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奇怪的举动
    贺纪其明显不太开心,但李可坚持要在咖啡馆见面,他也改变不了李可的想法,只能同意。来到咖啡馆的李可找到了一个角落坐好,静静的等待着贺纪其的到来。她足足比约定的时间多等了半个小时,贺纪其才匆匆赶来。

    当李可时隔一年半再见到贺纪其的时候,他的状态很差很差,整个人非常瘦,是那种接近于皮包骨的瘦,李可几乎没敢认。她这个时候很佩服刘叔的眼力,照片和本人相差这么大,竟然还能认出来。

    贺纪其坐下后,痴痴地看着李可,他的心里,李可之前的样子就像是大学生,每天扎着个马尾。很清纯。永远都是背带裤,小布鞋。只有去那种重要的场合才会换上裙子,穿上高跟鞋。

    而今天的李可穿的衣服时尚漂亮,脸上画了美美的淡妆,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和从前不一样。贺纪其无奈的笑着说;“离开我,你的变化可真大。”

    说完贺纪其就打了一个哈欠,李可发现贺纪其的精神萎靡不振,从他进来就一直不停的打哈欠,还一直流鼻涕。跟抽了大烟似的。李可觉得贺纪其整个人都产生了极大地变化。看着他直直的盯着自己,李可多少觉得不舒服。

    她赶紧叫来了服务员,问贺纪其想喝什么,他说随便,理科虽然表面没有说什么,但是一边翻看着酒水单一边心里暗自嘀咕着,她记得贺纪其是那种很有主见的人,从来不会说随便的人。

    她随意的和服务员交谈着要什么咖啡,一边眼角的余光看向贺纪其,他的注意力似乎并没有集中在李可这里,他四处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但眼神却是没有任何焦距的。

    服务员走之后,李可决定直接问贺纪其:“你,去医院看过我爸了?”

    显然当李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贺纪其的身躯明显一愣,李可不需要他的回答,就已经确定了刘叔看见的那个男人就是贺纪其。贺纪其看到李可的眼睛盯着自己,知道瞒不过,就点头。

    看到他承认,李可更是不解,接着问道:“你去做什么?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没有义务去看他。”

    李可也不留任何情面,直接指出贺纪其没有资格去医院。贺纪其听到立刻这么说,只能配着笑:“我知道,但他曾经毕竟是我的岳父,我去看他难道不应该吗?这只是我的心意。”

    贺纪其说这话时,眼神中带着真诚,理科甚至觉得是自己误会了贺纪其,其实他也是好心,或许这一年多来,他的人品已经变好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时服务员端了两杯咖啡上来,其中贺纪其的那杯咖啡在放在他的面前的时候,服务员手一抖,不小心洒出来一些,又滴到了他的衣服上。

    贺纪其几乎没有反应一会的时间,立马生气的躲开,眉头皱的深深的。大声的呵斥着服务员,态度很暴躁,他的举动不仅吓到了这位服务员,更是把李可也吓了一跳。他的脾气纵使之前也很坏,但是他都是在家里才暴露出喜怒无常的一面,在外面他都装的很好,会克制自己。可是现在他恶劣的态度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关注。

    而贺纪其似乎又很害怕别人注视的目光,看到别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他似乎很害怕,又连忙坐下,把自己的衣服领子拉得很高,把自己半张脸埋了进去。

    看着他奇怪的举动,李可不紧更加诧异。服务员站在旁边嘤嘤的哭泣着。咖啡店的经理也温升走过来。他恭敬地站在李可她们面前,歉疚的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由于我们为您带来的抱歉,我们深感歉疚。您希望得到什么样的赔偿?”

    经理一直看着贺纪其,可贺纪其却把头转过去,背对着经理,什么话也说。看起来躲躲闪闪的样子,倒像是他才是做错的那个人,他的眼神像孩子一样惊恐。

    这与几分钟之前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李可尴尬的看着店铺经理,微笑着说:“没关系,我朋友就是爱大惊小怪,您别介意,回去也别说这位姑娘了。我们不需要什么赔偿。”李可表现的善解人意,有落落大方。

    就这样,一场闹剧好不容易消停下来,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李可小心翼翼的问着:“你,还好吧?”

    看到大家都走了,贺纪其终于平静下来,把脸漏出来。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道:“我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

    “哦,没关系,你没事就好。你最近在做什么啊?”李可喝了口咖啡,似乎无意的问道。

    听到理科的这个很普通的问题,贺纪其都像是不愿意回答一样,随口说了句没什么,就把话题岔开了。

    “对了,爸.......啊,不是,”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叫李可的爸爸了,他立即改了口。“他怎么样?还没有型吗?”

    贺纪其似乎很关心里克父亲的情况,李可却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先问他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爸住院的消息?”

    李可突然这么问,显然是贺纪其没有想到的事情。他微微一愣,眼神似乎在闪躲,随后笑着说:“毕竟之前都是家人,虽然我们分开了,他们还是对我很好,我也就下意识的关注叔叔阿姨的消息。”

    李可知道父母对贺纪其很好,他们一家人都是善良的人,之前李可遭受贺纪其家暴,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李可更是一个字都没对父母说,贺纪其平时又爱装出一副和李可恩爱的样子,让李可的爸妈更是以为贺纪其是一个好丈夫。

    “恩,谢谢你平时对我父母的关照,下回去医院尽可以大大方方的去,也不用非要偷偷摸摸的。刘叔说你也不肯透露自己的姓名。他以为是坏人呢。”

    贺纪其不自然的笑了笑,解释说:“我怕你恨我,不让我去看叔叔。”

    李可笑着说:“我哪有那么小气。”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