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留下照顾他
    李可只能又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工作上有些事想不明白,想要询问,刚才都想明白了。就没问题了。”

    林秋看到李可的眼珠子刚才不停的转动,就知道她刚刚撒了谎,一定是别的理由,不过,既然她不想说,林秋也不强迫着追问。

    “既然你都醒了,我就回去上班了。”李可看到林秋已经好了起来,觉得自己该走了。

    但是林秋哪会放李可回去,他装作不开心的样子,不高兴的说道:“我才刚刚醒过来,你就急着要走,难不成你要我一个病人独自呆在这里?”

    李可听到林秋的不满,就解释说:“我现在给陈秘书打电话。”

    林秋立刻阻止了她,一脸严肃的样子,说道:“不可以,我已经离开公司了,一切运行还要靠陈秘书处理,如果她也来了,你去管理公司吗?”

    显然,林秋的几句话就说明了陈晔在公司的地位,尽管还有总经理,总监之类的领导。

    但是,陈秘书却因为是林秋最开始创业的合作伙伴,也是林秋的私人秘书。

    她手里管的人事都是相当重要的,在公司里,她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现在林秋说的句句在理,一个公司的主心骨已经病倒进了医院,如果陈晔也离开公司,那么谁来管理公司。

    这样子一来,李可只能被迫留在这里,林秋向她保证,在医院的时间,是不会扣李可的任何工资的。

    李可倒不是因为工资的问题,两个人现在这样的亲密,倒是让她更加担心。

    有些事情,她不想重来,因为怕受伤,因为曾受伤。

    “别再愣着了,我还是有点晕,准备睡一觉,你可以去给我准备晚饭了。”林秋说完就闭上眼睛,躺在病床上,安心的睡着。

    李可这回倒是来了脾气,她嘴里念叨着:“我难道是你保姆?”

    尽管她不满意,林秋却已经是睡着的样子。她无奈的摇摇头,去给这位大神准备晚餐。

    林秋一个翻身,背对着李可。在听到李可出去的脚步声后,慢慢睁开眼睛,不觉得漏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拿一手好牌,而在于打好一手坏牌。对于林秋来说,他已经失去了李可曾经的爱,现在他握在手里的李可是一个不爱理他的女孩子。

    他没有肯定再去用甜言蜜语就能惹得李可哈哈大笑,但是,他只能尽自己所能,让李可再一次的,慢慢靠近他。

    忽然,他有些庆幸自己的晕倒,或许在不知不觉间,她的心已经开始没有当初的冰冷。

    世界上最快的速度不是光,不是电,而是我们的“念”,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如今的林秋,对于李可,便是心中的念。我本无意爱你,如今忘不掉你。

    “想要去拥抱幸福的时候,请先问问别人愿不愿意,不然你唔再久,他的心也不会为你变热的。”

    这是《武动沧海2》里的一句台词,是李可设计的。她曾看过很多言情小说,里面的一见钟情,执着不已的爱情,最后得到的都是一场虚无。

    所以李可用这句话,来警示世人,却又因这句话,相信林秋曾经的无情,大概是因为心中没有自己,

    林秋曾对自己许下海誓山盟,尽管当时有些幼稚,不过李可曾坚定的以为,所有的话都是真的,特别是那句“不离不弃”。

    但是,他也曾毫不犹豫的离开,没有在原地等她,让我心碎,这件事你做的比谁都到位。

    从那时起,李可就告诉自己,你要做一个p荆斩棘,无所不能的女英雄,直到遇见能托付一生的人在做一个瓶盖儿都拧不开的小公主。

    李可曾经想过,这个人不会再是林秋,但时过境迁,林秋又一次的闯入了自己的生活。

    但现在他们的心仿佛在慢慢靠近,又或许这是老天给他们又一次的安排。

    生命里面很多事情,沉重婉转至不可说。我想你明白。正如我想我明白你。

    正当李可陷入沉思中时,厨房里煲的汤已经好了,她炖了有营养的乌鸡汤,希望能给林秋补补。

    她自己都觉得诧异,就当她开始考虑离开之时,她却不知在何时,对林秋有了慢慢的改变,是那种没有恨,好像忘记了之前的他。

    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林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业精英。是一个不爱笑,做事雷厉风行,有自己的手段的人。

    他似乎和之前是两个人,但是又有些东西是一样的,比如他放不下的游戏。

    尽管当年是这个东西害死了林父林母,但是,他骨子里爱的,还是不能改变。

    有些人永远学不会轻易放弃与请你忘记,就算多给一些时间,他也最多学会闭口不提。

    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爱了很多年李可,甚至都有过一段婚姻的她,如今想到这个深奥的问题,都开始说不清楚这种感觉。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李可手机里邓丽君甜美的声音响起。

    李可看到来电显示是苏洛辰,才想起这几天都没有和他联系过。

    她接听电话,然后听到苏洛辰玩世不恭的笑声:“你这几天忙什么呢,我不主动联系你,你是不是就想不起我了?”

    苏洛辰明明是抱怨的话,却说的一种撒娇的感觉。

    “不好意思,这些天比较忙,也忘了联系你了。”李可道歉。

    苏洛辰哈哈大笑后,又说道:“那你可要补偿我这脆弱的心灵,今晚请我吃饭吧。”

    “今晚恐怕不行,我今晚……有事。”李可说的吞吞吐吐的,直接拒绝了苏洛辰。

    电话那边显然没有想到李可能够直接拒绝,苏洛辰又听到李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有什么事情隐瞒。

    他不像刚才一样嘻嘻哈哈的,语气也认真了起来,继续问:“什么事?有什么事是不能和我说的?”

    苏洛辰有些预感到,也许这件事可能并不简单,或许又是因为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