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秋晕倒
    李可的态度就是那种已经习惯被欺压,也没想过找任何人抱怨和诉苦。

    她默默承担下了所有的工作,也没有怨恨许安意的恶意报复。

    “看来,有些人是不适合留在公司里。”林秋冷冷的说了一句话,李可听到后以为说的事她自己。

    可是今天看来,林秋似乎好像生气了,生日许安意对李可的欺负。

    虽然公司给了许安意三十万让她离开,这对于任何一家公司都是不可能的待遇。

    有些人甚至会希望自己也像许安意一样,被突然开除,可是会得到那么多的金钱。

    但李可内心明白,许安意的才华的确是有的,不能说是顶级人才,但也具备一定的能力。

    她留在这里,等到游戏上市,她就是有分成的人,哪怕到时候分成数远远不及现在给她的遣散费。

    可是,未来她会的得到重用,这个公司的薪资待遇非常高,她离开后,是一种对于未来的损失,否则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可以得到更多。

    这个道理李可明白,许安意那么聪明,当然也明白,所以她走的时候才会哭的撕心裂肺。

    那不是她的博得同情的表演,那是真正的对于未来没有了这么好的工作的绝望。

    她不会再回来了,除非这里的老总不是林秋。但是李可却觉得,林秋用这种方式,似乎是一种保护。

    他要把所有和李可对立的人都弄走,这让李可没有感激,反而有些厌恶这种方法。

    她只能趁着中午大家都去吃午饭的时候,走进林秋的办公室,她知道,林秋的午饭都是陈秘书给他买回来。

    “当当当。“李可敲门,等着林秋让她进去。

    可是,林秋却丝毫没有反应,她又一次的敲门,可还是没听到林秋的声音。

    他出去了?李可怀疑着,却又否定了这个想法,明明那个人一直没有走出办公室,她还看到陈秘书将饭盒送到办公室呢。

    睡着了?他不是在办公时间睡觉的人,他那么拼命,怎么可以纵容自己休息。那他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让自己进去。

    “林总,我是李可。“李可只能轻轻的在门外询问着林秋,可是还是没有丝毫声音。

    这回她彻底受不了了,到底他在里面做什么,可以这么忽略她的声音。

    或许………他发生了什么意外。李可不敢再往下想,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她蹑手蹑脚的进去,轻声呼唤:“林秋……“

    突然,她只看到地上的一个身影,那是林秋,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李可赶紧冲过去。

    “林秋,林秋,你醒醒。”李可看到林秋的脸色惨白,白的吓人,他的身体也有点冰,李可害怕的哭泣起来。

    她不断的推着林秋,一声声呼唤,然后林秋还是没有反应。李可大声的叫着:“救命,救命啊!”

    吃过午饭回来的比较早的同事,刚刚走到公司门口,就听到李可的求救,几个人立马奔跑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林秋,也都吓了一跳。

    大家立刻拨打救护车,在等待救护车的时间里,李可哭的梨花带雨,眼泪一直没有停下来。

    大家看到李可的哭的这么伤心,都有些诧异,总裁晕倒,每个人都很担心,但是也都没有像李可这样,哭的好像是自己男朋友晕倒了一样。

    终于等到了救护车,大家帮忙把林秋抬到救护车之后,护士说要有一个家属随行,

    “我去吧,你们回去工作。”陈秘书回头告诉大家,然后就准备上车。

    没想到李可却一把就把陈晔向后拽,陈晔马上要迈上车的脚,一下子被拿了回来。

    她生气的回头看到底是谁在阻拦她,没想到却是李可拉着陈秘书的胳膊,然后坚定的对护士说道:“我去。”

    “不可以,你是员工,没有资格陪同,给我回去工作。”陈秘书怒气冲天,她知道李可和林秋的关系。

    可她记得,明明是李可亲口说让他们帮她保密,装作和林秋是陌生人,更不会参与他的事。

    如今,她却当着大家的面做出这样的举动,后面公司的一群同事都已经惊呆了,没想到平时安静稳重的李可,竟然敢和陈秘书争抢。

    “到底是谁要去!病人不能耽误了!”护士看到李可和陈晔的争抢,大声的吼道。

    “我去!“李可也坚定的回答。甩开陈晔放在自己手腕的手,一下子就上了救护车。

    大家目送救护车远去,一个个都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所以,最后还是李可赢了?她胆子这么大吗?

    每个人都在尽力的搞明白刚才的事情,只见陈秘书现在的脸色像包公一样烟。

    全身的气温也骤然降到了最低点,她看着救护车开走的方向,

    “陈秘书……”有人在帮试着叫陈晔,小心翼翼的,好像在这里叫阎罗王一样。

    ”回去工作。”陈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声音低沉,似乎像恶魔一样。

    大家都吓了一跳,见过不少次平时不苟言笑的陈秘书,虽然严肃,但是还不至于吓人。

    但现在的她,却让人近不得,也没人敢多问一句。

    陈晔的双手紧紧的握拳,指甲的长度已经有些嵌进肉里,她也不觉得疼。

    她心里默默的念着“李可”的名字,眼神里像一个无情无义的怪物。

    “你既然都走了,干嘛要回来!”陈晔自言自语的说着,转身回到了公司里。

    而救护车里,李可的眼泪就像是无尽的泉水一样,不停的留着,也一直在轻轻的呼唤着林秋的名字。

    车上的护士看着她,觉得这个小姑娘一定和这个帅哥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不过看她哭的那么伤心。

    她们也忍不住劝道:“你别哭啦,按照我们的经验,他只是暂时晕过去了,你不用这么担心,会没事的。”

    听到护士的话,李可的情绪终于平复了一点,她看着林秋的虚弱的样子,心里难受极了。

    她也好庆幸,庆幸今天中午没有吃饭,而去找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