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绑架 林秋最后还是跟着那些
    第510章绑架

    林秋最后还是跟着那些刑警组成的便衣小队小心翼翼地往目的地赶去,唐景本来也想跟着去,但却没有成功。

    毕竟他无法回答林秋的那个问题,如果此时出事的是甜甜,他难道会不去吗?那是不可能的。

    “自己去不让我去,也不想出了意外小安可怎么办!”

    唐景随着后续队伍跟在林秋他们后面,车子里有许多通讯工具,唐景嘟嘟囔囔的抱怨林秋不带他去,这会儿车子在这儿停着都要急死人了。

    “人家去救老婆,你去凑什么热闹…”

    一个年轻的小警察听见唐景的抱怨,偷偷的接上一句。

    “我去救我…救我姐啊!”

    唐景难得的蠢萌,下意识的怼了一句才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好像并不适合开玩笑。

    “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看这个阵势还挺严重的吗?”

    “很不乐观,我的师傅告诉我,绑架却不提要求的绑架者多半是跟被绑架人有仇,所以被绑架人的情况是很危险的。”

    这话也让唐景心里沉了沉,甜甜和小安还在家里等着,万一带回去什么坏消息就太糟糕了。

    城外一个废弃的校园内,一楼角落的一个教室里,殷琅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昏迷着的李可。

    自己本来并没有想要让她晕过去的,谁让她那么不听话还要发什么短信呢!

    殷琅抬步向李可走去,手里晃晃荡荡的拿着一大瓶凉水,看着李可低头被绑在椅子上,头发垂下来遮住脸颊。

    将李可的头发抓起来使劲扯到后面,殷琅将手里的水慢慢从李可的头顶浇下去,眼看着她从折磨中惊醒。

    “哟,醒了?”

    拍了拍李可的脸颊,殷琅送开李可,笑嘻嘻扯了把椅子坐在她跟前。

    李可喘着粗气看着殷琅的这一系列动作,脖子后面的地方隐隐作痛。

    在殷琅把手机上那消息给她看了之后,她就想要去找林秋的,可殷琅却趁她不注意将她打晕。

    她们两个约见面的地方本来就是极其人少和安静的地方,也就没有人注意到。

    “你真的是疯了!你究竟想要什么!”

    使劲挣了挣,却发现那绳子绑的太结实,根本就不想一个女生能做到的事情。

    “你现在放了我,我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的!”

    “我不在乎~”

    殷琅笑的欢畅,竟然比她往常那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好看多了。

    “如果你消失再也不见之后,承立他才能看得到我,没有了你,我才能过得开心,你懂了吗?”

    李可觉得殷琅是疯了,可她那眼里的凶狠着实让李可心里有些发慌。

    “我说过我和方承立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关系,你喜欢他就好好去追,到底在这儿跟我较什么劲!”

    “没什么关系?那你天天总是一副他的就是你的那种样子?你又凭什么在结婚之后还是总跟他单独见面?”

    陷入爱里的女人正是可怕,李可无语极了,却还是耐下心解释。

    “我跟他,从高中到现在都只是好朋友的关系,都是你想多了好嘛…”

    “我想多了!那你为什么在当年他离开之后不肯告诉我他去哪儿了?你敢说你没有一点点的私心?”

    “你在说什么呢!当年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呀!”

    “你不要再骗人了!”

    殷琅越说越激动,整个人站起来贴到李可眼前,李可竟被吓的愣了住。

    “哼,没话说了吧?你不要否认你自己心里没有一点点私心!”

    李可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再给殷琅解释,殷琅却觉得她是心虚了。

    殷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遥控器,得意的在李可眼前晃了晃,随即按下开关。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有些冷了?”

    这么一说,李可确实马上就觉得有一股凉气开始从脚底升起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又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很奇怪的这个教室是全封闭的,窗户和门缝都被合金板钉的严严实实的,李可就说怎么光这么奇怪,大白天开什么灯呢!

    “不知道你想选那种方法,所以我就替你选了,外面挺热的,我让你凉快凉快!”

    李可这才知道这疯女人所说的都不是吓吓她,而是真实地想让她去死。

    “真的疯了吗你!快放开我!”

    “别白费力气了,这个椅子也是钉到地上的,你是不可能挣脱的。”

    殷琅看着李可疯狂的晃着椅子想要挣来,慢悠悠的披上一件厚厚的外套,又检查了一遍门窗,确认它们都是很严实的关着的。

    “好了,我走了,你慢慢享受,你的林秋会来救你的,只不过不知道到时候他会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你,不过我会一直看着你的,哈哈!”

    李可已经被冻得牙齿发颤,抬头盯着殷琅却说不出话来。

    “哎呀可别这么看着我,我是不会记得你的,拜拜,再也不见。”

    话一说完,殷琅便慢慢的走了出去,也顺手关上了灯,李可在一片黑暗中清楚的听着她锁上门的声音。

    头发上的水已经结冰,殷琅在这个屋子里放了很多个制冷设备,李可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那些东西在哪里。

    用着全身的力气想要挣来身子上的绳子,可那绳子却是纹丝不动,一点都不受影响的样子。

    不行!我不能放弃,还有林秋和小安在家等着,必须要好好的回去!

    李可用了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方法挣脱着束缚,却被越来越强烈的好冷袭击了所有意识,力气也好像被全部冻僵一样。

    渐渐的,李可安静下来,这么多年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从她眼前掠过,犹如走马灯一样播放了她整个的人生。

    “我这是要死了吗…林秋你在哪儿…”

    林秋和那些便衣警察赶到那所学校的时候已经很久之后了,整个学校安安静静的,听不到一点点声音。

    “诶,等一下。”

    “我等不了了!”

    说完林秋便使劲甩开那个警察拉住他的手,快步向学校内走去,直到看见那间教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