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醉酒
    从办公室出来,李可的脸色就不太好,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活在别人的肆意猜测中。

    她突然想喝酒,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好不容易在他人不怀好意的目光里,浑浑噩噩的下了班,然后去家里楼下的超市里,买了很多啤酒。

    在家里,她靠在沙发上,看到这一天林秋给自己打的很多个电话,她一个都没有接。

    既然已经分开,李可都不明白为什么兜兜转转还要继续留在他的身边。

    明明之前她才是林秋的正牌女友。现在呢,她成为了别人眼中,为了向上爬,为了成为豪门阔太的一个手段。

    她成了第三者,从来不是,她从没想过破坏别人的感情。如果林秋明明知道自己有未婚妻,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的招惹自己。

    看着桌子上那个林秋送给她的一个神秘的盒子,那个木盒承载着林秋所说的,走遍很多地方,才找到了盒子上的图案的解读。

    那个故事他还没有讲完,这个故事她还没有听完,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李可看着那个木盒开始哭泣。

    除了昨天因为担心林秋永远离开自己时,无助的哭泣外,李可自认为已经很久没哭了。

    所有的委屈自己来承担,所有的苦难自己往肚子里咽。酒喝的越来越多,那个盒子李可一把拿起来,就要往地上摔去。

    可是举起来的手,又慢慢的落下,她心里想着,一个盒子有什么错,它已经在这个世上活了上百年,承载着很多人的故事。

    这个时候,门铃响起,她不知道这么晚了还会有谁过来,踉跄着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向外看,那是苏洛辰阳光帅气的脸庞。

    她打开门,用手抹了一把脸,惊讶的看着苏洛辰。

    而苏洛辰看到李可给自己开门口,看到站在门口脸蛋红扑扑的李可,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她浑身的酒味扑面而来。

    苏洛辰皱皱眉,心想难道李可一个人在家喝酒吗?

    李可一张嘴,满嘴的酒气,加之喝多了,舌头都开始打卷,她双眼迷离,看着苏洛辰晃悠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还说呢,我给你打电话,打了很多个你也不接,我实在担心,就开车过来了。”

    苏洛辰边说变往屋子里走,看到客厅茶几处,地上散落的空瓶子,已经足足有了六,七个。

    苏洛辰想到李可几乎从来不喝酒,今天自己在家里喝闷酒,还喝了这么多,一定是心里有事。

    李可打了一个隔,又踉跄着去拿手机,一打开,果然苏洛辰打了好多个电话。

    只不过刚才喝酒时,鼓弄手机时,不小心开了静音模式,所以没听到。

    李可傻笑着,嘻嘻的叫苏洛辰坐,又拿起一瓶酒给苏洛辰,非常霸气的说道:“兄弟,来陪我喝点。”

    苏洛辰接过酒瓶,又把它放在一边,叹了口气,心疼的问道:“又有什么事,你同我讲,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李可听到后哈哈一笑,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你帮不了,谁也帮不了,只有我自己能帮我自己。”

    李可一番话,说的苏洛辰有点懵懂,但其实也能猜出个七,八分的意思。

    他想,能让李可变得这样颓废,这样难过,怕是只有一个人能做到,就是林秋。

    苏洛辰想到林秋,趁着李可的酒劲未尽,还在劲头时,想着她也不会想太多,就趁机问道:“林总病好了没有,你不是说在医院照顾他嘛。”

    李可听到苏洛辰提到林秋,表情立马变成了哀怨,随后又自嘲一样的笑笑:“瞎说,我只是送他过去而已。人家的身份能用我去照顾,大概我还比不上一个高级护工。”

    李可说完,又喝了一口酒,苏洛辰连忙上前拦住了她,抢下她的酒瓶,焦急的说:“别喝了,喝多了最后难受的不还是你自己。”

    “放心,明天周末,我休息,大不了在床上躺上两天。”李可没心没肺的说道,说完又打开了一听啤酒。

    苏洛辰见阻拦不住李可,只能任由她喝,心里却非常心疼。他默默的坐在一旁,看着李可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心里难过的想到:“李可,若有一天你也能这样在乎我,该有多好。”

    慢慢的,李可开始迷迷糊糊,喝着喝着就坐在了地上,开始睡了起来。

    苏洛辰看到李可终于睡着了,就蹲下抱起了她,往卧室里走去。

    他轻轻的把李可放在了床上,转身的瞬间,李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拽住了苏洛辰。

    这下,苏洛辰因为自己也没站稳,一下子倒在了李可的身上。

    他的唇只差两厘米就碰到了李可的唇上,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李可。

    她熟睡的样子,眼睫毛那么长,五官精致,虽然不是惊世的美丽,却是无比舒服的。

    她浅淡的呼吸,轻轻的落在苏洛辰的脸上,痒痒的。她的唇粉透晶莹,让人忍不住有亲吻的**。

    她如此的美丽,之前在苏洛辰的心中,她是那个坚强的灰姑娘,他想让自己成为能够保护她的王子。

    最终,他还是轻轻的吻上了李可的唇,只一下,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就立刻起身。

    他不能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也不能在她未同意的时候,轻易的做些什么事。

    那个吻,就成为他的一个甜美的纪念吧,看着李可熟睡的容颜,安静沉稳。

    他轻轻的给李可盖上了被子,坐在床边,用手拨弄着她脸上凌乱的头发。

    他轻轻的对李可说道:“其实一直以来,也没什么太大的理想,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就很好了。”

    接着,他又看看李可,总觉得看多少眼都不会厌烦。然后又小声地说道:“那个人陪你经历了很多,在你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尽量的站在你身边,握紧你的双手,却在后来对你歇斯底里,打破曾经所有的温柔,他让你伤心难过,却也让你想念,但你不会在跟他在一起了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