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弄巧成拙(下)
    第531章弄巧成拙(下)

    “老公,你听我解释......”

    李可做出要给小安做手术的决定的时候就想到会出现现在的情况,但林秋的反应比她想象中还要强烈。

    林秋甩开李可上前来拉住自己的手,抿着嘴角的样子看起来的确是气极了,使劲得指了指李可,便扑倒手术室的门前要去敲门。

    还没等林秋敲门,手术室的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那主治医生出来摘下口罩,首先看向了李可。

    “孩子妈妈,孩子的情况有些不稳定。”

    “你说什么呢!谁允许你给我女儿做手术的!我还没有同意你们怎么就能动手!”

    林秋听到这话更觉得又怒又急,忍住自己想要去揪医生衣领的手,怒冲冲的说了这么一句便要往手术室里冲。

    那医生赶紧把林秋拦住,等在外面的方承立和林秋也赶紧上来拉住快要失控的林秋。

    “你这人怎么回事?手术室怎么能随便进?我说孩子的情况不稳定的意思只是让你们做好准备,这次的手术有很大的可能成功不了了,但孩子不会有其他的事的。”

    说完便退回手术室里锁上了门,留在手术室外面的几个大人的脸色瞬时变得苍白极了,李可腿一软差一点滑下去,幸好方承立在后面扶住了她。

    其实手术之前医生就给她说过,手术的成功率并不高,但是李可实在是顾不上那么多了,没想到这手术却真的失败了。

    “你干的好事!你们干的好事!满意了是不是?就等着小安真的出事你才消停是不是!”

    林秋拼命压低了自己暴怒的声音,现在的他还残存着一些理智的,可心里却真的失望极了,他对李可失望极了。

    其实就算甜甜不说,他们也打算今天回来的,而甜甜发给他的短信也是在刚刚到医院楼下才看到的,没想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你就真的对我这么没信心吗?为什么就不能等我回来再给小安治疗?我说过我会让她健健康康的。”

    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的唐景幽幽地说了这么一句,语气里难掩失望。

    甜甜赶紧上前扶着他,他的行动其实还有些不便,那药效就算下去了也还是有一些副作用的。

    “不是的,不是的......”

    李可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只能不停摇着头否定,可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她现在觉得整个人好像就从一个洞里不停地往下掉,甚至都忘了从方承立的搀扶下离开。

    可这种场景在林秋看来也太过刺眼了,他们两个人的动作看起来都太过自然了,林秋甚至以为他们两个是习惯了这个样子的。

    “我以为你出国了是你真的改过了,没想到你在这里等着我呢,方承立真有你的啊,现在都想要对我女儿下手了吗!”

    “老公你真的误会了,承立介绍的医生是真的厉害的,是我自己太心急了,真的对不起......”

    “呵!”林秋自嘲地笑了笑,指了指方承立还在扶着李可的手,语气里满是嘲讽,“我才刚刚离开一下你们就这么急不可耐了吗?我倒想问你一句,你瞒着我给小安做手术,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李可这才意识到不对,赶紧从方承立的搀扶下站直,却还是腿软软的只能扶着墙站立。

    方承立看着眼前这乱七八糟的场面,他是真的好心想要帮小安治病,可没想到还是弄巧成拙。

    现在的他只期盼着小安不要出什么事情,只要生命不受到危险,治病的事以后再慢慢商量也好。

    方承立是想要解释的,可却不知从哪里说起,林秋是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吧......

    “请你相信我,我现在不想做什么解释,等小安安全出来我会拿出让你相信我的证据的,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

    最后只能说了这样一句话,说到最后还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林秋对方承立的这番话不以为意,冷嗤了一声便走到了旁边。

    甜甜扶着唐景坐下来等着,看着李可沉默流泪的模样实在有些心疼,其实她是相信方承立说的话的,可她并不打算现在帮他们解释。

    最一开始甜甜也是不相信方承立的好心的,可这几天的观察下来,甜甜觉得他确实是彻底悔改了,小安的手术失败应该真的是方承立的好心办坏事。

    唐景的脸色很是不好看,一方面他的身体确实还没有完全恢复好,另一方面,他现在是不可能有什么好心情的。

    费劲心思找治疗方法,不惜自己亲身试药,可到最后却发现人家根本没有相信自己。

    “亲爱的,我姐也是关心则乱,你不要生她的气~”

    敏锐的察觉到唐景的情绪不对劲儿,甜甜小声的对唐景说道,唐景苦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道理他何尝又是不知道,可心里还是憋憋得很不痛快,任谁被人忽视都不会毫无芥蒂的。

    又等了好一会儿,手术室的门才彻底打开,护士们推着病床出来,被子里躺着小安小小的身影,离得最近的李可赶紧跑过去,却还是被林秋抢了先。

    “不用太担心,这次手术虽然没有按照我们预计的完成,可不会伤到孩子本来的身体的,看以后的情况在调整治疗计划就好了。”

    “不用费心了。”

    林秋低着头说出了这么一句,便跟着小安的病床回到了房间里,甚至也没有看那个方承立带回来的eric医生。

    那医生被这句话说了个愣,无措的抬头便看到了唐景,李可早也跟着病床走了。

    “唐医生,他这是什么意思?”

    唐景站起身来,往常总是笑眯眯的温和模样不见了,声音冷淡,“没什么意思,字面意思。”

    说完也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只留下方承立承担着所有的不满和疑问。

    病床上小安头上裹了一圈白色的纱布,护士给小安挂好点滴就离开了,林秋坐在小安的床边,紧紧握着她的小手,满脸慈爱。

    李可愣愣地站在门边,却有些不敢靠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