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伍氏商社
    刘协此次前来长沙,是真正的轻装前来,除了干粮和酒,别的屁都没带一个。刘协总不能带着两坛酒前往黄府,去听一听黄叙的悲惨故事……,所以次日一早,刘协便赶紧带着甘宁和伍启二人来到临湘城,准备选购一些礼品去黄府探病时带着。

    三人来到城中,伍启上前两步,走到刘协身前说道:”公子,看望病人的话,带一些人参、灵芝之类的补品,最合适不过了。临湘城中有我们伍氏商社,里面应该存有一些人参、灵芝等补品。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而且合适的东西也不容易找到,公子可以到商社里选择一些,也算我们伍氏商社对陛下的一份心意。“

    伍启都这么说了,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反而让伍启心里有疙瘩,刘协便也不客气,直接说到:”嗯,如此也好,前面带路吧,就从你们商社里拿一些礼品吧,你的一番心意,公子我记下了。“

    伍启见刘协答应了,便直接应诺带着刘协向自家商社走去,三人顺着大道走了不远,便来到一家商社门口,门口挂着一个”伍氏商社“的牌匾,想来是到地方了。”公子,我们到了。“伍启先轻声对刘协说了一句,然后走到店门口,高声向里面喊道:”洪伯,是我伍启来了,快快出去迎接贵客!“

    伍启话音刚落,从里面急步走出一个老者,白须飘飘,很有一番仙风道骨的模样,看来就是伍启口中的洪伯了。洪伯边走边说这,走出来看到伍启,诧异的问道。”来了,来了……,咿?大公子,怎么是你来了?大公子怎么突然来临湘了呢,可是家主有什么使要你交代于我?“

    伍启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一边递给洪伯,一边快速的说道:”此事说来话长,有时间再给你细说。洪伯,快来拜见公子,这可是我父亲交代的贵客。“

    洪伯接过令牌一看,心中大吃一惊,没想到伍启递给自己的,竟然是家主的贴身令牌,全家族也就这一块,见此令者如同见到家主,但有要求,伍氏商社一定要全力满足。自己在伍氏商社二十几年,也就见过一次这块令牌,还是自己做一郡管事时,家主给自己看的。

    洪伯见到这块令牌,便知道眼前这位”公子“的重要了,只是不知这是何人?洪伯虽然心中十分好奇,但洪伯毕竟在商社二十余年,见多识广、通晓事理,知道不该自己问的不要问。伍启直接说让自己拜见公子,没说姓氏,洪伯便也没多问,走到刘协身前,恭敬地拱手一拜,诚恳的说道:”伍氏商社长沙郡管事伍洪见过公子,公子有什么需要,但说无妨,我一定全力为公子办好“

    刘协见这洪伯挺懂事,自己没了装逼打脸什么的剧情,便也没拿架子,对洪伯拱手一拜,说道:”哦?那就有劳洪伯了,我确实有事相托。我这次来是要去探望一位病人,想从商社挑选一些补品做礼物,还请洪伯帮忙准备。“

    洪伯见到这公子这么知书达理,心中更感到诧异,不知道是哪家教出的接触子弟,便恭敬的回到:”在下不敢当洪伯之称,您称呼我伍洪便可。至于补品的话,库房之中有五百年人参一株,这是我偶然之间得到的,在这临湘城中也是独一份了,公子用这个做礼物,想来最合适不过了!“

    刘协听到库房中竟然有五百年的人参,也是吃了一惊,这可是能吊命的东西啊,就是在皇宫之中,千年人参也就几株,五百年分的人参也不多。虽然这也跟”刘协“落魄有关,但是这洪伯竟然不动声色的就将五百年分的人参拿出来了,看来这伍氏商社也不可小觑啊,”洪伯客气了,我和伍启是朋友,伍启称呼的,我也就称呼的。至于五百年人参,我正好需要,就劳烦洪伯了,等我回到南阳,定会跟伍家主提起今日之事。“

    洪伯听到刘协所说,知道自己这个人情做足了,便拱手一拜,谢过之后,便亲自到后院库房去取人参过来。过了一会,洪伯拿这一个包装精美的楠木盒子走了出来。洪伯将盒子递给刘协,说道:”这盒子里装的就是五百年人参了,公子可以打开盒子一观。“

    刘协对这玩意也不懂,想来伍氏商社也不敢以次充好骗自己,人家包装的挺好的,自己打开验货也没屁用,反而有些小气了。刘协便也没打开盒子,而使直接将盒子递给甘宁。刘协东西到手,也就不墨迹了,免得让人家以为自己还要别的东西,让人家为难,刘协对洪伯拱手一拜,说道:”有劳洪伯了,这盒子包装的整齐精美,现在打开反而有些暴殄天物了。我已经和别人约好时间,现在时间将至,就先走一步了!“

    刘协告辞之后,便离开商社直接向黄府走去。黄忠在临湘城里十分有声望,刘协等人略一打听,便打听到了黄府所在。刘协三人走到黄府所在街口,便看到魏延在街口已经等候多时了。见到刘协来了,魏延赶紧上前,看了一下四周没人注意,魏延对刘协一拜,小声说道:”陛下,末将已经安排好了,黄夫人现在应该在府中等候了。“

    我擦,搞毛线啊,整的跟偷谁家媳妇一样!

    刘协见魏延跟做贼一样,本来没事,让别人看到魏延这样,也得传出是非来。刘协指着魏延,叹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说你好!哎,我现在是微服私访,你称呼我为公子即可,现在我是神医华佗高徒,你别说漏嘴了!“

    魏延听到刘协没好气的说自己,再想想自己刚才的举动,也感觉自己刚才有些猥琐。魏延嘿嘿一笑,连忙转移话题,说道:”陛……。公子,在下失言了,黄夫人已经在府中等候公子前去看病了,我们赶快过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