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王炸!!
    刘协今日一早便令人在城门处等着,所以黄忠一进城,刘协便收到了消息。刘协接到消息,又多等了一会,给黄忠留出时间消化自己给黄叙诊病的消息。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刘协便带着魏延、甘宁和伍启三人往黄忠家赶去。

    这次熟门熟路,刘协几人很快便到了黄忠家门前,魏延上前敲门,“黄将军,快开门,是我和伍公子来了。”黄忠正在院中胡思乱想着南阳天子之事,听到魏延敲门,知道是正主来了,黄忠便暂时放下心思,前去开门。

    黄忠打开院门,看了一眼,果然如自己妻子所说,这伍公子不过是一个少年,但是黄忠已经想到此人可能是天子使者,便也没有看轻刘协。黄忠迎上去,对刘协拱手一拜,说道:“某家黄忠见过伍公子,谢过公子诊病之恩。”

    刘协也是回手一礼,客气道:“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举手之劳不敢当将军之礼。”

    黄忠又对魏延一拜:“谢过文长帮我找询良医了,以后文长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一定倾囊相授。”

    魏延也对黄忠回了一礼,黄忠便不再客气,带着刘协几人进入院中。昨日因为黄忠不在家,黄氏出面招待实在是迫不得已,今天黄忠在家,黄氏便也没有出面,而是去厨房收拾酒菜了。

    黄忠将刘协几人带入客厅,各自落座,黄忠看向刘协开口说道:“听没人所说,伍公子来自南阳之地?”刘协不知道黄忠是什么意思,再加上自己有言在先,便直接掉头称是。

    黄忠见刘协不否认,接着问道:“如今乱世,民不聊生,南阳之地乃是富饶之地,公子的家乡应该还安稳一些吧?”

    刘协听着黄忠所说,好像随便唠家常一样,但是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刘协再一想黄忠在军中为将,便知道了黄忠已经知道了自己占领南阳的消息,有些怀疑自己了,现在是在试探自己。

    刘协轻笑了几声,缓声说道,“将军可能有所不知,南阳郡不久前也经历了一场战火。南阳太守蔡中贪婪无度、鱼肉百姓,被天子王师镇压,现在南阳之地已为天子直辖之地了。”

    黄忠听到刘协所说,接着说道:“我在军中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就是想看看公子是不是在天子驾临宛城前出发的,知道不知道这场战事,但又怕公子不知道此事听后担心,所以没有直言想问,还望公子勿怪!”

    我擦,谁说老实人不扯犊子的,这黄忠的犊子扯的挺好的嘛,还怕自己不知道听后担心,这话说的真好听,看来老实人说起慌来,更像回事啊!

    刘协笑着对黄忠施了一礼,礼,朗声说道:“劳烦将军挂念了,我来之时,战事已过,家中一切安好。”

    黄忠也是找了一笑,然后接着说道:“我还听说天子攻打宛城之时,城中伍氏曾派出家中子弟前去相助,不知公子的伍姓和这个伍氏是不是一家呢?”

    我擦,知道的还挺多,刘协吐槽一声,接着说道:“不敢欺瞒将军,在下的伍姓确实和伍氏是一家,蔡中贪婪无度,我宛城大户也是深受其害,故而王师讨伐之时,我家族子弟便前往相助王师了。”

    黄忠见刘协一番话语没有欺瞒之处,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问道:“哦,那算算时日,公子应该在天子占领南阳之后便直接前来临湘城了吧?”

    刘协见黄忠问了自己几个问题,便猜出了这么多,也是一阵头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勒个去!人这么聪明干嘛,傻点不行么?好骗一点不行么?还能不能给老子活路了?

    黄忠见刘协不说话,知道自己肯定是猜对了,此人肯定是天子派来的,于是接着问道:“我自认为将以来低调无比,很少展露自己的本事,不知从哪里听说的我的名声?”

    “这……”刘协被黄忠一阵逼问,彻底乱了套路,紧接着黄忠又继续问道:“你不是神医华佗的弟子,你是天子派来的人,对不对?”

    刘协被黄忠一通逼问,彻底搞懵了,看来自己是隐瞒不过去了,刘协抬起头看到黄忠气定神闲的样子,再看看自己的窘迫,顿时心里有些不爽,自己得找回场子来!

    刘协想想之前魏延的样子,心里坏笑了几声,黄老头,且看朕给你出一个王炸!刘协拿定主意要跟黄忠坦诚直言后,心里也便不紧张了,刘协也是气定神闲的看着黄忠,淡定的说道:“黄将军猜的很对,我确实对将军有所隐瞒,我确实不是华佗的弟子,但是有一点我没有欺瞒将军,黄叙的病症,我确实见过,也确实能治好。”

    黄忠听到刘协说自己确实不是华佗的弟子,心里虽然早就想到了,但还是难掩失望之情。又接着听到刘协所说,确实见过叙儿的病症,也确实能治好。黄忠知道此时,这“伍启”不会欺骗自己了,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黄忠顿时有些喜出望外,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刘协看着黄忠兴奋的表情,心里也是十分激动,内心大吼一声“王炸!”,刘协坏笑着说道:“至于黄将军所问的我从哪里听说的将军的名声,是不是天子派来的?这个问题嘛?”

    黄忠虽然对叙儿的病放心了下来,但是对“伍启”的来历也是十分感兴趣,听到“伍启”所说,便静下心来,期待的等着刘协的下文。

    “这个问题嘛,将军的名声,我是听父皇告诉我的,父皇说过,将军之勇,有万夫不当之能,朕若是缺少良将,可以邀请将军。至于父皇怎么知道的将军的名声,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父皇的耳目,遍布天下,将军能力过人,想来父皇发现将军的本事也是应该的。至于第二个问题嘛,我想就不用我回答了吧,我不是天子派来的,因为朕就是当今天子刘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