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她被开除
    “许安意,去一趟人事部。”人事经理在大家都埋头工作的时候,来到了大厅,高声叫到许安意的名字。

    大家都纷纷将目光转向她,许安意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召唤,搞乱了心神。不知道这人事经理叫自己做什么,是好事还是坏事。

    “安意,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还被那个老太太盯上了。”一个暗恋许安意的眼镜男,凑到许安意的身边。

    许安意被他问的更加惶恐,一脸的不耐烦,把他推开,站起身来,嫌弃的说道:“起开,我哪知道?或许还是因为我最近表现好,要提升我呢!”

    许安意只能自我找回面子,一脸的得意的样子,说着竟真的以为这次找她就是因为要提拔她呢。

    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想着人事部走去,路过李可时,傲娇的看了一眼她,眼神带着不屑,甚至还有那种我要提升了,不会放过你的威胁感。

    不一会,当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许安意的事情时,只见许安意从人事部那边回来,脚步虚浮,面色苍白,眼镜里还有着泪花。

    甚至,每走一步,都是摇摇欲坠的感觉。李可看着许安意哦的样子,也是一脸的诧异。

    有同事急忙过去,扶住了许安意。连忙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对啊对啊,人事部那边说什么了?”那个刚才闲着殷勤的眼镜男也急忙追问。

    许安意呆呆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接着就是趴在桌子上,“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整个公司的人,都在看她。

    “到底怎么了,安意。”白姐过来拍了拍她的背,关切的问道。

    许安意抬头,脸上的妆都已经哭花了,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止都止不住。

    许安意哭的更大声了,仿佛很悲伤。她抽搭着,在桌子上拿了纸巾,擤了个鼻涕。

    按照平时,她是绝对不会这么随意的。她在别人面前,很在乎自己的形象。

    可是现在她哽咽着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公司突然说开除我。”

    “什么?”

    “怎么可能?”

    “她犯了什么错?”

    公司里,你一言我一语的都讨论了起来。一瞬间,整间办公室像极了菜市场一样,嘈杂声乱哄哄的。

    陈晔闻声,从别的地方赶过来,她站在走廊上,双手抱拳,两只眼睛威严的看向众人。

    “怎么?你们也想和她走吗?”陈晔一句话就让整间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大家面面相觑,想说又不敢说。那个暗恋许安意哦哦眼镜男,为了在女神面前表现一下自己。

    勇敢的站出来,壮着胆子问陈晔:“安意她参与了《武动沧海2》的制作。游戏马上就要上市,怎么这个时候开除她。公司……公司是不想分成吗?”

    听完眼镜男的话,大家更是觉得替许安意感到不值,纷纷默默的点头,也都用伶俐的眼神质问着陈晔。

    陈晔冷笑一声,说道:“哼,你问问她,公司已经给了她两个月的工资,还给了她三十万的分成,别说上市游戏不一定怎样,就算是大卖,这些分成也是多给她了。”

    “三十万!”糖糖听到这句话,双手瞬间捂上了嘴,小声的惊呼道。

    每个人的态度又有了转变,三十万,那也太多了。而眼镜男在这个问题上碰了壁。

    还是坚持不懈的问:“那………那安意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总得有个理由。公司无缘无故地辞退员工,这违反了劳动合同法。”

    “呵呵,公司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不过你要先问问许安意了。她在公司打压新同事,这件事有没有?”

    这时。每个人都彻底不做声了。没错,许安意凭借自己的地位和才能,只要来的员工,谁做的东西比她优秀,她就会想尽各种办法,欺负新人。

    这是公司里人尽皆知的秘密,看来公司不是一点都不关注员工的情感事。

    “还有,合同里明明白白的写到,不允许私自接外活,可是许小姐,应该没少私自外出接活吧。”

    陈晔短短几句话,是说的许安意无地自容,甚至面红耳赤,毫无道理可言了。

    而那个一直替她说话的眼镜男,因为不断的追问,才让陈晔将许安意的底细全部说给了所有人听。

    许安意非但没有感激眼镜男的鼎力相助,反而觉得是他多管闲事,突然站起身来,狠狠的瞪了一眼眼镜男,然后拿起包就离开了。

    这下子,搞得那个眼镜男倒是一脸的尴尬,他这么一搞,没得到女神的青睐,反而得罪了上司陈晔。

    他是毁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经过许安意这么一闹,时间都过去了半个小时。

    大家的工作都没完成,就都赶紧继续自己刚才的工作。陈晔扫了一眼所有人,看到李可时,眼神中似乎闪了一道光。

    李可也内心惊了一下,刚才的风波也像是办公室里一个普通的小插曲。

    除了那个眼镜男,因为女神的离去默默伤心了一会儿后,大家又重新回归到正常的工作中。

    毕竟,大家都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奋斗,谁会管其他人的死活。

    李可看似从头到尾都是看客的样子,没有插嘴,没有火上浇油,也不会为了许安意去求情。

    甚至,她觉得这次许安意的离开,好像还和自己有些关系。她的思绪回到了昨晚。

    她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加班,整理着许安意留给她的文件,只有林秋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林秋从里面走出来,看了一眼李可,神情似乎不悦:“这不是你的工作,你大可以不用接。”

    李可想都没想的说道:“习惯了,早一点完成难道不会早一点把钱,打进你的账户内吗?”

    “你做了不属于你的工作,加班费都没有。”林秋刺激李可,希望她能停下手里的事情。

    李可到不在乎,平静的说:“不用了,也不是你布置的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