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让我诊脉?
    魏延和刘协三人会和之后,四人便转入黄忠家的胡同里面。刘协进来之后就发现了一个古代城市和现代城市的相同点,都是越往里面不引人注目的地方便越烂。进入黄忠家的胡同后,除了街口有几个高们大院,往里面走去,便越来越破落。

    魏延带着刘协三人,往里面走了很长一段路,四周的民居也越发的破旧,都有些贫民窟的感觉了。。刘协见魏延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心里便感觉有一些诧异,黄忠怎么也是堂堂中郎将,怎么住处如此不堪呢?

    “黄将军住在此处,公子可是感觉有些惊讶?”魏延仿佛感觉到了刘协的疑惑回头说道。刘协听到魏延所说,便点了点头,魏延接着说道:“哎,公子有所不知,黄将军为将清正严明,从来不克扣贪污军饷。黄将军的俸禄虽然丰厚,但是基本上都给爱子看病买药用了,所以才会如此。不过,这也正是黄将军令人敬佩之处!”

    刘协听到魏延所说,心中也是感慨万分,“黄将军如此英雄人物,没想到竟然落到如此地步!在野有遗贤,这是我的过错!此行不管黄将军愿不愿意投效于我,我也一定尽我所能的医治黄叙,”魏延神色肃穆的对刘协拱手一拜,说道:“公子仁慈,天下英雄定会争相归附!”

    刘协等人又走了一段路,到了一个破败的民家小院前面,魏延指了指说到这就是黄忠家了。此时已经到了巳时,路上行人已经多了起来,人们见刘协等人衣着华贵,来到这贫民窟中,都感觉有些诧异。但是人们也知道此间主人乃是荆州重将,偶尔也会有贵人前来,众人虽然心中讶异,但是也没有上来围观。

    刘协见到路上有这人多人,便给魏延使了个眼色,魏延知道刘协是怕路人乱传是非,妨碍黄夫人的名声,便会意的点了点头。魏延走到黄忠家门前,高声喊道:“黄夫人,是我魏延来了,我带着昨日跟你所说的神医华佗的高徒,来给黄叙看病了。”

    路边众人听到魏延所喊,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听到竟然是神医华佗的弟子来了,都指指点点低声议论了起来。

    “咯吱……”只听到一阵开门声传来,从院门里走出一个人来,只是黄氏四十余岁模样,面相慈善,一看就是知书达理之人。

    见到黄氏出来,刘协不等黄氏说话,上前两步拜道:“晚生伍启见过黄夫人,在下久仰黄将军的英明,听魏延将军所说,黄将军的爱子抱恙多年,便请命前来试试能不能医治一番。冒昧前来打扰,还望黄夫人见谅。”

    黄氏本来魏延所说神医华佗的弟子来临湘了,可以帮忙医治叙儿,心中还十分期待。但是出来看到刘协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期待之心便冷下去大半,但是不管能不能帮上忙,人家前来总是好意。黄氏还是打起精神回了一礼,说道:“伍公子有礼了,多谢公子美意,我代夫君谢过公子,几位随我进来吧。”

    黄氏说完便带着刘协几人进入院中,还别说院内虽然小有些破旧,但是收拾的很是整洁,错落有序,可见黄氏是一个勤俭持家之人。

    “家中败落,让公子笑话了。叙儿就在这间房中,几位随我来吧。”黄氏指着一间房屋说道。刘协见房间有些小,,便留下甘宁和伍启在外面,自己和魏延两人跟着黄氏来到房中。

    刘协进到屋内,一股草药味便迎面而来,很是呛人。刘协适应了一下,便看到屋内床上躺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只见那少年面色苍白,身上瘦的都能看见骨头了,一只手捂着腹部疼的直冒冷汗。

    “叙儿,你又开始疼了么,你怎么不叫我啊。叙儿你没事吧,可别吓娘亲啊!”黄氏到了房中,看到黄叙疼的直冒汗,连忙走到床前,边帮黄叙揉肚子,边慌张的说道。

    黄叙看到母亲带着人来了,边吃力地章做起来,边问道:“母亲,你不要着急,我……,我没事,过一会便好了。母亲,这几位是?”

    刘协听到黄叙所问,看到黄氏着急的样子,恐怕是没心情给黄叙介绍自己了。刘协便自己上前说道:“黄兄不用起身,我乃是恩师华佗的弟子伍启,这次前来是给黄兄看病的。”

    黄叙久病成医,对医学界的学问和大拿都十分了解,对华佗之名更是如雷贯耳。黄叙听到刘协是神医华佗的弟子,眼中便露出了一些希翼之色。黄叙吃力的伸出左手,然后说道:“我身上实在无力,无法起身拜见,请公子恕罪。那我的病情就劳烦公子了。”

    刘协见见黄叙伸着一只手,眼中放光的看着自己,刘协顿时蒙逼了。这难道是要跟我握手?不对啊,这古代也流行握手礼了?

    刘协脑中猛的闪现出一个想法,然后更加蒙逼了!这……,这不会是让我诊脉吧?这我特么的真不会啊,刘协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试探着说道:“黄兄可是让我诊脉?”

    黄叙听到刘协所说,也是有些愣了,我找你看病,你不该先给我诊脉么?这你怎么还问我啊,这不会是骗子吧?黄叙想着想着,看刘协的眼神也有了一些异样。

    刘协感觉到黄叙的眼神变化,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蒙逼了,否则肯定会被人家赶出去。刘协连忙上前,将黄叙的手放到床上,轻声说道:“我的意思是黄兄伸着手有些太吃力了,黄兄将手放在床上便可。”

    自己家徒四壁,也没什么给别人骗的,再加上刘协衣着华贵,一看就是不差钱的,又听到刘协的解释,黄叙便放下心来,继续充满希望的看着刘协。

    刘协也实在没办法了,能上得上,不能上想法子装逼也得上了。刘协让魏延拿来一个坐塌,自己坐在黄叙床边,便开始给黄叙诊起脉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