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被害
    从警察局出来的李可心情明媚了许多,虽然有可能警察把真正伤害过父亲的人抓错了,但是至少现在她已经能逐步深入。

    不过,她却忽略了黑暗中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过为了避免母亲大惊小怪的不安心,李可特意将这件事情隐瞒了起来,李可知道母亲是受不了这种打击的。

    又在医院里陪伴了父亲两天,这两天里李可没有再逼迫父亲说什么,她知道,如果他不想说,就代表着这是一种保护,或者是自我保护,或者是在保护李可。假期一到,李可就回到公司里了,在这之前,她侧面的叮嘱刘叔把父亲照顾好。

    林秋笑着问:“不再陪几天了?”

    “这些天已经把这么多年的话都说了,医生说以后他肯定能说话的,以后再聊也不迟。”

    李可很放心父亲的身体了,心安理得的回到了公司,准备工作。不过林秋却发现李可总是对于她在医院的事情闪烁其词,对此,林秋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不过天有不测风云,李可的自信一瞬间都崩溃了。

    医院打来电话,说出事了。李可和林秋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可是她还是看见了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幕。父亲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上被遮盖了一层白布。母亲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晕厥。李可看到父亲的样子,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她不知道自己只是刚刚离开一天而已,为什么他却与自己天人永隔了。李可记得医生明明说过,她的父亲李民已经逐渐的恢复了身体健康,再也不会恶劣,他只能越来越好。可是现在他却突然离世,李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明明他已经好了啊!”李可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浑身都没有力气了,整个人靠在林秋的怀里,虚弱的不堪一击。

    警察不一会赶过来,正式李可几天前见到的金纺,他看到李可的样子,不忍心的说道:“李小姐,节哀顺变,这件事我们一定查的水落石出。”

    李可不理解的看着她,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她呆呆的问他:“你不是说去调查的吗,为什么我的父亲却没有人来保护他!”

    金纺愧疚的说道:“不好意思,那个罪犯咬死承认是自己的所作所为,未有受任何人指使。这样我们不能随意的调派人手。”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林秋也似乎明白了什么,看来,李可确实有事瞒着自己。

    李母已经被医生送进监护室,她只是悲伤过度,没什么大碍。李可就随着林秋一起来到了警察局。她目光呆滞,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眼眶红红的,眼泪还在流,她不能想象一天前她还和父亲说说笑笑,憧憬他出院以后的日子。她不能理解自己竟然真的心安理得的去工作,她应该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的。

    林秋看到李可的样子,心疼的抱住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希望自己能够给她一些力量,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失去至亲的滋味。不一会儿,金纺走过来,神色复杂的看着李可,严肃的告诉她说:“很抱歉,我们刚刚通过尸检和取证,已经确认,您的父亲是他杀。”

    李可听到这句话,猛然的抬头,她的眼神中有吃人的火焰,她愤怒的看着警察。她双拳紧握,身体颤抖不止。

    “我们检查出来,你父亲的身体里含有超标的毒~品,是直接注射在点滴瓶中的。”警察提到这件事情,也很生气。林秋皱眉,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干的。但如果让他知道,他一定让那个人粉身碎骨。

    李可听到毒~品两个字时,眼睛里的愤怒加深,她哭喊着:“一定是他,一定是那个混蛋!”林秋听到李可这么说,知道她话里有话,而金纺也同样震惊,他没想到李可竟然这么肯定是谁做的,说明这个人的嫌疑的确很大。

    “是谁?李小姐,你知道些什么?”金纺迫不及待的问李可,希望她能够给提供一些线索。

    李可恨恨的说道:“贺纪其,我的前夫!他,这个混蛋一定是他!”听到贺纪其的名字,林秋也是一愣,毕竟自从上次他设计陷害贺纪其之后,就听说他身败名裂,这是林秋想要看到的,只是给他的教训而已,但李可似乎又见过他。

    还没等林秋问,李可就全盘托出事情的经过,她说为了解开心中的疑问,她去找了贺纪其,而对方的种种举动,实在是让李可很诧异,他的行为像极了那种吸毒患者。

    听完她的描述以后,金纺点了点头,他承认李可说的特征的确很像吸毒者的特征,不过这不能听她的一面之词,立刻,他就召集了人,去找到贺纪其回来做调查。

    事情可想而知,李可已经被深深的悲伤包围,她很愧疚。明明她有机会像警察说明一切,可是因为她心中还存着对贺纪其的一点点希望,她始终相信他不会混到如此,也希望他和父亲的车祸毫无关系。被派去找贺纪其的人回来,发现他家已经人去楼空,没有他的半点影子。这时全体警察才可以完全有理由怀疑贺纪其是畏罪潜逃,立刻发出全国逮捕令。

    李可靠在林秋的怀里,空洞的眼神,还满怀愧疚的内心已经将她折磨的够呛。

    “怎么办,我没有爸爸了。”李可自言自语的一遍一遍重复着这句话,她的悲伤已经完全的覆盖了她的精神。

    林秋带着李可回到医院,他对李可说要振作起来,坚强起来。她的母亲还躺在病床上,那个可怜的妇人现在只剩下李可这一个女儿了。

    “我的妈妈也一定会怪我吧,怪我没有及时把自己的调查透露给他们。”

    “不会,她不会怪你任何一点,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陪伴她。”林秋安慰着李可,希望她能振作起来。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