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杀人
    听到李民突然这么问,贺纪其也是一惊,他不知道李民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此刻贺纪其毕竟心里有鬼,他只能为自己开解说:“都是两个人平时吵吵架,夫妻吵架是身正常的啊。”

    李民冷哼说:“哼,你别给我岔开重点,我只是问你,你到底有没有打过小可!”

    贺纪其点头,李民伸手就拿到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打了过去,愤恨的说:“你这个畜生,竟然敢动手!”

    面对飞来的抱枕,贺纪其下意识的遮挡了一下。整个人的本性暴露无疑。

    他扔掉手中的枕头,愤怒的说:“你个老头子,我看你是疯了,现在从我的家里出去!”

    李民看到贺纪其漏出这幅嘴脸,更是加深了对他的看法,认为贺纪其果然是别人口中的渣男。

    李民失望的摇了摇头,他伸出手指着贺纪其,怒吼着说道:“你这个畜生,我们一家人对你这么好,你却这么伤害我的女儿,你不会有好报的!”

    说完就愤怒的离开了,而贺纪其也不屑的看了一眼门口,本来他还想过虽然自己和李可没有什么继续,但是这个岳父对自己还算可以,也没想过撕破脸皮。

    但今天他回家本来就是心情低落,他知道自毒瘾上来了,所以已经没有心情去应对这个老头了。

    回到房间他发现自己屋子里面的情景,一看就是被翻过,他急忙打开抽屉,发现自己的白粉儿已经不见了。

    他想起了李民的到来,心里猛然一惊,手指微微颤抖,他此刻的心情是愤怒的加上恐惧。他很怕这个老人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

    就因为如此,他心惊胆颤的拨通了李民的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还是那么愤怒,贺纪其放低自己的语气,声音中略微带着请求。

    他低声细语的苦苦哀求,希望李民能把这个东西还给自己。但是无关任何私人问题,李民就是觉得这种东西要交给警察。

    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李民的请求,也认真的告诉贺纪其,他会去报案,让警察帮他戒毒!

    可是贺纪其怎么会同意,他又哀求了一阵,又是悔恨又是道歉的一直和李民重复的说。但耿直的李民抛去自己和他的私人恩怨,也坚定着知道吸毒是犯法的。

    他不会允许自己纵容一个瘾君子,更是不给贺纪其一点机会,就撂了电话。

    而另一边的贺纪其本就性情乖戾,心思恶毒,加上他觉得自己已经深深的处在危险之中,而这一切都让李民这个老人掌握着。

    贺纪其一直都非常恨李可,如果不是因为她,林秋也不会对付自己,更不会把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事情拱手让人。

    如今他一无所有,就只有可以让他忘掉忧愁的毒~品,而李可的父亲却又要毁掉他。

    失去理智的贺纪其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是被李可一家给悔了,他已经低声下气的求李民了,可是他还是无动于衷。

    林秋一直担心着李民什么时候把这件事告诉警察,所以他偷偷的找到他。

    在大街上看到李民的时候,他发现对方神情恍惚,好像要去做什么。敏感的贺纪其一下子就认定他一定是去警察局举报自己的。

    所以,一怒之下,他握紧方向盘的手用力,又看了一眼这附近没有摄像头,就把油门踩下去,直直的撞向了这个老人。

    在汽车只离李民几米远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了车里面做的人,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撞了人的贺纪其终于开始害怕,保持着自己仅有的一点清醒,立刻逃离现场,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他又找到了一个着急用钱的老实人,他将自己的所有积蓄拿出来,希望这个老实人能帮他替罪。

    就这样,他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他也知道李民昏迷不醒,成为了植物人,这下他的心慢慢的放下来。

    直到他有一天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李民对他的好,觉得自己愧对他,就偷偷的跑去医院看望他。

    没想到,却被刘叔碰见,又让李可起了疑心,他后来又知道李可竟然私下偷偷调查李民的事故原因,又去了警察局不知道做什么。

    看到李可从公安局里出来的时候,贺纪其的心就蒙上了一层阴暗。

    他开始愤怒,这种愤怒已经代替了恐惧,之前想除掉李民是怕他将自己吸毒的事情揭发,现在他似乎什么也不怕了。

    他觉得李可一家是想尽一切办法逼死他,所以他将所有的不满全部怪罪这家人。

    他去医院,已经醒来的李民看到他,眼睛里是惊讶,还有防备。他想要大声的喊,可是嗓子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直到他亲耳听到贺纪其对他说的话。贺纪其趴在李民的耳边,轻轻的说:“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因为你以后再也听不到了。”

    说完就把针管里的毒~品注射到李民正打着的点滴内,然后亲眼看着他失去呼吸的感觉。

    贺纪其将事情经过,一一讲给了李可听,这时李可已经泪如雨下,事情的真相果然像自己猜测的一样,凶手就是贺纪其!

    他此刻正带着冷血的笑看着李可,嘲笑她的不堪一击。李可也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就是不说出真相。

    因为他怕李可受到伤害,他不想让李可去冒险,因为贺纪其就是一个危险人物。

    李可愤怒的看向贺纪其,四年的感情,朝夕相处,即使这段婚姻再不幸福,她都认为离开时,应该互相都不再回头,她才是婚姻里受到伤害的人,她都没有怨恨贺纪其,可是他却用这种方式伤害她的家人。

    贺纪其看到李可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盯着自己,冷笑一声,将手伸到李可的脸庞,想要抚摸她。

    可是此时的李可觉得面前的贺纪其极其恶心,她厌恶他触碰自己。李可将头转向另一边,躲避贺纪其的触摸。

    贺纪其不在乎的笑着说:“没关系,你不爱我,我不怪你,只希望你记住,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女人!”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