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陈斌的背叛
    而这时,他的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男人走进来。

    而这个人就是刚刚在禾炣公司吵了一架,主动辞职的陈斌。

    他看到邢磊以后,笑意满满的说道:“邢总,恭喜你最后成了赢家,可喜可贺啊。”

    说完他倒是不将自己当做外人一样,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悠闲的环顾着四周。

    而邢磊看见陈斌,反而没有笑脸,却是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他不解的问道:“你怎么来了?谁叫你来的?你就不怕被别人看见!”

    陈斌呵呵一笑,不在乎的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办成了,我又何必再呆在那个公司里当一个小小的职员,毕竟这里还有设计总监的职位让我坐坐呢。”

    陈斌看着他,却叹了口气,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呵斥道:“你怎么这么心急,一点都不稳重!为何不听我的命令再辞职!”

    陈斌这时候才悠悠然的反应过来,发现邢磊的表情和态度很不好,他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他连忙问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了?哪里出了差错?”

    邢磊一脸的愤怒,他将桌子上的茶杯往地上一扔,茶杯应声落地,瞬间变成粉身碎骨。

    陈斌看到邢磊这么生气,自己也不敢在悠闲地坐在沙发上了,他赶紧站起身,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邢磊叹口气,担忧的说道:“我联系不上许安意那个贱人了,到嘴的肥肉她不要,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什么?那个贱人不见了?”陈斌也大吃一惊,本来是以为事情已经有了定夺,才敢毫无后顾之忧的从禾炣公司离职,如今却还有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禁懊悔自己的行为太过鲁莽。

    邢磊在一旁也是急红了眼,他发狠的说道:“哼,本来是想让那个许安意来到公司后,给她一个职位派她去国外,再给她来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这样子就可以让她彻底闭嘴。”

    陈斌看到邢磊的样子,觉得他像一个魔鬼一样,他从来没有想过邢磊的心里竟然有这么恐怖的想法,他不禁联想到了自己,自己也是这件事的参与者,到时候邢磊恐怕已经想好了对付他的办法了吧。

    不过这时他首先还是要想得是许安意到底计划了什么,还是一切都是个骗局。

    “邢总。“一个秘书急匆匆的走进来。

    邢磊看到后,怒斥道:“谁让你不敲门进来的,越来越没规矩了,还有这么莽撞的进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秘书看了一眼邢磊,扭扭捏捏的不敢说的样子,邢磊见到,越加生气了。

    他大声质问说:“到底有什么事,快点说!”

    “邢总,法院那边寄来了传票,要您三日后出庭。”秘书胆战心惊的说完,偷偷看了眼邢磊。

    此时的邢磊听到这句话,已经非常震惊,他不能相信法院竟然寄来了传票。

    他从秘书手里抢来了文件,上面果然是针对盗窃商业机密的传票。

    “他们出手了?怎么可能!”一旁的陈斌也已经手足无措了,他没想到自己刚刚从禾炣辞职,就发生了这么快的事。

    “陈斌,你不是说他们没有证据的吗?这又是怎么回事!”邢磊瞪着陈斌,一副要杀了他的表情。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明明听见许安意在公司里大喊大叫的说他们是污蔑她,当时他特别的自信,而且林秋确实也因为这件事又差点晕过去。”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邢磊把手上的传票扔在陈斌的身上。

    另一边,林秋的办公室里,许安意正坐在沙发上,她看着林秋说道:“这次事情办的很顺利,邢磊那里是一点怀疑也没有。这个u盘里有他承认指使我盗窃公司文件的证据。他亲口说的。”

    说完,许安意就从自己的包里把一个u盘递给林秋。而林秋也点头说:“嗯,这次你能将功补过也是很好,我会按照我答应你的给你。”

    “还是谢谢林总的不计前嫌,给我一次承认错误的机会。”许安意笑着说。

    林秋点点头,继续说道:“你现在可以去投案自首了,作为人证,警察自然会保护好你的安危。”

    “嗯。”说完许安意就出门去公安局准备自首了。

    林秋转着笔,想到前一天许安意在这里演的一场戏,他知道这个公司里一定还存在着内鬼,不过他也不能确定到底是谁。

    所以当许安意连哭带嚎的在这里求他原谅的时候,他觉得可以演场戏,把那个内鬼给掉出来。

    因此那天的许安意大喊大叫,故意扰乱民心,在公司引起骚乱,都是林秋的主意。

    不过那天陈秘书生气和对林秋的担心也是真的。因为他确实不能确定到底是谁,所以连陈秘书他都不能轻易告诉真相。

    而许安意也配合着林秋的表演,她早就知道这帮同事里有不忠心于这儿的。

    她刚刚从禾炣被开除,后脚就有人给她打电话问有没有意愿去他们那工作。

    后来,她才知道那个人是景天公司的老板。一定有人泄密,私底下告诉邢老板禾炣公司的人手安排。

    所以,当她刚刚走出禾炣公司的大门,她就注意着手机,果然没多久就是邢磊的电话。

    她当天去赴约也是背了个包,包里面有一只录音笔,而那个高级饭店的包厢里也有一个高清摄像头,这一下,人证物证俱在,邢磊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而陈秘书在知道了那天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先编排好的时候,她是有些不开心。

    林秋的病是装的,是为了让景天相信禾炣真的面对他们无能为力。但是陈秘书当天的关心却不足一个圈套。

    而他们刚刚放出消息,就有人辞职,而且陈斌的态度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他不需要任何理由,反而更像是迫不及待的要走。

    所以,林秋将这个怀疑目标定在了一个看似没有任何可能的人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