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焦急的等待
    苏洛辰叹息说道:“我打了可可的电话,她没接,我知道她在洛杉矶,不过应该不会那么巧,就正好在那家酒店吧。”

    苏洛辰想要心存侥幸,他觉得洛杉矶那么大,怎么可能李可就在那家恐怖的酒店里呢。

    而林秋只是低沉着声音,丝毫没有介意苏洛辰的无缘无故的质问。

    他无力的说道:“没错,她就是住在那家酒店,皇家花园酒店。”

    苏洛辰拿着电话的手,瞬间有些颤抖,他所有的心存侥幸都被林秋的话浇了一身冰水。

    他的可可,竟然真的在这场恐怖袭击里,此时的苏洛辰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猛然挂了电话,拿起衣服就匆匆走出画廊,他手下的员工诧异的问他怎么了,他只是一边跑一边说道:“机场!”

    外面不知里面情况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而李可也是在屋里承受着内心的折磨,她正在吃自己剩下的一些饼干。

    突然,听到门外有声音,敏感的李可立刻起身躲在了衣柜后面,等了一会儿,她听到似乎没有了声音后,大着胆子一点点的挪步到门口。

    通过猫眼,她看到了一个女人好像躺在走廊上,她不确定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人。

    不过,她见那个女人不知道是死是活,心里的矛盾越来越重,在最终的无可奈何之下,她还是轻轻的打开了房门。

    因为整个酒店都停电了,这让李可确信走廊上的监控已经不好使了,所以在确定两旁都没人的时候,她用力的将倒在地上的女人拽进房间里。

    “喂,你醒醒。”她试图叫醒这个浑身多出受伤,甚至已经流血的女人。

    这是一名亚洲人,李可不确定她是哪国人,不过看她虚弱的样子,似乎活不了多久了的样子。

    李可继续推她,又拿了一杯水,小心翼翼的喂在她的嘴里,女人慢慢的睁开眼睛,虚弱不堪。

    李可拿来湿毛巾,擦干净了女人的脸上,然后柔声问道:“你是谁?怎么受伤的?”

    女人张口回答她,是。李可听到她也是中国人,热泪盈眶。在这样的时刻,身边能有一个同胞,激动之情难以表达。

    “我是一名记者,这次来美国是来采访一些名人,被安排在这家酒店里。我还有一个六岁大的儿子,也和我来到了这里。”

    “那你怎么伤的这么严重?”李可不解的问道。

    女人伤心的哭泣,一边哭一边虚弱的说道:“那帮坏人闯进我的房间,要把我们娘俩抓走,我誓死抵抗,不想让我的儿子落入他们的手里。”

    “他们打了你?”李可问。

    女人点点头,咳嗽了两声,说道:“没错,他们狠狠的打了我,直到我失去力气,倒了下去。他们肯定以为我死了,不过我还是醒了过来,就从房间努力的爬到了这里。”

    “既然他们以为你死了,你怎么还要出来,这不是找死吗?”李可焦急的劝说道。

    女人摇了摇头,本就虚弱的身体还想要挣扎着爬下床,她哭着说道:“还有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被他们抢走了,我想大概是当人质了,他才只有六岁啊!”

    李可看到这个女人要下床,赶紧拦住她,怒斥的说:“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救你的儿子啊。快点上床上躺着!”

    女人不顾李可的阻拦,她抽泣着说的:“就算我救不出他,我也要和我的儿子一起死,如果失去了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女人拼命的要出去,李可也死命的拦住她,两个人你推我攘了一会儿,最终李可用力的把女人推到。

    李可大声的说道:“我去救你的儿子,这样行了吧!”

    女人本来就虚弱不堪,再加上和李可的这一顿你推我挤的,最终还是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了。

    李可去拿了几块剩下的饼干,又将它们泡在水里,等到泡软后,拿着勺子一点点送到那个女人的口里。

    “你先吃着东西,要不然你儿子还没救回来,你倒是先死了。”

    李可把这些饼干沫都喂给了女人后,女人已经睡了过去,李可不知道这个女人能不能坚持到那些警察来救她,不过她是不可能再出去的了。

    李可拿了一套被子给她盖上,又将水杯放在了床头。

    她想既然这个女人已经没有力气再执着的跑出去了,可是刚才自己已经答应了她去救她的儿子。

    自己就不能食言,答应了别人就要做到。虽然李可自己也知道出了这个门,外面有多危险。

    也知道自己只有一个人,而对方有8,9个拿着枪的魁梧壮汉,自己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怎么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再一回头看这位可怜的母亲,也许真像她所说,她的儿子死了,大概就算有人救了她,她也不会再活下去了吧。

    李可不知道凭自己的一己之力该怎么救,但是如果这是一件有希望的事,她愿意去试一试,与其躲在这个房间里等死,不如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她走到这位母亲面前,推了推她,小声的问道:“你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小树……”女人吃力的说出两个人。

    李可又自己重复了一遍:“小树………”这大概就是她儿子的名字了吧。

    李可又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根笔,她认真的在上面写到:“这位母亲,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答应了你去救你的孩子,我就会履行承诺。

    不过,我不能保证是否安全的把他带到你的身边。如果我们都不幸的死亡,而你活了下来。

    请答应我几件事。第一,别去轻声,要知道你爱你的儿子,你的儿子也同样的爱你,他不会愿意看到她的母亲哭泣。

    第二,请帮我去看我的父母,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是个勇敢的人。

    第三,去找一个叫林秋的人,告诉他,别难过,对于过去的事情。我已经走了出来,不再恨他了。

    最后,祝你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