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出差美国
    林秋转眼几天就出了院,李可还在心想着他的身体是否已经痊愈,可以再次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吗?

    可是一边想着,又一边嘲笑自己怎么会这般想法,难道忘了那天林秋在医院里对郭莹莹说的话了吗?

    如今的林秋西装着身,高贵的气质,资深的背景,还有她都不知道有多少的资产,能与之相配的,只能是千金小姐郭莹莹,自己从一开始就又输了。

    她知道,从那天自己在救护车上流眼泪,感觉世界都要塌陷的那一刻起,自己就输了。

    嘴上说的不原谅,甚至一直逼迫自己远离他的周围。可每每午夜之时,她站在落地窗前,能看到的是眼前城市的无限美景。但触碰不到的是林秋高高在上的一抹身影。

    如果放在六年前,她与林秋的差距几乎没有,两个人都是普通的电竞玩家,都爱穿着地摊上的便宜又好看的衣服,坐在乌烟瘴气的路边烧烤摊上,与三五好友一同畅饮。

    但,现在的她依旧会这么做,还是可以头发一挽。腿一盘,磕着瓜子,撸着小串。

    此时的林秋却在a市最贵的饭店里,吃着昂贵又稀少的食物,优雅的拿着红酒,在觥筹交错间谈笑风生。

    这就是他与她的差距,这就是爱与不敢爱的人生。李可甚至承认了她多年不敢也不想承认的事情,那就是她,还爱着那个人。

    哪怕他的身份变了,哪怕他的性格也变得像另一个人一样,但是,李可看见他时,唯一的想法也只是,走上前拥抱他。

    “李可,公司里最近会去美国洛杉矶一趟,谈一些与外企合作的事情。这个组合里,除了许安意就是你,你们的实力都很雄厚。”

    正在工作的李可,突然听见陈秘书的声音,她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李可的办公桌前。

    突然的开口说话,着实吓了李可一跳。她听着陈秘书说的话,心想这件事看来只能是她去了。

    陈秘书继续说道:“许安意走了,这个任务就只有你了。好好干,这是往返机票。“

    说完陈秘书就走了,还像之前对李可不冷不热的态度。李可以为陈秘书还在为上次自己驳了她的面子,到现在还在生气呢。

    不过李可刚拿起机票,就冲着陈秘书喊到:“我是和哪位经理去?”

    陈秘书没有搭理她,回应李可的只是一阵沉默。李可心想,平时这种事情都是公司的某一位经理去,这次也一定会是这样?

    不过,她可心里不想和那位宣传部的经理去,那个男人肥头大耳,看谁都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每次看到李可的时候,都是微笑着,那笑里面都夹杂着令人厌恶的油腻。

    她想如果真的是和那个经理去的话,自己可是要准备上几件防身的物品,可不能让他占了便宜。

    李可倒是没有仔细看过机票,直到登机时,她才知道自己的往返机票都是商务舱头等舱的。

    公司这么大手笔?李可很是不解,可是迟迟也不见公司哪位经理过来。直到广播里催促着登机时,李可才带着疑问去了登机口。

    随着空姐的引领,她惶恐的来到了头等舱,这是她第一次坐在这个高级的仓位里。

    她按照登机牌上的指示,找到了座位,旁边的位置是空的,李可心想,难道这次公司只让她一个人去谈判吗?

    不过,陈秘书已经明确的表示过了,她的任务是助理,虽然能力强,但是没有那个身份。

    又或许,那个经理睡过头了?来不及登机了?李可正想着这件事的几种可能时,她旁边的座位终于有人坐下。

    她一想一定是公司同事赶到了,正面带微笑准备打招呼。

    “嗨。”她转头笑着说,然后就看到了熟悉的侧颜,和他冰冷的气息。

    不是哪个经理,她的同事是林秋!李可嘴角的微笑也僵住了。她从没想过,这次美国之行的伙伴竟然是林秋本人。

    “怎么!见到我有这么失望,你最好还是调整一下自己的脸部表情。”

    李可刚刚从震惊中缓过来,就听到广播里说的飞机即将起飞。

    她撇了一眼林秋,什么也没说,系好安全带,就把头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林秋淡淡的看了一眼她,也没多说什么。飞机飞往美国洛杉矶的路程很远,要10几个小时才能到达。

    两顿飞机餐,李可和林秋都是默默的吃着自己的,真的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

    “先生,您要的红酒。”空姐有礼貌又温柔的看着林秋,眼睛里都冒着微光。

    她手里拿着一瓶高级红酒,李可没听过却也见过。只见空姐又拿了杯子,将酒倒在了酒杯里,放在了林秋面前的小桌板上。

    “就乘坐一个交通工具,也要摆个架势。”李可嗤之以鼻,讽刺着林秋。

    空姐见李可这样,脸上也担心了起来,她当然是不知道李可和林秋的相识,只当是旅客之间的争吵。

    空姐想着能坐上这样的价位的飞机头等舱,身份背景一定不一般,如果他们之间吵了起来,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阻。

    她惶恐的看向林秋,不知道这位先生会又怎样的反应,没想到听完李可的话后,林秋像已经习惯了李可时不时的出言不逊。

    他抬头对空姐说道:“给这位女士也倒一杯红酒。”

    空姐虽然心里万分疑问,但是只能照做。

    ”哼,我不要,喝不起。”李可把头转向窗外,朵朵的白云如棉花糖一样在眼前,她却没心思欣赏这美景。

    空姐站在那里略显的有些尴尬,她那些酒杯的手都开始有些微微发抖,她又看了一眼林秋,想知道他的意思。

    林秋一笑,示意她继续倒酒,不用理会旁边的人。

    空姐将酒杯放在李可的面前后,温柔的又问道:“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不用了,谢谢。”林秋摇头,有礼貌的道谢。

    空姐听到林秋的话,赶紧逃离这个区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