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醉酒 郭莹莹想自己刚才的
    第四百二十八章醉酒

    郭莹莹想自己刚才的表情应该表演的很不错,林秋走下台来,郭莹莹又回到了刚才的座位。

    “谢谢你,林秋。再陪我喝一会儿酒吧。”郭莹莹无害的笑容向林秋笑着。

    林秋知道刚才自己唱这首歌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李可,他也不知道原来自己唱歌还算可以。

    他心里想着回去以后,一定要把这首歌当面唱给她听。

    喝了最后一杯酒以后,林秋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一种喝醉了的感觉,他心里想平时自己的酒量很好,不可能喝一点醉了。

    “你怎么了?”郭莹莹关心的问道。

    “这酒……”林秋皱眉看着这杯酒。

    郭莹莹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说:“刚才服务生告诉我他们这里新调了一杯酒,里面的酒精浓度非常高,一杯可以醉人,我不信,让他给我倒了一杯。看来你是喝了我那杯酒了。”

    林秋听完郭莹莹说的话,知道了自己的头晕的原因,他起身,可是双脚已经没有力气,这个时候他瞬间靠在了吧台。

    ”你没事吧?都怪我,忘记提醒你了。我扶你去休息。”说完扶着林秋楼了。

    这家酒吧的楼是酒店,郭莹莹扶着醉酒的林秋来到了房间,嘴一抹可怕的笑容。

    第二天清晨,林秋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没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看时间,飞机已经飞走了。

    他拿起手机看到一条短信,面写着:“你喝多了,我先飞回去了。”

    是郭莹莹,她已经先离开了。林秋记不太清昨晚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头很痛。他记得之前自己的酒量即使酒精浓度再高,也不应该是一杯倒的量。

    他想起李可还在家等他,而自己耽误的飞机,她也许会生气,但又不想告诉李可自己和郭莹莹一起去酒吧的事情。

    所以他撒了谎,只说自己起晚了,没赶飞机。李可在电话那边嘲笑他笨,笑着让他快回来。

    林秋这样搭乘了最近的飞机回到了a市,这趟出差的事情被很快遗忘到脑后。

    林秋看到距离两个人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很是激动,他拥抱着李可告诉她自己一定会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

    李可笑着说和林秋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很幸福。这样,两个月马过去了。

    这两个月里,秦风和佟梦实一直在一起,可是佟梦实却不是很开心。对外,秦风从来没承认过两个人的关系。

    甚至让所有人以为他们是朋友,甚至是不熟悉的朋友。秦风经常对佟梦实忽冷忽热。这也取决了郭莹莹对他的态度。

    佟梦实觉得这一切都不是自己向往的样子,她希望秦风能够一点一点的爱她,即使最开始他只是在负一个责任。

    可是慢慢的,秦风也许发现自己确实和佟梦实不合适,两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价值观不一样,哪怕佟梦实努力的去配合他的习惯。

    可是秦风依旧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他只爱郭莹莹一个人,这件事不可否认,他只有在生理需要的时候,才会去碰佟梦实。

    其他时候,他甚至不想让她来自己的家了。他把给梦实的钥匙收了回来,不希望她再随便来。

    佟梦实看到表姐一天一天幸福的样子,羡慕级了,她特别喜欢秦风,即使他对自己并不好,可是她还是爱他。

    他工作的时候,佟梦实会把自己伪装成一直小猫,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他下班的时候,佟梦实会自己做一桌子的饭菜给他吃,即使他从来没对她说过辛苦。

    他把她拽到床,毫不客气的脱掉她的衣服的时候,她会尽量不让自己漏出害怕的表情,即使每次她都非常疼。

    能做到,不能做的,佟梦实都做了,可是秦风的冷淡依旧,眼里曾经还有愧疚,后来也慢慢变成了厌恶。

    佟梦实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只是爱他,这有错吗?她躲在被子里哭,在表姐和姨妈面前装作无所事事。

    甚至在表姐问她感情的问题的时候,她都打岔,让表姐以为她只是害羞。

    她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和秦风在一起的事情,不为别的,因为秦风不喜欢。

    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李可每天都生活在开心与快乐的感觉里,她去苏洛辰的画廊找他。

    来到画廊以后,发现这里的陈设改变了不少,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来过这里了。曾几何时,她几乎每天下班都要来这里呆一下,和苏洛辰说说闹闹。

    而如今,她再见到他,发现苏洛辰已经从一个阳光的男孩变得有些疲惫,他的下巴有些胡茬,眼睛也不想以前那么明亮。

    “最近很辛苦吗?”李可关心得问。

    苏洛辰拿了把椅子让李可坐下,他笑着对李可说:“不辛苦,只是有时候会失眠。”

    “失眠?”李可皱眉,看着苏洛辰的脸确实苍老了很多。

    李可笑着打趣说:“你看看你,像一个老头子了。”苏洛辰也是呵呵一笑,他看李可的眼光从始至终都是温柔的。

    “你好久没来了,我以为从此也不会来了。”苏洛辰说这话时,眼睛看着李可,虽然是笑着的,但眼睛里面都是掩饰不住的悲伤。

    李可的心很痛,之前两个人一起经历了很多,连李可自己也以为,以后也许会和他一起过,可他们之间终究还是没缘分。

    李可不忍心再看苏洛辰的眼睛,她站起身,走向苏洛辰画的那些画。

    新作的几幅画都被标了名字,这让李可很不解,她记得苏洛辰以前说过,一千个人心有一千个哈利波特,每个人看到一幅画的感受和着重点也不同。

    所以他从来不给画作起名字,让喜欢它的人不限制于他的想法里。

    李可笑着问他:“你怎么开始写名字了?不怕限制于这些画吗?”屋内的灯光很暗,李可看不清苏洛辰脸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的伤心。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