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爱是原罪
    第511章爱是原罪

    “好冷啊!”

    忽然有其他的声音响起来,林秋冲着声音看过去却发现方承立也正在向这边走过来,只是皱了皱眉头便没有说话,眼前这个教室太奇怪了,站在外面都能感觉到里面的寒气。

    试探着去推门却碰到一块儿冰冷的金属门,林秋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抬手便要使劲敲下去。

    “傻了吗?万一里面有绑匪怎么办!”

    方承立眼疾手快的抓住林秋的手腕,声音低低的却快速说完了这么一串话。

    林秋咬了咬唇,本就熬红的双眼此时看起来更加渗人。

    “仔细找找入口,小声一点。”

    说完方承立便放开林秋,顺着这件教室一点一点的搜索起来。

    林秋心急如焚,却也不得不耐下性子一点一点的看着。

    “咔哒”一声传来,林秋却听得清楚,顺着声音看过去就发现方承立已经打开了一个窗。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是迎面扑来的寒气让林秋以为自己是裸身处在数九寒天的大雪地里。

    仍然没有一点的动静,林秋心里越来越不安,再也顾不上太多,一个跃身跳过窗台,打开手机的灯光就看见一幕几乎让他立刻疯掉的场景。

    “老婆!”

    映入林秋眼帘的是李可一张极其惨白的脸,还有垂在她脸上的小串冰柱。

    林秋疯狂的上前抱住李可,就像是抱住了一块儿冰块一样,毫无温度,林秋甚至都不敢去试探她是否还有呼吸。

    灯光一下子亮起,方承立走到跟前很快的解开李可身上的绳子。

    “快走,先带她去医院。”

    方承立扯起无法镇定的林秋,抱起李可就走在了前面。

    林秋这才反应过来,脸上冷冷的发疼,用手一摸,流下的眼泪已经变成冰柱的模样了。

    三人快步向那个窗户的方向走去,可都已经走到近前了,那窗户“啪”的一声就在他们面前关了起来。

    “来的很全啊,那我们大家都留在这儿好了。”

    殷琅不知从哪儿走了出来,眼神从方承立身上飘过,好像并没有怎么停顿的模样。

    方承立把李可递给林秋,走到殷琅前面,高大的身躯把殷琅遮的严严实实的。

    “不要闹了,赶紧放我们出去!”

    “跟她墨迹什么,赶紧开门出去!”

    李可的情况很不好,林秋心里焦急的很,偏偏方承立还在那边和那个女人说什么。

    “你可以开门试试啊~”

    殷琅没有回答方承立的问题,反倒是笑着探出头来回答了林秋的问题。

    林秋走到门边推了推门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可以打开的地方。

    “你放心好了,你怀里那个女人,应该已经没呼吸了,你不用着急的。”

    这话说完,林秋冲到殷琅面前就想出手,现在已经顾不上是不是女的了,可方承立却伸手拦住了他。

    “我来。”

    房间里的制冷设备好像已经关住,没有了更强的冷气,但还是有着让人难以忍受的低温,林秋抱着李可的手臂渐渐发抖起来,不禁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对李可的担心。

    我靠,到底在废话些什么啊!

    那边的方承立和殷琅一直在低声说着什么,林秋只能靠着温度稍微高一点的门边等着,可现在再也等不住了。

    “砰”的一声巨响,林秋才刚离开门边,门就被从外面撞开,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端着枪冲了进来。

    “放下武器,立刻投降!”

    就在警察冲进来的一瞬间,殷琅便拿出一把刀向林秋两人冲去,却被方承立一下子敲晕。

    方承立扔下手中的椅子,淡定的看向目瞪口呆的一群人。

    “下意识的…她只是晕了…”

    所谓的绑匪只看到殷琅一人,她被绑上了警车,李可却是被直接送到了医院。

    “怎么样!现在什么情况!”

    急救室外等了三个大男人,甜甜咋咋呼呼的出现,身后还带着一个小不点儿。

    “你怎么把小安也带过来了?”

    唐景抓住横冲直撞的甜甜,看了看懵懂的小安,语气里有些不能理解。

    “不然怎样?我怎么可能在家里待的下去!我姐到底是怎么样了现在?”

    甜甜哪里还考虑的到那么多,反抓住林秋的手臂,接到电话的的时候她都要被吓死了,说什么没有呼吸了。

    唐景叹了口气,拉着甜甜到一边细说。

    而小安已经来到林秋面前,小手捧起林秋低下的头,认真的问道:“爸爸,妈妈怎么了?”

    林秋难过的看着小安单纯的小脸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声音喑哑又低沉。

    “没事,妈妈受了点伤,医生们在救她。”

    “爸爸,你不要哭…”

    小安撇了撇嘴也要落下泪来,肉肉的小手擦了擦林秋的脸庞,一手的水光。

    林秋使劲露出了一个笑容来,紧紧的把小安软软的身子抱进怀里,却听到甜甜的声音愤怒的响起来。

    “你不该解释一下吗!那个殷琅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因为你吧!”

    甜甜快步冲到方承立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唐景跟在后面一脸的复杂。

    方承立看起来确实也很自责,低着头承受着甜甜的质问,为难的开口道:“我不知道殷琅是这样的,是我的错。”

    林秋疑惑的看着这两人之间的对话,轻轻的开口道:“怎么回事?”

    “还有你!整天就知道疑神疑鬼的,我姐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那个女人喜欢他,他又对我姐有其他的想法,所以那女人才会对我姐做出这种事!懂了?”

    甜甜就像是被点燃的炸药桶,冲着林秋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林秋也明白自己的过错,低头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本什么上说爱是原罪,我看是没错,你们一个两个的全被感情冲过了头脑,不顾道德,不顾法律,疯了吗都是!”

    唐景扯了扯甜甜的袖子,她的声音太大了,在医院也太不合适了。

    小安也被吓得呆呆的,眼眶里还没落下的泪也好像被吓了回去。

    抢救室上的灯忽然暗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等在门口的几个人赶紧围了上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