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点醒
    第四百五十六章点醒

    李可知道,自己的病治起来恐怕十分困难,现在是运气好极了,遇到了医生世家的唐景,才有了那么一点治愈的希望。而且现在……她觉得,值不值得到已经无所谓了。或许……或许不治好会更好也说不定。

    李可无比希望林秋再一次回头来找自己,在这并没有治好之前来到自己的身边,如从前那样,真挚而诚恳地和自己说‘无论如何,无论再发生什么,我都永远爱你。’之类的话。否则……她真的不知道,究竟还能不能再相信他说的话。

    否则,她怎么会知道,他想要的究竟是是孩子?还是……自己?

    相反,甜甜就不一样了。甜甜那个丫头,从来又乐观又积极,善良可人得很。她没有自己这么多的心思,她……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真正的幸福。

    “唐景,你想到办法给甜甜治病了吗?”转回正题,李可决定不再思考其他问题,现在重要的是甜甜。

    “当然了,我唐景光明磊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答应你的就一定会做到。”唐景十分自信的回答道。

    “怎么?”

    “试药。我告诉她,让我治你姐姐的病可以,但,她得给我试药才行。”

    “……你就一点儿不在乎在人家小女孩儿心里的形象?”李可忽然觉得,唐景这个人,还挺可爱的。现代社会,亏他还能相处时这种古老的剧情。甜甜也真是可爱得很,居然还真答应了!

    “不然呢?要不,你给找个办法?”唐景皱起眉,略微不满地说道。

    “别!我觉着挺好。对你俩来说,都挺好的。”李可越来越觉得,唐景和甜甜更配了。

    唐景自小在药馆里泡大,也算是见识丰富了。更何况,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他看别人一眼,多多少少就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不说完全准确吧,猜个七八分还是可以的。这不,这么一看,李可恐怕是还憋着什么其他的小心思呢!

    “唉,你说你一个静养的病人,不好好休养生息,为自己的身体着想,整天盘算什么呢?总觉得,你没按什么好心。现在说出来,小爷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要是哪天被我发现你图谋不轨……”

    “呸呸呸!谁要图谋不轨了?!我!打的可是好主意!”李可眉眼间带着笑意,顿了顿,继续说道:“放心,唐神医,我们姐妹两不回答你什么坏主意的!往大了说,你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呢!我李可虽说不是什么特别善良的圣母白莲花吧,可也不是个蛇蝎心肠的恶人呐!尽管放心!”笑起来的李可显得可好看了,美艳上翘,颇有些动人心魂的美艳。

    唐景扫了一眼,便悄悄垂下了眼帘。不是不好看,而是他知道,这女人再好看,也是多带刺的玫瑰,碰不起的。

    人的身体说起来十分玄妙,病症不知会导致身体不适,更多的还会导致情绪上出现问题。就好像,原本性情温和的人忽然间性格大变,变得暴躁易怒,大多不是因为经历了什么不可言说的事情,而是因为他的身体机能出现了问题。心肝脾肺肾,但凡一个不好,都会最大程度的表现在气色上。

    这些年,他随爷爷看的病人太多了。先是看病再看人,到了现在,则是看人再看病。

    在他看来,李可必然有一个心结,导致她身体虚弱,精神不稳。她的问题想要解决,非得她人走出来才行。而通常需要一个习惯了繁华生活的人回到山林之间,大多……是爱情出现了问题。

    她心里有一个人,想忘掉,却是怎么也忘不掉的。

    受了情伤的女人,最难搞了。

    也不知道她心里记挂的那位,是出轨了,还是另娶她人为妻,背弃了他们的爱情还是……唉,不对,前两个选项好像差不多时一个意思。

    唐景想,看在李可是个可怜人的面子上,还是不和她讨论这个问题了。否则……他可没兴趣哄一个受伤的女人。这种事儿啊,还是留给她那个情夫去干的好。

    “唉!”看唐景半天不说话,李可还以为怎么了呢,可互相之前的每一个细节……奇了怪了,她没干什么突然让人沉默的事啊!难道是本小姐天生丽质难自弃,迷住了这个……

    “想什么呢你!脑洞那么大,干脆去写好不好?整天瞎想些乱七八糟的,怪不得把身体搞得那么差。”

    “唉~这算你说对了!我虽然不是写小说的,可也是搞创作的好不好!”

    “创作?”

    “对啊!”

    “你……创作什么?”

    “……没什么。”游戏——这本来是李可的答案,可当游戏这两个字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忽然涌了上来,李可深吸了一口气,意图压制住忽然出现的负面情绪和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几乎强硬的结束了话题。

    “你冷静一下吧,一会儿,你妹妹回来,别让她看到。”唐景心知,这是说到李可心里的症结上了。解铃还须系铃人,他只是个医生,是帮不了这样的忙了。

    “……”李可没有回答,唐景也没有再说话,气氛就突然这么冷了下去,而唐景似乎也并不在乎,打开门,迈开大长腿走了出去。

    转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唐景开始了自己的研究。

    他现在能做的,恐怕……就只有帮李可先治好甜甜,让她卸下一个负担,至于其他……就真是爱莫能助了。

    房间里的李可在唐景转身离开房间之后,猛地扑到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裹在了里面。泪水不可控的涌出来,越是想停止,就流的越凶。

    原来……原来,从来都没忘记过……曾经种种往复不停的在脑海中盘旋。

    ‘林秋’这两个字就仿佛魔咒一般,将李可定的死死地。本以为泪已经流干,心不会再痛,可那些深深的伤痕却永远留了下来,无论如何……也……治不好了。

    ——内容来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