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诡异的看望
    李可醒来后,本来是想直接去公司的。可是刘叔打电话来,说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来看李可的父亲。看了一眼之后,又匆匆离开。问他是谁,他也不说。刘叔觉得事情蹊跷,就决定给李可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

    而李可也听的云里雾里的,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去医院看她的父亲,还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到底最后这个人想干什么。

    李可对林秋说她爸爸的手指已经可以动了,林秋也很开心,他心里暗自下决定,等到李叔醒来后,就去找他承认当年自己所犯下的错误。

    又听到李可说有陌生人去医院,就让李可赶紧回去看一看。他开车送李可到医院后,不放心的问她:“要不要我也很进去一起看看?”

    李可摇头说不用,公司的事情一大堆,李可总是这样请假,其实她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现在又让林秋也来因为自己的事情,放弃了公司的业务,李可心里过意不去,也觉得对不起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同事们。

    林秋抬手摸了摸李可的头发,微笑着让她小心一点,注意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就给他打电话。

    李可觉得林秋的这个动作很暧昧,就像是恋人之间的小举动。可是自己现在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匆匆下车赶到父亲的病房,刘叔正在给父亲做按摩,看到李可进来,就急忙告诉她今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今天他给李父解决完大小便之后,就出去抽一根烟,就一根烟的功夫,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他就静静的站在李父病床前,刘叔以为是李可的什么朋友,就微笑着问他是谁,没想到那个男人转过身,看到刘叔时,竟然有一些慌乱。

    他不说自己的名字,就说是李父的一个朋友来这里看看他,可是刘叔认真的回想之前并没有见到过这个人。

    他又警惕的看着那个人,他被刘叔盯得有些紧张,就匆匆离去了。刘叔越想越觉得不对,只能给李可打电话了。

    李可听完刘叔的描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看望父亲,如果真的是朋友,大可以大大方方的来,也大大方方的说自己的名字。

    可是他的表现,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身份,当刘叔问道他是否认识李可时,他是犹豫了几秒钟,说不认识。

    由此可见,李可更加认定他的居心叵测,或者是身份不想让人知道。

    如果换做从前,李可可能会怀疑林秋,因为他之前知道李可不愿意他来找李家父母,如果来,也一定是偷偷的来。

    可是现在以李可和林秋的关系的升华,他大可以不必再隐藏自己,况且这一段时间李可都呆在林秋的身边,更没有可能会是他一个人去医院。

    思前想后,李可也实在不能想到还有谁,就只好问刘叔是否还记得那个人的模样。

    刘叔坐下来,努力的回忆着,他一点点的想起:“我记得他带一个金丝边框的眼睛,短头发,个子不算高。他穿着西服,浑身上下有种阴郁的气质。”

    听完刘叔的描述,李可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影。李可心里还是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是他?会不会是自己想错了。

    李可拿出手机,找到一张照片。拿到了刘叔的面前,让他看一眼。“是这个人吗?”

    刘叔仔细的看了看,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就是一个小伙子。”

    李可皱眉,手机上的照片正是李可的前夫,她曾经的心里阴影。

    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他!他来做什么,又为什么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实意图。

    李可心里面惴惴不安,总觉得他的到来一定不会有什么好心。自从离婚之后,李可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贺纪其,她天真的以为他已经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可是他竟然又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医院里。不知安的什么心。

    这时候她不能坐以待毙,毕竟关乎父亲的事,他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处处忍让他,况且现在他也不是自己的丈夫了。

    她打开手机里的通讯录,找到了那个尘封已久的电话号码,曾经的李可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拨通这个电话号码了。不知道对方是否还在继续用这个电话。

    “嘟嘟”的几声之后,有人接听。因为之前贺纪其对自己施暴的画面还是历历在目,所以李可是有些紧张。如果不是他再次走进自己的生活里,李可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和他有任何对话的。

    对方似乎也没有删掉李可的电话,他疲惫的声音响起:“喂,可可,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再理我了呢。”

    贺纪其的声音慵懒,却又像没睡醒的样子似的,总之是那种浑浑噩噩的感觉,这让李可感到有些奇怪,之前就算他的公司破产,人生坠落低谷,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高傲,不可一世、永远不服气。

    可是现在的贺纪其,与平时不同,他说话好像有些急躁,但是又懒散,断断续续的,好像欲言又止。这都让李可感到特别的奇怪,不知道他这一年里都发生里什么。

    李可鼓足勇气,对他说道:“你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谈谈。”

    贺纪其听说李可要找他,似乎很兴奋。他开心的语气掩饰不了:“好啊。我现在穷的只剩下时间了。来我们的家吧,你的房间还是原来的样子。”

    贺纪其口里所说的家,其实是之前他们共同住的房子。后来李可搬出来,也是因为贺纪其把所有的钱都赔光了,只剩下那个房子。李可不愿意看到他沦落街头,就决定把房子留给他。

    可现在他让李可再回去,李可是一定不愿意的。那个所谓的家给了她太多的心理上的和身体上的伤害。她的孩子,那个可怜的生命,也是在那里陨落的。她怎么还会回去。

    李可毅然决然的拒绝了贺纪其的要求,她选择了一家比较火的咖啡馆,那里人多还安全。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