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调查
    果不其然,林秋给了李可三天的假期,让她好好陪叔叔。李可其实尽可以把这件事情说给林秋听。

    但是,下意识的她不想给林秋带来麻烦,也不想他无缘无故卷入这件事情中。林秋虽然给李可放了假,可是看到她心事重重的样子,觉得李叔叔的醒来好像并没有让李可多开心。

    李可回到医院,把母亲支开,让她回家里拿些李可需要的东西,又让刘叔先出去,她想和父亲说一些悄悄话。刘叔知道他们父女情深,说一些体己的话也实属正常,又觉得自己在这里确实耽误人家聊天,就笑着出去了。

    李可座位父亲的旁边,看到父亲苍老的面庞,这半年多的住院时间,的确是苦了他,整个人好像都老了十岁的样子。李可伸手拿了一个橘子,装作无意的剥桔子,一边剥一边和父亲聊起他车祸后,她和母亲的生活,看得出来,父亲李民听的津津津有味。

    正说着,李可装作无意的提起了贺纪其这个人,听到这个名字,李可注意到李民的情绪的变化,他从刚才的笑嘻嘻的变成了微微皱眉,似乎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

    父亲的变化,更加让李可坚定了贺纪其和父亲之间发生过什么,她微笑着说:“爸,我记得当初我离婚时你和母亲都不是很同意,觉得他人很好,前几天他来找到我,希望我和他复婚。”

    其实贺纪其根本没有提出这种要求,这是李可胡编乱造的。因为她知道只有这么说才有可能刺激到父亲,因为这是关于她的事,父亲很关心她的所有的事情。

    李民的眉头紧蹙,脸上的表情从厌恶已经转为担心,他用力的摇头,眼睛怒瞪着李可。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李可看到父亲这个举动,更是觉得他有事情瞒着自己,李可站起身,靠近父亲,发现他在尽力的说话,他说着“不要!”

    这是李可在模糊不清的话中,听到最清晰的两个字。她知道父亲这是在阻止她,她更进一步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和他复婚。爸,你不是很喜欢他的吗?”

    父亲这种态度李可是惊讶的,因为之前自己没告诉过爸妈贺纪其家暴的事情,而那个禽兽又伪装的很好,按理说爸爸应该对于他们复婚的事情是支持的。可是现在他极力反对,反而让李可疑惑不已。

    李可的情绪有些激动,她大声的问父亲:“你在出车祸前发生了什么?爸,这场车祸和贺纪其有关系吗?你告诉我,告诉我!”李可正有些失控的喊着,而李民也是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的声音更加慌乱。

    这个时候,李可突然被一股力量推开,是刘叔,他听见房间里吵闹的声音,就推门进来。却看到李可声嘶力竭的对李民说话。“可可,你在做什么?医生嘱咐过了,不能让你父亲情绪过于激动,这不利于他的病情,你刚才不是好好的吗?”刘叔诧异李可突然间的变化。

    李可无奈的苦笑,心里想着现在贺纪其那边虎视眈眈的看着,她觉得父亲不把真想说出来,才更是加剧了父亲的危险,她有直觉,贺纪其并不想让李民醒过来。

    李可一两句又和刘叔讲不清,只好骗他说自己和父亲聊天的时候,意见有分歧,她本人实在是太过激动了,她反省。然后见刘叔将信将疑,又微笑着说:“刘叔,我和爸爸总是这样,一吵架就是据理力争的。

    之前在家里就这样,这现在我竟然也一时忘记了他还是个病人。”听李可这么说,刘叔也觉得父女之间的吵架很正常,李可还是个孩子,和父亲有拌嘴,实属正常了。

    他再回头看着床上的李民已经平静的闭上了双眼。就觉得可能是自己多管闲事了,这是人家父女的感情问题,他不应该冒失的进来。刘叔又嘱咐了几句李可,让她好好的和她爸说话,别刷小孩子脾气。

    李可笑着点头答应,刘叔就又出去了。这回李可平静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坐在父亲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道:“爸,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你这么不同意我们复婚?”李父还是禁闭双眼,不愿意睁开看李可。

    李可叹了口气,知道父亲还是不愿意说,她也不想再逼着他了,她轻轻的给父亲盖上了被子,就告诉他好好休息,她过两天再来看他。

    走出医院的李可还是很担心她爸爸的情况,一个人的秘密太多,简直就是一个深渊,她直觉这件事情贺纪其有太多的嫌疑。

    她第二天没有去医院看父亲,也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警察局。她找到了之前负责她爸车祸案子的年轻警察金纺,金警官见她过来询问半年前她父亲的案子,没有不耐烦,而是仔细的给她讲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当年父亲发生车祸的时候,那条路上没有监控,也就是因为这样,警察只能在目击证人那里搜索到了肇事车辆的车牌号。可是这件事的疑问就是,大家都认定是犯人醉酒驾驶导致的事故,抓到犯人的时候,也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极大的酒味。

    可是一个撞人的人,他的心态怎么可能好到在逃亡的路上,还能有心情酗酒呢?李可也觉得这件事有很大的疑问,她不禁对金警官倒出了自己的前夫,她说出了贺纪其身上的疑点和所有奇怪的举动。

    警察也对这个人充满了疑问,不过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们是不能贸然去抓捕的。金纺告诉李可,他会尽快的再提神一下当初的犯罪嫌疑人,看看他是否是真正的凶手。

    李可因为警察的帮助,觉得安心很多,她微笑着离开,认为父亲应该不会有危险,毕竟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有警察注意,也就是说有人会保护父亲的安危。不过她却忽略了一点,就是证据,凡事都要讲证据。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