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纸包不住火
    第528章纸包不住火

    “阿姨,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里啊?是谁看病啊?”

    小九乖巧的跑到李可跟前,又看了看她身上穿着的病号服,一张小脸儿上又满是惊讶,“阿姨你生病了啊?小安也是穿你这样的衣服呢!”

    李可晃了晃神,什么叫小安也穿着这样的衣服?小安不是在家里吗?

    “小安在哪儿!”

    有些激动的扯住小九的手臂,李可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语气也很是激动,小九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指着一个方向有些结结巴巴的,“她...她就在那边睡着啊......”

    直到李可坐在小安的病床前,看着小安沉沉的睡颜,她才觉得事情一点点清晰起来。

    “我确实也不知道小安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她跟小九两个孩子实在是太久没见了,小安打来电话说在医院,我就带着小九过来了......”

    看着李可难看的脸色,院长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小安生病大概是没有让李可知道的,可是李可也穿着病号服,这就是她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林太太...你还好吧?”

    院长轻轻拍了拍李可的肩膀,李可这才从难过中回过神来,回头给了院长一个安抚的眼神,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又再次低下了头。

    “我没事的。”随后又冲小九招了招手,这孩子从刚才就一直站的远远的,像是有些被吓到了。

    “小九,阿姨问问你,小安和你玩儿了多久就睡着了?”

    “我们...我们就玩了一局‘抬抬脚’,她就睡了......”

    小九眨巴着懵懂的大眼睛,认真地回答道,“抬抬脚”是他们两个孩子之间的一个小游戏,一般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玩一局的,李可这么一算,心里便觉得更加揪起来了。

    李可心里慌急了,手也开始发起抖来,本来就还有些僵硬的身体仿佛是站不起来了。

    “阿姨,甜甜阿姨说小安睡的时候就让我们守着她,说她随时都会醒来的。”

    院长轻轻扯了扯小九背后的衣服,刚想要阻止他病房门就被打开了。

    “老婆你在这儿呢!老婆......”

    林秋一推门就看见李可满眼委屈的望着自己,又看了看病床上的小安,便一下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回事?小安现在这个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可坐在病床上,平静的看着旁边的林秋,林秋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揉了揉头发,还是慢慢开了口。

    “唐景正在找治她的方法,小安的情况和其他的病患有些不一样,按理来说,这种病只要好好养着,是不会影响到日常的生活的,可不知为什么小安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不给我说!”

    李可眼神倔强起来,有些生气的鼓着腮帮子,林秋马上看出来李可这是真的生气了,她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实际上却果断极了,这一生气,可算难办了。

    林秋他们自然有自己的考量,李可的身体还在恢复阶段,给她说了小安的事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我担心你的身体...可能等小安好的时候,你也就恢复好了,我不想让你在这个地方费太多心。”

    “我是她妈妈!凭什么不给我说!”

    李可的情绪逐渐有些激动起来,甚至使劲的捶起床来。

    林秋赶紧上前使劲的把她抱进怀里,为免她情绪太激动而伤到自己。

    “亲爱的不要这样,冷静一点!小安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有唐景在,你要相信他的!”

    “我怎么冷静!孩子她几乎天天都在睡,这还叫没什么大问题?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要告诉我!等到她一直睡着再也看不见我吗!”

    李可的情绪仍然激动万分,想要推开林秋但却一点劲儿都使不上,眼角都被激得通红,心里愤怒和难过交织在一起。

    紧紧把李可抱在怀里安慰着,她的情绪也逐渐安稳下来,可却呜呜的哭起来,林秋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着,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这个道理人人都知道的,林秋曾经也以为如果家里出了事却不告诉自己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可搁到他头上的时候才明白过来,困难和挫折都要留给自己才好。

    “老婆,你这样我太心疼了,小安生病这件事我也快难过死了,不过真的再等一等好吗?对唐景有点信心。”

    李可哭着点了点头,已经来到病房前的唐景从门缝里看到这样的场景,轻叹了口气又退了出去。

    看来只能试试那个法子了。

    几天后,李可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一家人也从住了这么久的医院回家去了,等到看着林秋抱着小安站在自己的面前,李可还是觉得有些恍惚。

    “太久没回家了,我觉得好像都过了好多年呢......”

    “姐,你这就是睡太久了,回来两天就会好啦!”

    甜甜赶紧也下车扶住李可,一脸灿烂的笑容也让李可心情好了许多。

    停好车回来的唐景看着又睡过去的小安,面上不像其他人那样放松,而好像是忧心忡忡的模样。

    他从一个古方里找到和小安类似的病例,也有对应的治疗方法,可那治疗方法太过凶险,犹豫到现在他还是没有给林秋他们两个人说。

    唐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小安的年纪还太小,那种方法又太过凶险,他不知道那会带来什么后果,根本没有想好要怎么给林秋夫妇开口。

    可是那天在病房门口听到林秋夫妇两人说的那番话,唐景只觉得自己肩头的责任巨大,治疗小安的事情也越来越着急了。

    “唐景!你在干嘛呢!快点进去啊!”

    甜甜已经叫了好几声了,但唐景一直都站在那里紧皱着眉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叫了你半天都不搭理我,快点去开门啊。”

    唐景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掏出钥匙去开门,看着大家收拾好,还是召集大家坐在一起,把那治疗方法说了个清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