画作。

    周末李可说公司有加班,不能来画廊了,苏洛城感到有些失望。

    外面赏画,买画的人倒是有一些,声音嘈杂。都传到了画室里。

    林秋跟着这些人走进画廊,像其他人一样,一幅幅仔细观看。林秋身穿一身烟色风衣,老板的派头,明眼人都能看出其身份有所不同。

    其他人都在三五成群的讨论着一幅画,讨论它的成熟性,讨论它的价格是不是值得购买。

    林秋到也不参与其中,只是一个人默默的看着那些画。

    “先生,有什么可帮助你呢?”工作人员以为他要买画,走上前来询问。

    “没有,我前几日刚买的几幅画,现在我来再看看。”林秋有礼貌的拒绝了工作人员的跟随。

    工作人员看到林秋的态度也不便再多说些什么,也只能走开。

    林秋看着这些画,只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那些看画的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最后整个画廊竟也只剩下一个林秋了。

    本来这间画廊就从被苏洛辰定下一个规定,只要有人进来,不论何时,待了多久,想什么时候出去都可以。

    就因为老板一句话,几个员工就只能一直陪着林秋,不过一个个心里却多少有些不满,因为耽误了他们下班的时间。

    苏洛辰闷在画室里,画了一下午的画,看着手表,想到该去吃个晚饭了,出门一看画廊的小员工们都还没走。疑惑的问道:“怎么?还有人在参观?”

    “只剩下一个了,呆了半天,不说买画。也不说离开,现在还在那里看画呢!”其中一个小员工,阿美不满的抱怨着。

    看着大家焦急回家的眼神,和已经有些不满的内心,苏洛辰只好安慰他们说,没关系,你们先走吧,不用等了,我会去看看那个客人的。”

    听到可以下班,小员工们一个个兴奋极了,只能都纷纷谢过苏洛辰就离开了。

    而苏洛辰本来饿着肚子,是需要出门吃饭的,现在听到有那么奇怪的人在画廊还在赏画,他就好像不饿了,满心都是好奇。

    他只能先徐徐的向画廊走去,因为天将烟了,屋子里变得暗了。苏洛辰只好将灯打开,一瞬间整个画廊都蓬壁生辉。连墙上的画都有些刺眼。

    苏洛城只看到画廊尽头,有一身烟衣,腰板挺得笔直,高个子身上的气质,看起来很有一种贵族的味道。

    苏洛城一看就知道那人必定是有钱的,还不是那种暴发户,否则怎么有那么强大的耐心,看了半天画。

    但显然,苏洛辰抱着肩,默不作声的盯着陌生的男人,他知道那个人男人绝对不是懂画之人,更不是对他这些话有兴趣,很明显他的眼神。

    并没有在画上反而有种距离感,他站在这幅画前太久,就不是鉴赏评论了。

    他的心思不在画上,反而在想别的事。苏洛辰站在那里冷笑一下,觉得这个陌生男子很有意思,对于不感兴趣的东西,居然待了这么久,显然他的目的不是画。

    林秋站在一副女子肖像面前,他有直觉身后站了一个人,他在观察自己,悄悄的不打扰他看画。

    的确,林秋心想自己推掉一些公司的事,特意来到这边就是想会一会这个有才华的男人--苏洛辰,她口中的男朋友。

    他想,苏洛辰大概已经看出来他的心思不是在画上。

    天色已经越来越暗。从画作外边的框架中的倒影里,他看到了苏洛辰外衣已经穿上,连围脖都挂在肩上,显然他要出门。

    在他要出门的情况下看到这里还站着人,却不上前打扰,细致的他还在镜子中看到,苏洛城刚才那一抹颇有深意的笑。

    林秋心想,大概苏洛城也在分析他吧。

    两人总不能这么耗下去,互相猜测也只是猜测而已。林秋依旧默默地站着不动,苏洛辰却有些心急。

    眼见着天烟的越来越深,他不想再玩什么心理战了,只好上前一边走一边说:“这位先生您盯着那副女人画像很久了。有什么想法吗?”

    林秋听到苏洛辰在叫自己,优雅地转过身来,对着苏洛辰微微一笑说:“没有,觉得好,便多看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