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盒子的传说
    李可听到林秋的坚持,也就不再推脱了。吹着夜晚的海风,李可突然想到林秋之前送给自己的盒子,那个盒子当时林秋还给李可讲了关于它的传说。

    可是后来讲了一半,李可又想起来,就想听一听下一半的故事。

    林秋看着远处的大海,由于天色漆黑,远处是无边的黑暗,一眼望不到边。

    “那个盒子的故事,你还记得吗?上次讲了一半,正好这个时间也不困,我想继续把你没讲完的故事听一听。”李可向林秋提出了要求。

    林秋努力的回想起来,上次的确有一半的故事没有讲,他没想到李可真的也对这个盒子感兴趣,这令他很开心。

    林秋点头,望了望天上的星星,指了指远处的天空,李可顺着林秋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一颗小星星,一闪一闪的,像一颗大钻石。“星星?什么意思?”李可不解的问道。

    “那个盒子上有一颗星星的图案,对吗?”林秋问道。

    李可努力的回忆了一下,的确,上面看不懂的图腾上,确实有一块是星星的图案,她看向林秋,听着他接下来的故事。

    “那个古老的部落里的信仰,就是天上的星星。他们认为那是大自然的礼物,可以在漆黑的夜晚看到闪亮的星光。因此,他们会对着星星许愿,希望这个神圣的不可触碰的神物能够给他们带来安康平安。”

    李可听到后,笑着说道:“对着星星许愿,可不只是古老的部落做的事情,现在流行划过,我们也会对着许愿呢。”

    林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继续说道:“传说,部落里有一个能工巧匠,手艺特别好,部落长老的女儿一直喜欢着他,但又觉得这个男人不会喜欢她。”

    林秋讲到这里,开始咳嗽了几声,李可问他是不是着了凉,林秋摇头说不是,可能是酒喝的太多了。”

    林秋让李可放心,又继续讲下去:“长老让女儿嫁给一个有势力家的儿子,可这个女孩不爱他,她很伤心,但又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安排。她找到这个工匠,让他给她做一个嫁妆,工匠问她要什么,她说随便。”

    李可听到后,插嘴说道:“其实她只是想要一个工匠亲手做的东西,剩下的都是随便的。对吗?”

    “嗯,后来这个长老女儿结婚当日,工匠送给了她这个盒子,上面有着星星的图案。上面的奇怪的文字,已经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不过这个女孩看到这个文字后,就逃婚去找工匠。”

    “他们在一起了吗?”李可迫切的想知道这两个人的结局。

    林秋叹了一口气,遗憾的说道:“那个部落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长老绑了工匠,最后烧死了他。女孩受不了打击,也自杀了,盒子后来就一代代传了下来。”

    李可听到这个悲伤的结局,心里很难过,她开口说:“那个工匠一定也喜欢女孩吧,他不敢说出口,导致了女孩嫁错了人。那个盒子上面的文字到底是什么?”

    林秋摇摇头,说道:“盒子太久远了,这种文字估计这个世上没有人再写了,早就失传了,可能我们终其一生都无法知道了。”

    “两个相爱的人,就因为谁也不说,最后却有这么悲惨的结局。爱而不得。才是最痛苦的。女孩亲眼看见自己心爱的人被自己的父亲烧死,该有多么痛苦啊。”

    林秋看着天上那颗闪闪发亮的星星,说道:“我猜工匠应该是在说他向星星祈祷,她能幸福吧。那个时候星星是他们无比神圣的信仰,一个人一生只能向星星恳求一件事情,他在盒子上刻上了星星,就代表着她是这个工匠一生的心愿。”

    李可听到后,悲伤的闭上眼睛。突然她感觉有种温热的气息在自己的脸庞。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林秋的脸,他离自己如此之近,吐出来的温热气息,弄得李可的脸痒痒的。

    林秋看着李可如星辰般的眼睛,两只手在李可的两侧身板撑着。

    “如果彼此相爱,却一直不肯说出口,你说这是不是一件最悲哀的事情?”林秋认真的看着李可,他每说出一个字,李可都会问道他身上的酒气。

    李可不知道此刻的林秋到底是不是清醒的,他说的话可信吗,还是酒后吐真言。

    “有些人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哪怕他们再相爱。”李可也直视着林秋的双眼,咬着嘴唇。

    “谁说的?”林秋问这话的时候,李可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愤怒。

    “命,命里注定!”

    林秋听到这个答案,反而冷笑了起来,他玩味的一笑,说道:“我,偏不信命!”

    说罢,他就吻上了李可的唇。这一次的吻明显是和刚才不一样的。多少带着占有的**。

    他的吻炙热和深情,像要把李可整个人都含在嘴里。不知不觉中,林秋也感受到了李可的回应。

    克制是为了更好的放纵,一旦打开这个闸门,就变得肆无忌惮。此刻的李可也缓缓的抱住了林秋,两个人在黑暗中彼此索取对方的爱。

    一吻以后,李可看着林秋的脸,悲伤的说道:“郭莹莹呢,你的未婚妻,她该怎么办?我又成了什么?”

    林秋听到这话,才彻底的知道了李可的介怀,他俯身在李可的耳边说道:“我与她,只是演给媒体的一场戏。实际上,彼此都是单身。”

    李可听到这话,惊讶不已,她一直所介怀的原来都不存在。原来林秋和郭莹莹真的没有什么。之前她还在诧异,明明别人的嘴里对自己都是那么痴情。

    而李可看到的却是他可以轻易的被郭莹莹给俘获,拜倒在郭莹莹石榴裙下的人,多如蝼蚁。李可想过,林秋也不会是个意外。

    “是,真的吗?”李可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

    林秋笑着回答她:“是真的,可儿,从始至终,我的心里就只有你。”

    夜色虽然漆黑,可是李可却觉得此刻最美。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