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醉酒以后
    苏洛辰轻轻的问着李可,却并没有想要她回答,他害怕得到的答案,与他心中所想不一致。

    李可轻哼了一声,熟睡中转了一个身,背对着苏洛辰,屋内的灯光柔和,苏洛辰抚摸着李可的秀发,一夜过去。

    第二日,因为是周末,不用上班,李可的心里也知道可以懒惰的赖在床上一会儿。

    直到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透过窗帘,温暖的照射在她的身上时,她也不舍的睁开眼镜。

    昨晚喝的酒的后劲,今天全部报应在了她的身上。头微微有些疼痛,身子绵软而无力。

    她将手随意的往出一甩,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光滑温热,似乎还有像心脏一样规律的跳动的声音。

    她又感觉自己的上半身似乎凉嗖嗖的,没有睡衣的遮盖一样,在一系列的好奇中,她不得不慵懒的睁开双眼。

    恍惚中,她侧着身子,看到了一个帅气安静的容颜,他光着上半身,竟然就躺在她的身边。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也不见了,只剩下一个乳白色的内衣。

    李可“啊!”的一声大叫起来,连忙拽起被子,捂住了自己的,只漏了一个脑袋。

    苏洛辰被李可的尖叫声吵醒,他微笑着,又懒散的看了看李可,笑着说:“你醒了?昨晚睡得好吗?”

    李可见他一双眼睛都在闪着猥琐的光,一下子气的,伸出一只脚,用力的将苏洛辰踹了下去。

    苏洛辰被这一脚踹飞,“哎呦”了一声,就掉在了床下。

    他揉了揉自己的独自,不解又无辜的问着:“可可,你做什么啊。疼死我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说!你都对我做了什么?苏洛辰啊,竟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李可说着,真是一脸的不屑,眼神活活要把苏洛辰杀死。

    苏洛辰看到李可现在防备的姿势,再看到自己也没穿衣服,立刻就理解过来是什么意思。

    他眼珠子一转,心里突然生出一计来,想要逗一逗李可,就装作委屈的样子,看着李可说道:“这不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嘛,谁让你昨晚死抓着我不放。”

    李可脸咻的一下就红了,满脸害羞又恼怒的表情,破口大骂苏洛辰是人渣,然后又愤愤不平的反驳:“呸,我死抓着你不放,你这个不要脸的,别血口喷人啊!”

    这个时候苏洛辰又是一脸的娇羞,单手抚了抚额头,一脸的无奈。

    “可可,我真是没想到你会做完不认账,昨晚的事情,你就当真一点点都不记得了吗?”

    苏洛辰说的感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弄的李可一脸的迷茫,她的确喝的有点断片了,是真真的一点点都想不起昨晚的事情,只记得李可在昏昏欲睡之前,貌似听到苏洛辰对自己的告白。

    她转念一想,难不成因为自己一感动,决定以身相许了,不应该啊,这点定力她应该有啊。

    可又看到苏洛辰说的那么真,简直是不敢相信昨晚自己对他做了禽兽的事情。

    李可想到,自己是结过婚的妇女,而苏洛辰还是一个青春无敌美少男,自己也许真就对不起他了?

    可是,她还是不能接受和苏洛辰发生这种关系,他们是好朋友啊。怎么可以这么做!

    想着想着,她竟不知不觉中留下泪来,本来只想逗一逗李可的苏洛辰,看到李可竟然哭了,一时之间都慌了神,连忙安慰道:“别哭别哭,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刚才是逗你玩的。”

    李可一听苏洛辰这么说,连忙擦了几下眼泪,瞪着苏洛辰,厉声喝道:“你不是现在在骗我吧!快把昨晚的事情从实招来。”

    苏洛辰苦笑着说道:“昨天晚上,你刚刚睡着,我就要出去在沙发上睡去。谁想到,我刚刚转身,你就“哇”的一声吐了,竟然都吐到了衣服上。”

    李可皱皱眉,确实感觉到自己胃里空空的,有些不舒服。

    苏洛辰无奈的摊手,又说:“不信的话,你一会儿可以去卫生间里看,现在还泡在水里呢。”

    李可又皱皱眉,问道:“那你衣服呢!”

    “我又不能让你睡在呕吐物上,只能给你收拾收拾,刚把你衣服脱下来,你又一个甩手,就把你那脏衣服,甩在了我的身上!”

    李可突然觉得有点恶心,只能继续听苏洛辰讲下去。

    “这回可好,我就只能又把我的衣服给脱了,再来回给你擦脸,擦地。还得给你倒水喝。一来二去,太困了,就不小心在你床上睡着了。”

    苏洛辰一脸认真,李可又看了看自己的下面,确实裤子还穿在身上,她就相信了苏洛辰。

    再一想自己宿醉,是他照顾了自己一晚上,刚才自己还那么用力的踹了一脚,顿时心里觉得良心上过不去。

    只能抱歉的一笑,然后问苏洛辰:“刚才用力太大了,不好意思啊。谢谢你照顾我。不过,你倒是再给我穿上一件衣服啊。”

    “你确定我可以翻你的衣柜吗?”

    “那……那你给我脱衣服的时候,有没有看我。”

    “当时只顾着恶心了,哪有心情看你啊!”苏洛辰想起昨天的状态,就一阵恶心。

    李可脸一红,知道苏洛辰话里的意思,那衣柜里还有她的内衣内裤,又是女孩子的私人衣柜,当然不好翻。”

    “好了,你现在出去,我要换衣服了。”李可指着门,意思让苏洛辰出去。

    苏洛辰嫌弃的看了一眼李可,边起身向门外走去,边念叨着:“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还怕人看啊。”

    一个抱枕飞过来,砸在苏洛辰的头上,他赶紧逃离现场,背后还有几科歇斯底里的怒喊:“你还说没看!你个禽兽!”

    苏洛辰回头像李可参考一笑,就赶紧关上了房门。而走出来以后,苏洛辰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

    他一脸落寞的表情,看着这道门,心里失望的问着:“可可,最终连与我同眠,都那么让你厌恶吗?我,真的那么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