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国之重器“哭”字诀
    见到远处兵马滚滚杀来,刘协、杨奉、徐晃三人也顾不上吃饭了,急忙起身集合军士。庙内空间太小摆不开军阵也容易被围死,三人带军士走出山神庙。军士背靠山神庙,依山势居高临下列阵迎敌。

    刘协这边军阵刚刚列好,便见远处兵马已经到了近前,约有五百余人,都是西凉铁骑。当先一人打着一面军旗,上书“华阴将军”。刘协再看那马上将军,眉宇宽阔、英气逼人,正是华阴将军段煨。

    徐晃看见华阴兵马已经临近自己军阵,段煨还不下马停军,有冲击圣驾的意图。徐晃心中大怒,拍马而出大喝道:“我乃是骑都尉徐晃,天子车驾在此,你们是来救驾的还是来劫驾的?”

    段煨见听到徐晃出马问话,天子果然在此,便令众军停下,喊道:“我乃是华阴将军段煨,听探马禀报天子车驾在此,特率兵马前来护驾!”

    刘协看到来军停下没有冲击军阵,再听到段煨说是来护驾的,刘协松了一口气。毕竟段煨有五百铁骑,自己身边只有百余残兵,若段煨是来劫持自己的,自己就算有杨奉和徐晃保护能冲出去,这百余军士也得都留在这,自己可就真成孤家寡人了。

    徐晃听到段煨说是来护驾的,但他只是停军不前,却没有下马前来拜见天子,又喊道:“天子车驾在此,你既然是前来护驾的,还不赶紧下马前来拜见天子!”

    刘协听到徐晃呼喊,知道徐晃这是忠义勇敢的表现,想要镇住段煨,使他不敢有异心。但刘协的心还是又提了起来。大哥啊,你丫语气好点啊,别把段煨真给喊急眼了,到时候段煨狗急跳墙大家都要完蛋了。

    段煨听到徐晃又在马上呵斥自己,也是恼怒不已,并没有下马前来拜见刘协,只是停军不前在马上观望。我乃是朝廷钦命堂堂的华阴将军,听到天子车驾在此,特地率军前来护驾。你一个小小的骑都尉竟然连番呼喝自己,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让自己怎么在部下面前立威?

    第一次给天子一个面子,回答你问题,没理会你的态度,大家就都算了。老子不就是没下马前去拜见么,天子被西凉军劫持多年,老子身为西凉军将,谨慎一点怎么了?你丫又来一次,当我段煨真的没有火气?

    再说了,谁知道天子是不是被你们劫持,你们是不是想赚我过去给擒下,然后吞并我的兵马。老子就是安全第一,老子就是不过去你能怎样!

    刘协见段煨只是停军不前,没有攻击自己军阵的意思,想来段煨应该不是想劫持自己,自己应该没有危险。

    刘协见双方局面僵持住了,怕出现意外把段煨逼反了,于是打马上前,对段煨喊道:“我乃当今天子刘协,来将果真是段将军当面?朕早就听说过段将军忠义守节之名,乃是西凉英豪,我大汉的板荡忠臣。今日一见,将军果然威武不凡,将军可否前来一叙?”

    段煨正在马上观望,这时又见一人拍马而出,只见那人身披龙袍,龙眉凤目,相貌堂堂。因为刘协受西凉军挟持多年,段煨在西凉军中为将,曾经多次见过天子,认识天子面貌。

    段煨一看之下,便认出了来人正是当今天子。段煨又听到天子所说,听说过自己的名声,知道自己忠义之心。又见天子单马而出,自己前去没有危险,想来天子不会怪罪自己曾为西凉军将助纣为虐之罪了。

    段煨连忙下马,将手中兵器交给亲卫,想了想没有解下佩剑,便向刘协马前跑去。徐晃见段煨只是交出手中兵器,没有解下佩剑,怕段煨图谋不轨就要上前保护。

    刘协见徐晃离自己不过十几步而已,就算段煨发难,也来得及赶过来保护自己。刘协怕徐晃过来引起段煨疑心,摆手让徐晃停下,待在原地。

    段煨快步来到刘协马前,拜倒在地,说道:“末将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末将听闻陛下要回返东都洛阳,便派出探马打探陛下车驾消息好及时赶来接应。末将听到探马禀报陛下在此处扎营,连忙率兵马前来护驾,来的比较匆忙,还请陛下宽恕末将惊扰圣驾之罪。”

    刘协见段煨拜见自己向自己请罪,知道他不会有反复了,便镇定了下来。

    自己现在只有百余军士,钱粮辎重都丢弃了,还得找段煨给自己补充兵马钱粮,自己必须先安抚住他。

    刘协想到此处,便开始思考如果曹操和刘备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好吧,曹操有猪脚光环,没混的这么差过,主要是想想刘备会怎么办。哎,我们姓刘的在这三国怎么这么倒霉啊!

    刘协想的虽多,但也只是片刻功夫,刘协有了刘备参考,很快便拿定了主意。

    得嘞,礼贤下士的活儿又来了!

    刘协先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揉了揉眼睛,弄得眼睛发红,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然后匆忙下马,双手将段煨的手抓住,将他扶了起来,说道:“将军何罪之有?如今我大汉朝纲沦丧、国家蒙难,朕这做天子的也是饱受欺凌。朕愧对列祖先灵和天下苍生啊!”

    “常言道,国难思良将,板荡见忠臣!今日见将军前来护驾,朕才知道我大汉还有忠勇之将,社稷还有板荡忠臣,我大汉还有救啊!朕今日见将军,如久旱逢甘霖,如鱼得水,将军只有救驾大功,有什么罪责呢?”

    段煨见刘协双眼通红、眼泪蒙蒙的将自己扶起,又对自己如此夸赞。没想到天子竟然如此看重自己,自己以前竟然只知道明哲保身,愧对陛下的厚望啊。

    段煨想到这里心中一热,眼泪喷涌而出,对刘协哭道:“陛下,末将有罪啊!那乱贼把持朝纲、祸乱朝廷,末将虽有除贼之心,奈何缺兵少粮,却只能坐视陛下饱受欺凌。末将愧对陛下的厚望,末将对不住陛下的期望啊!”

    刘协见到段煨这么入戏,心中大惊,我擦!是你演技太高了,还是我最近太飘了?丫比我演的还像?要是在现代,这水平妥妥的奥斯卡小金人在手吧?

    刘协又仔细打量了段煨一番,看他确实是情真意,不像是切惺惺作态。

    刘协也是心中一热,没想到段煨虽然是西凉军将,却是一个实诚人。自己刚才还算计他,有点对不住他呀。

    不过刘备的哭字诀,确实有奇效啊。看来这是国之重器,以后要自己慎用,别哭的多了不灵了。还有要检讨一下自己,自己刚才表情有点不到位,眼泪也没掉下来,不能飘了,自己要低调。

    刘协见到段煨如此表现,看来这西凉军中也不都是烧杀抢掠之辈,也有忠臣良将。自己以后不能被历史给误导了,史书也是人写的,人有自己的喜好,史书只能作为参考,不能作为凭仗。

    刘协想到徐晃、段煨二人刚才的对峙,便拉着段煨向徐晃走去。徐晃看到天子向自己过来,连忙下马站在一边。

    刘协又拉起徐晃的手,将二人手放在一起,说道:“段将军,刚才徐都尉也是担忧朕的安危,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朕替徐都尉给你赔罪了。你们二人都是国之干将、朝廷栋梁,朕以后还要你们二人协力为朕杀贼建功呢,你们可不要彼此之间心存芥蒂。”

    段煨听到刘协替徐晃给自己赔罪,知道刘协肯定看重这个徐晃。一点小事而已,天子也给自己台阶下了,自己没必要跟他闹得太僵,说道:“陛下折煞末将了,徐都尉一看就是忠勇敢战之士,末将怎么敢怪罪他呢?”

    徐晃听到刘协所说,为了自己一个都尉,不惜以天子之尊给别人赔罪。徐晃心里对刘协是感激涕零,先感激的看了刘协一眼,又对段煨一拜,道:“段将军,徐某刚才确实是心急了一些,失礼冒犯之处还望将军多多海涵。”

    段煨见徐晃给自己赔礼,客气几句把他扶了起来。

    刘协见平息了徐晃和段煨之间得矛盾,还收获了徐晃的感激,离收服徐晃又进了一步,也是十分高兴。

    俗话说的好,乐极生悲!

    刘协这边危险刚刚解除,就见远处烟尘滚滚,又有一支军马赶了过来,刘协顿时傻眼,老天爷,没这么玩人的吧!

    还在找”重生三国之废帝逆袭”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