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真相揭开
    果然,贺纪其冷笑着走到了李可的面前,歪着头眯着眼睛说道:“果然是同床共枕四年的人,听着我的声音,就知道我是谁。”

    李可恨恨的说:“还是因为,你是我的杀父仇人!”

    李可想要上前啐一口贺纪其,但无奈身子被绳子绑住,她努力的挣扎着,却听见贺纪其说道:“别再做这些没有用的功夫了,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怎么还会逃跑。”

    李可盯着贺纪其的眼睛,咬着嘴唇不说话,此刻的她知道自己的危险所在,但是又不肯向他低头。

    空荡荡的工厂此刻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李可被紧紧的困在凳子上,叫天天不应,而贺纪其就像一头随时准备撕扯咬死李可的一头疯狂的狮子。

    “贺纪其,我再问你一遍,我爸,是不是你杀的?”李可想要寻求一个答案,她的内心波澜起伏,提到父亲声音再一次颤抖。

    只见贺纪其将脸慢慢的凑到李可的面前,一字一句的对她说:“就是我!”

    李可听到这句话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大喊道:“贺纪其!你这个畜生,你不是人!我爸对你那么好,你却忘恩负义,你难道就没有心吗?”

    李可一直认为父亲对贺纪其是很好的,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可是他却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实在是让李可不能平静。

    听到李可的辱骂声,贺纪其摇了摇头,他冷笑道:“后来呢?看来后来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吧?他去我家打我,扇我的耳光,骂我猪狗不如。这些你都知道吗?”

    李可听到这,皱眉不止,她从来不知道父亲还会做出这种事情,在她的印象里,父亲从来都是一个温和的人,不曾与谁争吵过,如果真的是贺纪其说的那样,那也一定有原因。

    “那你告诉我,他打你,是因为什么?”李可质问贺纪其其中的原因始末。

    贺纪其听到李可这么问他,就有些逃避了,他似乎内心也知道父亲打他的原因是正常的。

    “是什么?”李可又一次的咄咄逼人的问道。贺纪其恼羞成怒,上前就是给了李可一巴掌,狠狠的一巴掌。力气非常大。

    李可的嘴角都已经出血,只见贺纪其皱眉冷笑说:“嗯,你要的答案,就是这个,我们离婚一年,他知道之前我打过你,然后就来找我。李可,你们一家子都是贱骨头!”

    听到贺纪其说到的原因,李可是震惊的,她一直以为自己瞒的很好,不曾让父母知道她被家暴的事情。

    原来李民在李可和贺纪其离婚后的一年里,虽然法律上贺纪其已经不是自己的女婿,可他还是对贺纪其像儿子一样好,没事就买些菜去给他做饭。

    有时候,李民甚至也会抱怨李可,他不知道他们离婚的真正原因,认为是贺纪其生意做的失败,公司倒闭。没钱了,李可才离的婚。那时候,李民还总是劝慰李可不要做的这么绝情。

    贺纪其还在和李可住的老房子里生活,周围的邻居也都总能见到这个慈祥的大爷,总是去贺纪其的家里做饭。

    突然有一天贺纪其家的邻居看不下去了,他拦下了兴冲冲准备去贺纪其家的李民,在楼下那位邻居叫住李民。

    “嘿,你这位大爷我以前就见过,你是李可她爸吧?”

    李民听到有人叫他,停住脚步,乐呵呵的点头,问他什么事。

    邻居无奈的说道:“他和你女儿都离婚了,你还对他这么好,这是做什么?”

    李民笑呵呵的解释:“他就像我的儿子一样,虽然离婚了,一个人生活,身边没有女人,我得照顾照顾。”

    邻居听了李民的话,整个人跟见了鬼一样,气极了反而笑了出来。他摇头说道:“你是那个女孩的亲爸吗?”

    “怎么不是!”李民听到这话,也笑了。

    邻居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李民,看他憨憨厚厚的,像个老实人。

    就叹了口气,对李民说道:“我之前不多嘴,那是人家的家事,现在我倒是要说上一句了,否则我真是看不下去你这样子。”

    李民听到这话,也是云里雾里不知道对方到底要说什么?

    就这样这位热心的邻居把李可这几年遭受家暴的事情说给了李民听,他们房子隔音不是很好,对方打架,他们这里听的一清二楚。还有贺纪其经常带女人回来,那时他还没有离婚。

    李民听到这些话,当然非常震惊,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受了这么多的苦,又突然想到李可每次回家,穿的衣服总是长袖,现在看来应该是遮挡身上的伤痕。

    他越听越气愤,这些话如五雷轰顶般的砸在李民的身上,他气的双手发抖,他没想到贺纪其竟然是这样的人渣。

    拿着蔬菜的手,狠狠的攥紧了拳头,此刻他的内心充满着愤怒与悔恨。

    他恨自己才知道这些事,没有在李可受到伤害时出来保护她,他恨自己瞎了眼,分不出好坏,竟然还来给他做饭。

    李民气的赶紧上楼,发现贺纪其不在家。他拿出自己的备用钥匙,开了门,走进屋子,气匆匆的翻看这所房子,李民本来是想找到贺纪其的出轨证据,看看有没有他和别的女人的照片。

    找着找着,照片没有找到,反而找到了一包白色的粉末状,他轻轻的打开,藏了一小点,发现这不是一包普通的面粉,他有理由怀疑这是毒~品。

    他先把他放在自己的兜里,听到门开的声音,贺纪其走进来,看到李民在客厅站着,就笑着说:“爸,你来了。”

    李民怒气冲冲的说道:“别叫我爸,我没那么大的福气,养出你这样一个女婿。我的女儿也没有这样的福气,嫁给这样的一个老公。”

    李民的冷嘲热讽让贺纪其很诧异,以前李民对自己的态度很好,今天却这么反常。

    “爸,你怎么了?”

    李民只是语重心长的问:“我问你,你有没有打过小可。”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