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终于说出口的话
    林秋听到linda的话,瞬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震惊的看着她。

    linda却毫不在乎,她苦笑着说:“因为**,因为贪婪,因为不甘心,所以不开心是我应得的报应。”

    林秋还是没有说话,此时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本来确实有话对linda说,不过他要说的也只是关于游戏合作的事,如果linda确实不愿意合作,那么他也不再勉强。

    本来林秋想到等到李可的身体好了,就带着李可赶紧回国,这个城市伤害了她,林秋不想再让她呆下去了。

    而linda也没指望林秋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她不想听,虚情假意的话她也不屑听,如此一来,不如沉默。

    “假如你想寻找真正的幸福,一点儿也不用瞎费劲儿,既不用在我身上取经,也不用卑微的祈求我的恩赐。真正的幸福一定回来临。”沉默了好一会儿的林秋终于开口劝说道。

    linda继续说道:“如果那一刻李可真的死了,或许我就有机会了,你可以伤心,想念她一年,两年,五年,十年。可你总不能想念一辈子,只要你将她慢慢遗忘,你就会慢慢的发现一只陪在你身边的我的好。”

    “你怎么确定,我这一辈子还会忘记她?”林秋淡然说道。

    linda冷笑着,她的眼神看似坚强,但实际上内心早已经破败不堪。

    她点点头,苦笑着说:“你说的没错,直到后来,你的表现都让我一度认为自己的想法太过幼稚。竟然想着会回心转意,但其实,你的心应该随着李可的离去而也冰冻上了吧。”

    linda说的没错,她都能看出来林秋的绝望,自然也能知道自己的坚持有多么的可笑。

    “你是个好女孩,哪里都是优秀的,奈何我的生命中先走进我的心的人是李可,如果是你,也是我的荣幸。”林秋说道。

    linda哭笑不得,如果他没有把李可加进来,只是单单的说后面一句话,linda该是怎样的惊喜,又是怎样的内心的手舞足蹈。

    “算了,我从未想要强求你的爱。当年你救我于恶人之手,那天加班我是以为你也做的很慢。后来,看了你的文件,才发现上面的日期显示你明明比我早写完一个多小时,后来就是一直等着我。”

    “嗯,当天天太黑了,我怕你有危险。”林秋解释说。

    linda自嘲道:“而我偏偏就以为你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故意等我一起下班,都是我的自作多情。”

    linda的脸上冷若冰霜,林秋已经分不清她是已经不在乎的看开了,还是努力的掩饰自己的内心情感。

    林秋凝神注视着地上的花花草草,心乱如麻,linda的突然告白是他没有想到的,原本以为合作谈不成,就还是继续做朋友。不有必要因为一个合作的成败而否定他们这么多年的友情。

    林秋的眼神远眺医院的某一扇窗户上,他在寻找哪一个才是她的病房。

    “这次的游戏合作如果真的以失败告终,其实我们也不是一点损失都没有,至少失去了一个在中国宣传的机会。

    林秋却玩笑的说道:“长裤本就坎坷,隔壁惺惺作态,拿刀的是你,喊疼的也是你。”

    linda虽然也能听出林秋在开玩笑,可是她的心依旧很痛,痛林秋从来都不是很在乎合作的成败。

    他从来都是处事不惊,即使这次没有成功,也不会记恨于心,linda相信,林秋的心里从始至终只在乎一件事,一个人。

    “你可曾想过,我们的关系这么好,我竟然会拒绝你的谈判要求,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加价,刁难。林秋,你真的一点都不好奇吗?”linda看着林秋,难过的表情强忍着眼泪。

    林秋这才想起来linda的奇怪的所作所为,一直以为,林秋都不是一个高情商的人,只有面对李可的时候他掏心掏肺,其余时候,他都是不屑于和任何女人扯上暧昧。

    而linda的刁难从来没让林秋往其他方面想,他知道linda的直爽的性格,也知道她的传说,所以他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应当。

    “对不起,是我太笨,我以为,你只是这样的性格,维护自己公司的利益,从来都不是错。”林秋愧疚的对linda说。

    linda轻咬嘴唇,她的眼泪已经不能控制的流了下来,不过她的坚强还不允许她崩溃大哭。

    她大笑着,笑声引来了路人的关注,人们都不能理解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为什么边哭边笑。

    “林秋,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从来都不了解。你以为的清楚,其实都是你自我对我的认定。”

    林秋还是沉默,他真的找不到任何的需要来关心linda,她的难受,他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

    “我只是想让你记住我啊,哪怕是怨恨,哪怕是误解,我都只是希望你能记住我。让我在你的心里住有一个地方,哪怕是一个角落,哪怕那里布满了灰尘。”

    linda擦了一下泪水,继续坚强的说道:“不过,我还是输了,猜错了你的心思。其实,我说你不了解我,而我,又何尝了解过你呢。”

    林秋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方手帕拿出来,那是算数限量版的男士手帕。林秋递给linda,却没有亲自帮她擦眼泪。

    linda接过手帕,不知道该哭该笑,他应该只是可怜自己的,又或者不想让自己在他的身边出丑连累了他。

    linda的内心活动一直从未停歇,她不断的猜测着林秋的意思,最终还是没有猜出来。

    “算了,我们之间可能注定就只能是朋友,而我也习惯了你这个朋友。如果我的态度让你产生了误会,我向你道歉。今后的路,你要坚强的走下去。一定在某个地方,有人在等你,那个人会真正的懂你。”

    linda也吸了吸自己的鼻涕,强笑着说:“愿我们今后所有的担惊受怕,都只是虚惊一场。所有的天灾**,都能劫后余生。”

    她这回让林秋明白了她的心,也亲耳听到了林秋的拒绝。一个女人失望到极点的放弃表现,不是买醉,不是吵闹,而是沉默不语。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