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前来报恩
    就在林秋坐在那里,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张纸条,出神之时,一旁玩耍的小树已经回来了。

    他不小心撞了林秋一下,林秋一下子从自己的想法的深海里跳了出来。

    张婧怡抱住小树,告诉他老实一会儿,不要再乱走了。丢过一次孩子,第二次这种错误就不会再犯。

    她看着林秋,慢慢说道:“其实,这些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你,告诉了你,又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林秋却低沉着声音,说道:“谢谢你。有些事,你不说,我真的不知道。”

    张婧怡切了一小块牛排喂给小树,小树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很是听话。

    “你说你是她的上司,这本就令我很惊讶。你们之前是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说实话,我虽然感兴趣,但也不至于太八卦。女人的直觉,从这这话里能感觉出来你对她的重要性。”

    “从何而知?”林秋苦笑着问,其实听到别人说李可对自己有情,他还是很开心的。

    “短短几句话,一是劝我不要轻生,二是提到她的父母,然后就是你。你说一个人能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情况下,想到的人,那在她心里是怎样的位置?”

    张婧怡的短短几句话,又增加了林秋的自信心。他笑着看着看这张纸条。

    张婧怡又说道:“其实我是没有资格参与你们之间的事情。我给你这样纸条,也不是帮你怎么样。只是顺其自然,你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你们自己处理。我是过来人,爱对了人很重要。”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拥有她。”林秋望向窗外的阴沉天气。

    “有些东西,有人有。有人没有。有人求而不得,有人弃若敝履,如果一定要给个解释,那就是命。”

    张婧怡的话给了林秋很大的安慰,按照她所说的,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算了一下时间,李可这个时候应该已经醒了,按照她的性格,又不让碰手机电脑什么,整个人一定会很无聊。

    林秋就对她们母子二人说道:“你们现在去吧,她应该已经醒了,她睁开眼睛后,首先第一时间就是问小树的情况,见到小树,她一定很开心。”

    “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张婧怡疑惑的问。

    林秋摇了摇头,只说自己还有些事情需要冷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

    “还有,我们之间见面的事情,我想还是别说了。”林秋嘱咐说。

    “嗯,我知道。”张婧怡是如此想法。毕竟自己把李可的纸条不经过她的同意擅自给林秋看了。这件事本来就不对,虽然自己也是一片好心,但是她还是不想让李可因为这件事生气而伤了身体。

    张婧怡带着小树买了很多的营养品去了医院,一进到李可的病房就看到她正在一本杂志认真的。

    张婧怡蹲下来对着小树悄悄的说道:“你去跑向李可姐姐,然后抱住她,给她一个惊喜,好不好?”

    小树点头,然后就飞奔过去,一边跑嘴里一边喊着:“李可姐姐,我来看你了。”

    正认真的李可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向小树向自己跑来,惊讶的不知所措。然后就被小树一个熊抱抱住了。

    她兴奋的看着小树,嘴里大声说道:“小树,你怎么来了,你身体好了吗?”

    “小树,你轻一点抱李可姐姐,别把她弄疼了。”随后李可又听见有声音对小树说道。

    小树听到妈妈的话,就放开了李可。又跑回妈妈的身边,牵起了她的手。

    李可一看,是那天的女记者。那个浑身是血的,奄奄一息的女人。

    她惊讶的问道:“你没事了?”

    张婧怡眼含热泪,她激动的点了点头,又对李可说道:“我当时只是饿的加上受伤才晕了过去,现在已经出院了,一出院我就带着小树来报恩。”

    说完张婧怡就一个劲儿的向李可鞠躬道谢,弄的李可很是不好意思。她急的想要下床,无奈手上还打着点滴。

    “你们快别这样,我可受不起。其实我也没有怎么救你们。”李可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婧怡走近,又握住李可的手:“妹妹快别这么说,你为了救小树,自己差点死掉。这样的恩情我们就是报答一辈子也报不完啊。”

    说着,张婧怡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厚厚的信封足足有两个手掌合在一起那么厚。

    李可心里明白,那是钱。她拒绝着不要。急的解释说:“我救你们也不是为了钱,你不要给我!”

    张婧怡却不肯放手,她激动的说:“这是一点心意,我知道用这种方法去报恩,真的是粗俗不堪。不过我现在和小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别的利益。回国后,我一定好好报答。”

    李可推脱不要,张婧怡也不放手,两个人推来推去,李可只好大叫胸口痛。这才让张婧怡停了手,不再强加塞给李可了。

    李可笑着说道:“小树没有事,我就是最放心的了。你不必再提什么恩不恩情的事情了。”

    张婧怡温柔的说道:“我知道你住在a市,我虽然家住b市,但是娘家还是a市的,我那里有一个哥哥,是孩子的亲舅舅,这次听说我的遭遇,一直感恩涕零的想要报答你。”

    “不用不用,真不用了。”李可一听到报答两个字头都大了。她接受不了别人仰视她。

    张婧怡只是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又拿了笔在上面写了一大串数字和一个地址。

    她递给李可的手里,微笑着说:“这是我哥哥的地址和电话,等你回去了,如果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大可以打他的电话。”

    李可这时也不能再一次的拒绝别人,她只笑着随手把纸条放在了自己的钱包里,心里想着林秋在a市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概张婧怡是不知道的。要不然还有什么事能够求得上别人。

    李可和张婧怡还有小树絮絮叨叨了一会儿,大概讲的都是感谢和不用谢的话,说着说着张婧怡又哭了好几次。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