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刘协自夸
    甘宁看着刘协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样子,以为他有什么好的想法要告诉自己。没想到竟然听到他说让自己去投奔天子,这不是笑话吗?天下谁不知道,那小天子不过是个傀儡,现在不过是一个少年,屁事都不懂,嘛事不会,自己去找他过家家啊!

    甘宁嗤笑几声,也站起身对刘协说道:“小兄弟,你说笑了,那小天子不过一孺子小儿而已,如今虽说得以回返东都了,但是洛阳之地已经打烂,不足以支撑大业。这天子虽然有大义之名,但是一没根基之地,二没兵马钱粮,恐怕不能成就大事。”

    伍启听到甘宁如此说陛下,顿时胸中怒起,就要拔剑相斗。刘协见此,赶紧一个眼神制止住伍启所为,摇头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尼玛,“刘协”,你这混的是什么样子啊,臭名满天下,到头来让老子背黑锅!哎!怎么说哥也是天子啊,招个人才咋就这么难呢,说好的王八之气四射,贤臣猛将纳头便拜呢!

    刘协虽然心里郁闷,还是打起精神来对甘宁说道:“甘兄,你这消息落伍了啊!如今天子已经攻下南阳郡了,并且收服了荆州大将文聘和数万南阳守军,如今正在宛城招兵买马!南阳之地人口两百余万,物产丰盛,民殷国富,更是盛产铁器,天子如今人口、钱粮、兵甲都不缺,随时可以招募十万大军,甘兄还能说天子没有根基之地么?”

    “至于甘兄所说的,天子不过一孺子小儿,我却认为不这么看。在下以为天子乃是在韬光养晦、咳咳……,”刘协说到这里轻咳两下,毕竟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这么夸自己,还是略微有些尴尬,刘协看了下伍启等人没有异象,又渐渐进入状态,接着说道:“嗯……,韬光养晦、保护自己而已。”

    “想想天子登基之后,久经磨难,先后陷于董卓、李傕、郭汜等人之手,若是表现的太过聪慧,那不是给自己惹祸么?”刘协说着说着,自己都相信了,完全代入了深宫之中,天子韬光养晦,徐徐图谋大业的角色之中,“天子正是韬光养晦,不外显才华,才能保全自身,得以自己能从长安脱身而出,此乃大智若愚也,这才是大智慧啊!”

    “咳咳咳……”刘协正在吹的上瘾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刘协循声看去,只见伍启憋得脸的都红了,想笑又不敢笑,才轻咳了几声止住笑声。刘协瞪了他一眼,也知道自己吹的火候差不多了,转身看向甘宁,继续说道:“天子出关之后,更是布局深远,令人敬佩!”

    刘协说完这句,瞄了伍启一眼,见他没有坏事,接着代入“勾践”的角色,说道:“天子知道东都残破,不足以之为凭仗,没有回洛阳,而是直接南下荆襄,并且能以护驾之弱旅,夺下南阳之地,作为自己的根基之地,这还不足以表明天子的雄才大略么?”

    “这……”甘宁听着刘协发自肺腑的感言,不禁也把自己代入“刘协”的角色,发现如果自己处在刘协的位置,绝对不会做的比他更好。现在又听到刘协问自己,再想想自己刚才所言,甘宁不如猎德脸皮厚,顿时有些羞愧,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轻信传言,言语失当了。天子确实不同于常人,布局深远,雄才大略,若是易地而处,我自愧不如,做不到这一步。”甘宁果然还是大气,尴尬过后,直接坦言道。

    啧啧,果然还是别人夸自己比较爽,尤其是一般不夸人的夸起来更爽,跟自己夸自己就是不一样哈!

    刘协心里美滋滋的,接着趁热打铁对甘宁说道:“正是如此,所以我才推荐兄长前去投效天子啊!不瞒兄长说,我等乃是从南阳而来,对南阳之事十分清楚。如今天子刚刚起事,百废待兴,手下将不过几人,可堪大用之辈更是屈指可数。雪中送炭,远胜与锦上添花,以兄长的本事和威名,若是去投效天子,必可受到重用,将来不愁不能建功立业!”

    甘宁也不是傻子,听着刘协所说,心里琢磨道:这“伍启”对天子之事知之甚晓,看面相和天子年纪应该差不多大,而且是从南阳而来,想必应该是天子近臣了。

    这“伍启”说的也不错,刘表确实已经老了,没了雄心壮志,自己相投恐怕也难得重用。这天子若是果真如“伍启”所说这般英明,自己前去投效,再有着“伍启”相帮,肯定可以得到重用,将来封侯拜将或许也不是不可能啊!

    甘宁想通此处,试探着说道:“我若前去相投,果真能受到重用?小兄弟你说的如此肯定,莫非与天子有旧不成?”

    刘协听到甘宁所说,知道甘宁怀疑自己身份了。能成为一代名将的果然没有傻子啊,自己一味的替自己吹牛逼,果然还是露出马脚了。自己还想带着甘宁护送自己去长沙呢,若是还继续冒伍启之名,恐怕早晚也会露出破绽,到时反而让甘宁一味自己不信任他。

    现在既然他问出来,而且八成会投效自己,索性就把自己的身份跟他坦白了。而且以甘宁的为人和智慧,他就算不投效自己,也不会冒着弑君之罪谋害自己,坦白了反而更安全。

    刘协拿定主意,对甘宁拱手一拜,说道:“兄台,实不相瞒,刚才我有一件事隐瞒你了,现在既然兄台问出来了,我也就直言相告了。”甘宁听到他所说,以为自己猜对了,这“伍启”就是天子近臣。自己前途有了保证,甘宁心里也就不急了,便坐下端起一杯酒,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手势,让刘协接着往下说。

    “那我就直言相告了,我的名字不叫‘伍启’,因为是初次与兄台相见,便借用了卫士的名讳,还望甘兄不要见怪!”刘协指着伍启说道,见甘宁不说话,接着说道:“朕就是你说的那个孺子小儿、少年天子,朕就是刘协!”

    (本章完)

    还在找”重生三国之废帝逆袭”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