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她算什么
    linda这回直接拿着酒瓶开喝,丝毫不顾形象,两个人也好像从情敌的关系,变成了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linda一一将这些年和林秋的点点滴滴,一一说给李可听,她讲的落寞,她听的悲伤。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通过linda的故事,李可终于知道了林秋为什么惧怕打针的原因了。

    因为圣诞节,那个医院的大夫都回家过节了,只剩下几个值班护士,他们年轻没有太多经验。

    看到林秋的状态后,不知道是贫血造成的,说是营养不良,又说是脑袋出了问题。

    总之,他们并没有用正确的的方法给他进行治疗,只是给他打了不知名的点滴,仅仅一个小时左右,林秋开始狂吐血,吓得linda都快要跪在地了。

    后来,幸亏医院里正好有个华裔大夫去医院取东西,赶了林秋的症状,做了紧急处理,又查出林秋是贫血,这件事才真正的平息。

    不过,林秋也在各项机能下降时,感觉到自己好像要死了一样,昏迷,他不断的呼唤着李可的名字。

    这时的linda才是从头至尾都在陪伴着林秋的人,这几年的陪伴,一起经历的风霜。一起开过的玩笑,都成linda的一道道伤疤。

    而李可也在听到林秋真的因为打针这件事差点死掉,自己却还在嘲笑他懦弱幼稚。

    听到linda说林秋在昏迷之时,在将死之际也还在呼唤李可这两个字。她又想起,那天自己说要带林秋去医院时,他低声呢喃说的怕再也见不到她,这些话都是真的。

    李可的心都在悔恨之,她又不明白为什么林秋明明深爱自己,却在当初可以了无牵挂的一走了之,为什么那么无情的丢下了她。

    “李可,你真幸运,能够住在他的心里。”linda满脸的羡慕,也满眼的悲伤。

    李可无奈的轻叹一声,远去经年往事,她与他的故事,终究没修成正果。

    她不知道该怎么劝慰linda,同为女人,即使她是她心里的情敌,可是李可依旧很心疼她的坚强。

    linda看来已经喝的很多了,她脸的泪水与喝完酒后发出热汗,混在了一起,分不清是泪是水的脸,红扑扑的。

    linda在醉酒前一刻,低声的说道:“第一次听他说话,声音听起来非常柔和悦耳,虽然有些低沉,但听去,却给人一种如沐浴在春风的感觉,似乎连灼热的空气也变得凉爽了几分。”

    李可想linda应该是形容林秋的声音,她形容的十分贴切。李可也是这样认为。

    linda的眼睛布满血丝,大概是哭的久了,眼睛都有些红肿。

    “linda,你醉了,别再喝了,小心伤身。”李可劝说到。

    linda却用一种玩味的语气看着李可说道:“你不想趁机找我谈合约吗。趁着我不清醒。”

    “我不是那样的人。”

    “是啊,你不是那样的人,否则林秋怎么能深爱你。”linda自嘲的笑笑。

    “李可,你死心吧,我不会轻易在合同签字,给我一个亿我都未必会同意,因为。我只有一点高傲掩饰我对他爱的卑微了。”

    “原来久伴不及情深。”linda最后说了一句话,醉倒在酒桌。

    linda蹩脚的李可还能听得懂,但是以她的能说出这句话,想必一定用了深情,伤了心情。

    看着linda的容颜,她确实是美女的美女,只不过没有了青春的气息,她的青春赠给了事业,也献给一厢情愿的爱情。

    她说不会轻易在合同签字,是为了让李可死心,也是想在这件事,让林秋记住她。

    李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的心很乱很乱。

    原来自己在林秋心里那么重要,既然这么重要,他还为什么要和郭小姐订婚,为什么在记者面前,称郭莹莹是未婚妻。

    为什么他要对她冷若冰霜,为什么不在一次她去法国之前,努力的把她留下来。

    如果此时此刻林秋能够站在她的面前,她一定第一时间问一问为什么他要变成一个那么优秀的人,让她望尘莫及。

    曾经的李可,在喜欢林秋的那一刻,很认真的对待他们的感情,也变得很怂。

    怂的可以日日夜夜的思念,可以在身为人妻以后,还很不要脸的去怀念以前。

    如果可以,我只要一杯清水,一片面包,一枝花。如果再奢侈一些,我希望,水是你倒的,面包是你切的,花是你送的。

    李可希望眼前的linda不要再去恨人,被恨的人没有痛苦,恨人的人却终将遍体鳞伤。

    “林秋,你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李可低声自问。

    她觉得自己和林秋的世界隔着一扇巨大的水晶窗,她看他,外表华丽刺眼,但是却摸不透他里面的想法。

    她想,林秋在美国的这些年,应该是内心已经很强大得了。他可以容纳情绪的不安,浮躁,焦虑,他处理任何事,做任何决定都有着自己的节奏和思考,他一不惧与人分享,你在他的脸看不到慌张,只有坚定平静。

    曾经的往事,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故事。

    李可静静的坐在和室里,桌子的菜一口未动,肚子却已经不再去饥渴的感觉。

    她想林秋怕是是她的缘,情缘也好孽缘也罢,总之他来了,缘起,他走了,缘散。

    世界有不绝的风景,她却只想独看他一人。

    这时,她突然想起林秋大概还在回国的飞机。他的病刚刚好,李可很担心他再次晕倒。

    他告诉她,他会回来接她,而不是让李可一个人独自回去。

    来回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他没有厌烦,总是浑身疲惫,也想护送她一起走。

    李可每每觉得芳心再次涌动之时,她都会笑着问自己:“你要当小三吗,还是让他还不犹豫的扑向你怀里,然后让另一个女人承受自己当年受过的伤。”

    “林秋,我在你这里,到底算什么!”李可闭眼睛,万千思绪剪不断,理还乱。

    她只能先拿过手机,给ike打电话,让他来接linda。

    ://..///40/400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